首頁 »
2011/03/04

「北市住宅政策專題三:香港重建局改善市區老化 解決籠屋問題」 (轉載)


(林麗玉報導)
 
台北市高房價,不過相較於鄰近的香港,香港人口約700萬人口,土地面積卻只有1100平方公里,在
寸土寸金的香港,要買一間房子並不容易,尤其香港政府面臨香港市區老化嚴重,建築物的老化、還中低階層居民的居住問題,根據香港政府的一項調查,香港有許多超過30年的老房子,都沒有組成法人組織,相當困難進行維護。而在香港的4萬2千棟私人建築中,有高達1萬6千棟房子的屋齡,超過了30年;其中還有3千多棟建築失修的狀況嚴重,甚至香港民眾,現在還有11萬人,是住在所謂的籠屋、板間屋,形成了香港相當特殊的住屋問題。而所謂的籠屋,或許有人不知道籠屋是什麼?其實就是和籠子一樣的單人床,部分單身、勞動人口,為了方便、租金便宜住在市中心,而住在籠屋裡,在不到 一坪 大小的床鋪上,為了避免所有的家當被偷,四邊隔起了鐵窗,也就形成香港籠特殊的景象,另外還有板間屋,同一個住宅單位內分租好幾個小房間,常常就是一家3-4口人,窩在不到 三坪 的分租房間內。不僅房子老舊失修,沒有窗戶,十幾戶人家共用衛浴廚房,根本別說什麼生活品質,為了解決市區老化、及居住的問題,香港政府在十年前,挹注了100億元,大刀闊斧地要進行香港市區的重建都市更新,成立了非政府部門、也不是私營企業的法定機構--市區重建局,香港市區重建局理事主席張震遠說,這十年來,香港市區重建局進行了50個重建項目,幫助3萬多位舊區居民改善生活條件。建築修復方面,協助了500棟建築維修,幫助過的住戶超過4萬戶,最近兩年,還與香港房屋協會合資了25億元港幣,市建局協助1300棟舊樓復修,以籠屋為例,儘管平均租價相對高,不過還是吸引許多低層勞動人口居住,希望透過重建,解決籠屋這個高達11萬人口的居住社會問題。(t)
香港市區重建局理事主席張震遠說,對香港政府來說,這些籠屋、板間屋已經衍生成為社會問題,例如衍生出特殊的一樓一鳳色情文化,以市建局在東九龍的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為例,在1800戶受災影響居民之中,就有超過100戶是一樓一鳳,從事的是色情行業。至於在重建過程中的最大挑戰就是賠償,香港立法會在2001年批准,同區七年樓標準為基礎,以同區七年屋齡的房價為賠償標準,賠償價格通嘗試舊樓市價的2-3倍,甚至根據市建局的研究,在深水埠的一個重建項目中,平均補償金都在購買新居後,仍有接近100萬港元的結餘可
以留作生活費,至於一些不希望拿錢的租戶,如果條件合適,市建局也會協助申請香港的公共房屋,香港市民申請市郊的公共房屋,一般要等三年,申請市區的要等九年。而相較於香港,台北市的都市更新問題,相較是單純許多,為了協助老舊公寓更新,台北市長郝龍斌也要仿效香港的市區重建局,要成立台北市的都市更新公司,不過不同的是,台北市的都更公司不採收購,而是與住戶合作,協助更新 一坪 換 一坪 ,以樓換樓。(t)
除了都市要更新,面對高房價,台北市也要推動公營住宅,甚至有人問及郝龍斌,台北市的高房價,如果沒有有效抑制,會不會未來台北市也出現類似籠屋的低品質住宅型態?郝龍斌說,儘管台北市沒有籠屋等社會住宅問題,不過台北市要積極解決青年購屋的能力,為了避免台北市出現住宅問題,台北市都市更新應該盡快、更有效率執行、還要積極規劃公營住宅。


【經濟日報】養地套利 炒地稅上看1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聯合新聞網】換屋免徵炒房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