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9/04

看‧山水‧看/seeing landscape

鄭在東
(鄭在東,無題,1985,136x173cm,油彩.)

回望藝術史,特別是中國的藝術史,「山水」作為美感體驗與藝術創造的主體從宗炳其自述般的《畫山水序》開始,乃至於宋代郭熙的《林泉高致》、清初石濤的《畫語錄》等等,「山水」構成了自老、莊以來道家對自然的個人性體悟與領會,也包含了對自然的藝術性創造與轉化,正是這個個人性的體悟與創造,讓看似一再重複的「山水」在藝術史上始終呈現著極為不同的外貌。無論是六朝的金粉、隋唐、五代的青綠乃至於北宋的高山、名嶽亦或者南宋的邊、角風月、元代的開闊平野…等,「山水」隨著不同時代的藝術家而有著豐富、多變的面貌。

儘管過往以西方為主的藝術史觀,總是強調著「山水」畫題的僵化與不變,然則從強調個人性的體悟與領會的道家觀點上看,其無疑是對「山水畫」這個名詞的固著與錯認,一如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所言:「山近看如此,遠數里看又如此…所謂山形步步移也。…如此一山而兼數十百山之形狀,可得不悉乎?…所謂四時之景不同也…所謂朝暮之變態不同也。如此是一山而兼數十百山之意態;可得不完乎?」,從道家美學的體悟中,「山水」並不存在一個固定的、制式的結構,而是在環境、材質與身體的互動間時時流動的真知。也因此,儘管傳統的藝術教養強調著對往昔名家的效法與擬仿,其真正的意義乃是在於透過對往昔的持續凝視,養成個人美學體驗與藝術創造的洞察。
 
作為東方、道家美學體驗與藝術創造本體的「山水」,在歷時千年無限遞迴的凝視中,持續地讓每一代的創作者創作出屬於當時代的「山水」,而正是這個對過往無限回望的過程與功夫構成了「山水」藝術史的豐富與多變,與此同時「山水」的藝術表現又總是帶著連結著傳統與當下的時空感。
 
展覽「看•山水•看」無疑地,是一個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山水」觀。展覽中,觀者可以發現當代的創作者,其對於真實自然的凝視與對傳統作品的回望,透過現代性的藝術養成與表現手法,再一次地將東方美學體驗與精神本體的「山水」釋放在不同的創作媒材與表現形式上。無論是陳志良的水墨、鄭在東的油彩亦或者顏頂生的抽象、黎志文的石雕乃至於邱梁城的陶塑,或是蘇琬婷那略帶卡漫氣息的色彩流動,再再地都體現著,這個屬於東方教養與精神本體的「山水」,是如何地影響著創作者對作品的思考與表現,這群藝術家透過自身對傳統的凝視,提煉出屬於這個時代的「山水」,這樣的「山水」不是對傳統的模擬,而是對精神本體的再追溯,從而「山水」成為了藝術家看與再看之間的創造性介面,前者是對往昔的凝視,後者則是對自身體悟的內觀。而「看•山水•看」這句看似簡單的遞迴句,也就有了更為能動性的意義,從主動性的外觀「山水」回到自我的「精神」內觀,藝術給予了創作者與觀者一個得以無限延展的精神修煉。
 
而或許從「看•山水•看」這個遞迴的句子中,我們更容易去思考郭熙的「遠望之以取其勢,進看之以取其質」的真義,其遠望的何只是遠山更是美感體驗的傳統,而其近觀的又豈止是山石樹木的質感,更是荊浩《筆法記》所謂「方如其真」的精神體悟本體。而「看•山水•看」正是這個由對外、對過往的藝術凝視到對內、對自我的審美諦觀。

文章節錄自 在無限遞迴的凝視間 文/沈伯丞

展覽- 看‧山水‧看
藝術家- 黎志文、鄭在東、陳志良、顏頂生、邱梁城、蘇琬婷
展出期間- 2012/08/25 - 2012/10/21
開放時間- 星期二-星期日 11:00-19:00
展出地點- 泰郁 美學‧堂 (嘉義市大雅路二段452號)
聯絡電話- 05-2785864
展覽資訊- www.taiyugallery.com.tw


首頁│ 下一篇→泰郁 美學‧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