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09

回台滿『2年』有感


回想2年前剛回台灣的自己,除了離開英國家人的落寞,最大的感傷大概是沒有繼續朝著博士的目標邁進,然後再不斷的忍受著旁邊的冷言:「早就告訴過你讀書沒用吧!」。為了滿足父母的期待,去了『某縣政府』工作,大概上了兩三個禮拜吧,就決定另謀出入了,於是乎我就去了台南。

心理是這樣想的,與其繼續做著念博士的春秋大夢,不如實際ㄧ點的進入職場工作,而且公司也大膽的用我這個對規劃、法令及程序都ㄧ無所知的人,而且還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我上班,心想,我終於要走運了!

感謝老闆、上司及公司同仁的教導,並且忍受著從來沒用中文寫過報告書的我,就這樣一點一滴學著,雖然ㄧ路走來挫折重重,但是比起用英文寫報告的折磨,都是小巫見大巫,反正寫作對我來說是一種修煉,學習如何寫的頭頭是道,對我來說是ㄧ個越來越進步的過程,挺有趣的。

公司慢慢的增加了許多新同仁,給了我對規劃有許多新的想法,當然免不了又開始碰觸「博士班」這話題,既然能念那又未甚麼不念呢?熱心的老板總是希望我能多花點時間念點書,發表文章才有助於回到做研究這條路上,就算沒有回學校唸書,也能增加資歷呀!我是這樣想的。

對於念博士是抱著等待機緣的態度,沒有ㄧ定非得現在做,也沒有非得一定要在台灣做,更沒有ㄧ定要做這件事。有時候覺得念博士好像在挑老公喔!沒有天時地利人和,這件事好像辦不成。

離開學校久了,突然要我提個博士班研究計畫,覺得腦袋好像要打結了,甚麼想法都沒有,不過已前好像也沒太決定方向,對於博士班這申請,好像有點卻步了。



"眉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好大一個父權效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