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26

何謂公平與正義?

畢業以後不論做公共工程或是現在的都市計畫,覺得公務人員與我的角色是最互不等平的!

以承辦公務員及顧問公司的角色來看,彼此間不但充滿矛盾且時常角色錯亂。常在想有必要替公務員作這麼多是嗎?一定要讓他們予取予求嗎?最近為一個地籍分割的小小案子,卻因為公務員對地籍數位化的操作不是太熟悉,一個案子一拖就是一個半月,讓業主一個七十幾歲的阿伯,還要為他東奔西跑,找出可以教他的人,好讓事情順利進展,截至目前為止,公務員還是得把圖轉出,再交回顧問公司手上,重新圖面處理,再傳回地政事務所。

不解的是,沒錯顧問公司靠公務員給飯,不能得罪,為了讓事情有進展,該死的顧問公司還是要多做一點,試問那公務人員拿著比我們顧問公司好的待遇,拿納稅人的錢,為甚麼他可以不會就把案子丟著,想結婚就結婚去了,這是甚麼公務體系?心理冒火而表面還得和和氣氣,這樣的扭曲,部經讓我覺得,當初國小畢業就罷,也許心情沒有現在沉重。

為了案子順利進展,規劃師就像是理由製造機,不但案子發展要有充分證據,甚至有時候明明覺得很怪,還是要想盡理由讓案子過關,審查會上總是有很大的壓力,讓人沒辦法好好回答每一個委員突如其來的怪問題,拿著審查決議還是得花很大的工夫才能回覆,最近真的有些累了!

我想我反對念書至高無上論,因為我正在常某種程度的苦頭,不想總是反對別人,不想在乎權力高低的問題,只想要快樂的生活,然而我卻連最後一點點小小的快樂,都被工作給剝奪了,心正撐著,撐到哪天我撐不下去就算了....

也許太鑽牛角尖,也許還不太習慣現實就是如此,但就是停止不了要去想這一切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嗎?我一定要在土木科與都市計劃科之間當傳聲筒嗎?他們明明不過就是在同一個縣政府上班,一定要為了業務推展順利,每天不斷的在這些人之間講阿講,這是常態嗎?覺得他媽的累。



Interpretatio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開發案委員審議制,行得通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