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05

不能消失的社群網絡。


週末的台南就是早餐‧咖啡‧手工麵包。

最近免役系統的老毛病又開始困擾,隱約可得知,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其實有很多憂鬱與不快樂的因子在竄行,而身體的生理反應還是發出警訊了。

看到新聞談遷村的事,並強調要保留原村的社群網絡,因為習慣相處在一起的一群人,他們自然會找到藉由社群的力量療癒自己內心的創傷的方式。

想想過去待在英國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這裡有一群人,跟自己一起走過做研究那段煎熬的日子,縱使有著語言的隔閡,但我們都明白支持彼此的心。然而,回台灣後我的那股支持力量隨著選擇開始徹底的崩盤。

生活上的變動都牽涉著心情的起伏,雖然看起來我是無病呻吟,但是這段歷程,又有多少人能了解?

還是在學習如何跟身體裡那『兩個我』相處。這是個很難解的習題,說難也真難,說簡單也還真簡單,就是這樣冷暖自知。

其實現在也不是說回到英國繼續唸書就沒事了,事情就是沒辦法用一個抉擇而決定,因為輸給了時間。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繼續只專注唸書,也沒有時間要做什麼自己,只期待憂鬱的時間少一點,多一點心思在工作上,找出走下去的動力。

不過也不是太急著一定要怎樣,或要馬上看到成果,最近就是心懶懶的、靜靜的,不想操之過急,不管怎樣日子總要往下過....

今天就是突然想通了為甚麼適應生活在台灣這麼難,因為我的支持全不見了,又得要面對新的人、新的事、新的環境,有點難招架就是這樣。就算我說了大家都說我是無病呻吟,想太多,但是心的問題真的難解。
 



詼諧一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同志有理,性別無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