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9

回憶的陣痛期

人生,可以把人往回拉的力量太多,然而,可以抓的住的太少。



今天為了拿預定的八大海運箱子,一波三折, 腳都走到起水泡。送箱子的人先誤以為我是另一個學校的學生,約好的Student Union,卻遲遲不見人。再約Starbucks,卻因為分店與公園太多,還是沒遇上。最後,終於確定在一個我們兩個都明白的地方,原本約在對方上課前拿到箱子,卻陰錯陽差讓人家連箱子都帶去上課了,下了課我們才碰到面。一波三折的過程,可見老天給我sign,希望我別回台灣。

把東西運回台灣,是我認為逼我自己做決定的最好手段。雖然老爸如果斷了我的經濟來源,那會更是個逼我決定的最快、又最好的方法,可惜我生的好人家,這種事很難發生。

把所有書從書櫃上搬下來,是中文的當然毫不考慮都運回台灣。但是,關於我那些一本又一本的筆記,翻一翻,只有覺得自己很不認真的罪惡感,要不然我為什麼不敢丟,總覺得這其中還有許多我沒弄懂得,尤其是關於如何做研究這件事。

要叫我如何拋下一件只做了一半,連我都找不出離開的理由的畢生志向?

生命中大部分的時間我都覺得我的身體住的是男人- 果決、不囉唆。處理事情尤其是工作,很少有讓我猶豫的時候,連感情我都可以照樣割捨,一切只要我決定了就好。但是,關於把東西都運回台灣,離開英國,一本本筆記的力量太大,讓我覺得我還是女人,因為有情緒、愛回憶。

其實很矛盾,愛做研究,只不過就是愛探討很多問題,並沒有規劃過要在學術上如何又如何。我是愛一個人待在圖書館,愛讀也愛寫作,發現一些東西,跟朋友討論,就這樣而已。說到這,朋友大概會說,這樣在台灣就做的到了,不必留在英國。

可是,我還是想到。脫離了學生身分,我去哪找人跟我討論或參加研討論,哪裡有跟我一樣的人?所以,我還是不能回去。

好煩,為什麼我老把人生搞的這麼複雜!?我難道就不能當一個散盡家財的敗家子,繼續堅持把書唸完。但我又難以忍受,做研究的過程的孤單,還有賠進去的青春歲月,又沒人可以還我!

哼 ! 我的,注定孤獨人生。


也許就是一段過程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要知道一件事對自己有多重要,試著失去就知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