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31

台灣人的民主驕傲

台灣的民主之所以令人驕傲,就是所有台灣人都不用再畏懼『沒言論自由』...


前新聞局長謝智偉在交大的演講,談到他1982年到德國留學才發現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真相,才知道什麼是台灣文學、誰是賴和,而我也大概是到大學才知道台灣歷史,原來台灣有歷史,只是國民黨遷台後,我們的教育失去了『台灣』,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所踏的土地是什麼?更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要讀中國史,但卻和對岸中國有著四五十年的不交流。

今天830遊行,雖說是嗆馬行動,有心人仕或是誤解的人,一定還是認為是民進黨又在搞鬼,殊不知那是一群台灣民主的先兵,大家都明白,一個國家不能沒有在野黨,好不容易有的民主,不能隨著國民黨上台,民進黨的敗選後,就不必用在野力量監督政府了。

媽媽說『陳水扁只會自己獨享利益,忘了民間百姓疾苦;而國民黨上台後,至少大家都可以分一杯羹。』我坦白說,我們的民主深化還是不夠,否則當官的貪污,就不被認為是正當的事。建商申請建照要先送錢進市政府,就不會被當成是正當的事。公家機關內定廠商,就不會被認為是正常的事。

政府敢貪污,我就敢說。這就是台灣人努力很久的言論自由。國民黨上台,又在權力佈局,擴大內需是不是在綁樁還有待觀察,總之還有一大堆等著分一杯羹的人。台灣的民主不是又倒回去了嗎?那台灣人又應該何去何從?

人民公僕(拿著納稅人薪水的人)說穿了那就是一種工作。而作好他們的工作是天經地義的,我們實在不用太高估他們。什麼下鄉勘查,這是不是一種威權,否則為什麼是下鄉?那誰又是『城』,誰又是『鄉』?這些人到處開會,究竟有沒有在為人民做事,需要兩黨互相監督,互相成長,而我們必須認清自己,我們才是『頭家』,憑什麼這些人民公僕需要差別待遇。

有時候我覺得差別待遇也是我們自己造成的。我們縱容當官的人,明明知道工程貪污,但是我們視而不見!我們覺得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被分一杯羹,但是真的輪的到『我們』嗎?

當然是不可能,我們都很清楚是『權力』與『關係』在說話。我承認也知道政府喜歡聽話的乖乖牌,他們就算是有工程要招標,他們習慣一群不吵不鬧的人,因為省事,他們也樂的輕鬆。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官,所以我們就必須要拍馬屁,全力配合,因為有一天這些當官的會分一杯羹給我們。

其實,媽媽有點認為我唸書唸到瘋了。我沒有瘋! 只是我看的比較清楚-什麼是民主社會。想說、想做;該說、該做,依樣都不能少。我們需要一個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的民主模式,華人政治中最常見的政治惡鬥,那是帶領我們向下沉淪的力量。

我們家每個出過國唸過書的,回台灣就會比較偏獨派,獨派不是要台灣真正獨立,而是我們要頂天立地對全世界說,我們來自台灣,與對岸的中國不同。我們的台灣文化也有別於對岸中國文化。我們台灣人誠懇又熱情,不會用馬克思主義作為統治國家的方式。我們台灣人很自由,會唾棄貪污的政府。我們的民主扔在萌芽,但我們尊重文化差異性。

這是經過多少年的民主內化,我們終於敢站上街頭遊行,我們終於敢在公開場合批判政府的不當,我們終於敢公開討論當年的政治迫害,終於有人肯出來承認當年的錯誤,多少年後,我們才敢讓不適任的政府下臺。至今,我們仍期待一個清廉透明的政府治理系統、一個平等的官民關係,甚至人民講話大聲一點都沒關係,因為我們手裡根本不握有任何行政權力。

830的一場遊行,沒有分藍綠,只有愛台灣。而每一場的和平遊行,都是要喚起政府官員的自省能力,並不是為了要拼選舉。我們心裡都明白,不是哪個黨當選,而是監督的力量,喚起握有權力人的良知,希望每一個公共決策,都是公平,不具備圖利任何一個人。我們都知道路途遙遠,但是至少這樣的台灣民主精神,不應該再走回頭路。



台灣的檢調單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830遊行的意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