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04

什麼是講話很『台』?


在台灣,有一群以講國語為母語背景的人,他們也許是1950s以後,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人。我沒辦法清楚考究。但是就是明白,在台灣,其實講台語,或是講話有台語口音,是會被認為是社會階層比較低的『土』台客,而我就是這一類的吧!

即使是到今時今日,台灣還是有這種普遍的文化現象。

其實我覺得華人,多少都是有點文化優越感的民族。這種總族優越,還以講話的腔調來分,是不是標準的『北京腔』或標準的中文腔。而標準是誰訂的,我當然不解,為什麼是北京話,我好像是聽大陸同學說明的,聽說北京話被選做官方語言,好像是當年被票選的(哪一年不可考?可能要去讀中國發展近代史)。所以當她的語言被選為官方統一語言時,當然講北京腔的中國話,就會多少有點優越意識。

在台灣,很清楚有這樣一群人,講的是北京腔的中文,來到台灣,這當年只認為是躲避戰爭而來暫居的土地,沒想到一待,過了一甲子,而且再也回不去自己的家鄉。

所以,大陸同學不要覺得台灣人老覺得大陸人一點都不進步、感覺思想很落後。或者是台灣人總是一有機會的時候,就利用國際發聲,說自己要獨立。

不是台灣喜歡喊獨立。是台灣被莫名的一群人,跑來。莫名其妙的用威權統治。然後再莫名其妙的用大中華兒女情,洗腦台灣人,講台語就是低俗,講話無法像北京腔,就被歸類為次族群或次文化。這樣的論述與遭遇,我是不明白在大陸生長的人,能不能體會與明白。

受中國儒家思想的影響,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低俗的,只有上學受教育後,才能增加自己的競爭力。在台灣我們都被教育傳承這類的儒家思想。我想,台灣的民主機制,應該是為了抗衡長久以來的文化壓抑、歷史洗腦,而發展出來藍綠兩黨獨特的政治現象。

但我想這種語言優勢與文化歧視的現象也不是一天兩天教育就可以解決的事,重點是,那些所謂在引領台灣發展的知識份子,他們怎麼看自己認為的教育政策,怎麼理解自己的社會定位,怎麼在透明的情況下,導出一條大家都可以相安無事的發展之道。

只可惜,通常,我們平凡人,總是只能看到歷史的半貌。能夠釐清歷史全貌的人太少,能夠有時間,有錢可以支持繼續探究的勇氣也太少。

以上只是我個人感想。當然這些當年自視甚高的外省人,也已經在台灣衍生出很多的下一代,也許這自傲的血液還在骨子與精神裡流竄,說要族群融合不可能。但是通婚的方式,似乎也成為化解這種干戈的一種方式。但是,除非是將來我們都被記一筆在歷史上,否則沒人可以預測將來會是怎樣,族群的問題又該怎樣。

但我覺得台灣是個族群包容性很強的地方,雖然偶有衝突,但是為了生存,我想生長在台灣人還是會認同來自台灣,不分族群的應該共存。若有不滿,頂多不相往來,『溝通』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因為我們都是很有自信的炎黃子孫。

說台灣人、外省人,那只是歷史紀錄的一個代號,分屬紀錄一段歷史的傷痕。

的去訪問街頭巷尾的人,不會有人能對台灣與外省有什麼差異態度,尤其是,我還是要感念當年發生了這些變化,豐富了今時今日的台灣文化涵養。就像,一大堆外籍人士在台灣非法居留,可愛的台灣人還是會掩護他們,因為我們都有一顆悲天憫人的心,什麼合法、非法,坦白講我是不管的,我只管如果大地是萬物所擁有的,那我們有什麼資格大辣辣的在那分割土地誰是誰的,不准居留。


了解對岸中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看北京奧運感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