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30

持續學習過程


我的感覺『社區參與』一直還是停留看表面的成果。舉例來說內政部跑到社區評鑑,給了社區一個代號-成熟期、成長期、萌芽期等等..,他們看什麼: 看看書面作業吧! 看看環境改造成果吧!看大家的關心程度吧!我當然不是太清楚,究竟這程序是如何?有多少瑕疵,又有多少真實性?所以我對做所謂的指標研究的,是心有存疑的。

這兩天開始聯繫社區理事長或相關人士,隱約的我意識到另一股力量,渴望學習的聲音一直在我耳邊繚繞,一種自我能力的肯定,一種學著有自信的學習過程,一種不習慣太習慣做自己的過程。而這些都來自於自俾的民族心態。我們渴望達到西方的自由平等,追求西方的民主,但是又矛盾,為什麼民主自由在台灣就像個四不像的怪物,因為我們的民族性還存在著中國傳統哲學的思緒,這是擺脫不了的,而且我也不認為,我們為何一定要學西方?而且每次怎麼學都不像。

習慣看西方成功的例子,然後就依樣畫葫蘆,把別人的成功模式,誤認為套在台灣就會一樣成功?

太多例子,證明東西方的社會發展脈絡有太多太多不同,而民主在東方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回到社區參與的議題。『真理越辯越明』這就是促成公眾參與的一種哲學思想或理論,因此政府與社會之間有一個空間叫『公民社會』,這空間被假設每個人都應該有等同權力,但是George Orwell說了,西方社會提倡的平等,總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平等。為了追求這種平等的關係,『尊重』他人的感受是可貴的,就算看不起外來移民,至少法條試著要拉近不公平的差距,教育也是著要拉近距離。所以就算公眾參與吵的不可開交,也知道要讓每一個人都平等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但是這自由公平的信仰,一直是根深蒂固在西方社會中。

台灣社區現象,頗有尋根的味道,我們的社會信仰在哪? 必須要理解什麼是根深蒂固存在社會脈絡中。中國幾大哲學思想,絕對有非常深的影響性,只是為了要追求台灣獨立,我們刻意要遺忘。台灣與中國一個永遠無法切割的文化互影響體,沒辦法否認的事,在台灣認同還成不了形的同時,不要急著就要否認中國千年文化。

沒有累積,因為總是急著要擺脫不進步。沒有計畫,為急著看到成果。我相信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和別人不一樣,但這個不一樣在台灣社會缺了省思,缺了檢討,缺了連貫性,更缺了累積。

台灣社區參與當然沒有自由平等這東西,有時候連公開辯論都沒有。這是好事,因為社會就是會默默的找一個自己適合運作的方式。但是有一件事錯了,台灣的社區參與如果永遠在追求外在環境高級話,而忽略了過程中人和人互相學習的可貴。如果永遠有一種精英領導的優越感,注定要失敗。


Research Diary (6)←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research diary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