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12

Research Diary (6)

關於最近的兩個訪談


研究主題: 由參與者的公共事務參與經驗談『一致性』的建立過程

找了兩位朋友,都是從事第三部門相關工作的。一個是曾經參與Caraven community 的regeneration project,另一個是參與PTA ( Parent teachers Association) 的家長,分別由他們的論述中理解對於建立共識過程。

第一個訪談,有關community regeneration,這社區經歷了政黨多次輪替後政策的多次轉換,造成當地居民的生活不便。加上,兩個社團組織在當地操作,彼此的不信任與競爭衍生問題;居民先來後到的權力問題與相互不信任,牽涉到資源分配,都是參與過程在達成共識中很棘手的問題,顯然比學校中的家長組織的決策過程複雜許多。但是這樣的第三部門,都遇到同一個問題,人員及經費的來源都威脅到像這樣的第三部門的存在與否。

根據第一個訪談,語談者談到參與最大的問題在於一開始的想法,『走進社區,問居民要什麼,就是一種參與,殊不知這樣的方法其實永遠都得不到答案。』再者,參與並不一定適用於每個社區,因為社區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而社區參與需要時間。當社區中沒有交集的個體,需要時間認識彼此、需要時間建立信任,這不是政府有準備再多錢,問社區要什麼,而社區就能馬上反應他們要什麼。社區參與depends on 你要拿社區參與這辭來做什麼。社區參與是一個詞彙是非常容易被浪漫化,尤其是社區這辭。很多實際參與社區工作的人都知道,參與不會像這些辭那樣操作,一個社區需要其他事情或點子,需要各種不同的共同經驗與生活交涉,因此實際的參與過程是比理論來的複雜許多。

這訪談帶給我的經驗:

在英國的社會背景下,社區生活尤其是種族多元的生活環境,人與人縱使住在同一社區,都會因為語言及文化背景的不同,而選擇與自己同種族的人的生活有較多的交涉。因此,需要時間與策略,來讓大家的交流更多,而不是一個個在社區中被孤立。這需要時間教育,多元種族如何互處,對我來說,多元種族的社交生活成塊狀。舉例來說,英國人覺得我們都學各國文化,也慶祝各國節日,但是他們不懂為什麼回教徒永遠過著回教的生活習俗,縱使同居住在英 國,卻永遠都要過自己的要過的生活方式,講自己國家的語言。說實在,這樣的問題,我心理也無解。我想我們都要敞開心胸接受差異,尊重差異,不管是不是後殖民心態,人因此而缺乏自信。

反觀台灣社會,我也一直納悶,台灣的社區營造,一直被當成一個偉大的工程在推動,很少誰說要做社區參與,然後有人跳出來反對,我想台灣的言論自由,還是沒辦法像國外那麼的運用自如,我想,英國人習慣想說什麼就說,想做什麼就做,尤其攸關個人利益。但是在華人社會,『團結就是力量』恐怕影響我們很深。我們還是深信社區營造是件好事,更假設不出聲的、沒意見的,就等同大家意見都一樣,也許我們沒問,更忽略沒聲音沉默的其實是占大多數,我們還是傾向不公開講,縱使有任何不滿意,因為我們很容易稱有意見的叫『不合群』,不是嗎?

這跟總統大選的意思一樣,明明有一半以上的人沒投票,而馬英九的當選,卻被當成是『全台灣的』的人都站在經濟合作的前提下,要前進中國大陸,然後還因為這樣舉國歡騰,另外,全台灣的人,都被當成迫切需要大陸來台觀光,因為我們的經濟不行了,殊不知,這就是民主,少數服從多數的最大敗筆。我們從來不問自己,這就是我們要的嗎?因為我們只會盲從,西方成功的經驗,拿來台灣用一樣一定會成功,其實,所有東西都不會一樣,我們應該有自己的理論,而不是盲從。

台灣過去四五十年,從來沒發現自己,也不曾喜歡過自己,我們認為好環境就是『西化』、『現代化』,有高品質的生活,有很多的公園綠地,我們一直在跟西方的腳步,對我來說,真的覺得不怎樣。但我這些無知的論述,看在開發就是好的眼光下,不過就是個曲高和寡罷了! 不過有趣的是,我可以有機會跳脫一切,時而反省自己: 為什麼要別人接受我的看法,為什麼不是我抱著研究者的心態,好好剝絲前因後果,好好的分析社會這個非常複雜的係統。而最值得的地方,就是因為他複雜,與不容易被理解,就像我常說的『很詭異』。



研究進度與反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持續學習過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