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17

都市計畫進入『三村里』


該來得終究躲不掉

2008年三月,第一次聽到道路系統要開進這寧靜的小社區,有點小憂心。

不到十年的光景,一塊塊農地被徵收後,高架橋迅速沿著大肚溪蓋起。對於到公共建設,市井小民根本無力反對,只能被動接受。只是又有聯外道路要衡切過社區,有點不甘心,我們就只能這麼被動的看著『都市計畫』正當的在我們的土地上大動干戈。

台灣的都市計畫,土地徵收一定會有說明會,問題是很多事早已被決定,我們只能在談判中談價錢,卻沒有人在乎環境地貌的改變,對居住的人有一段的適應期!不是幾張籃賽圖決定了我們的環境秩序這麼容易。

當然被劃入都市計畫範圍,是社區很多人期盼多年的事,但是私人『土地價值』利益大過所謂的『公共利益』嗎?

英國這幾年,限制發展(Developemnt Control)正在發揮著效用,因為廣大的英國人民認為,要限制土地任意開發,保護綠地是大家終極的看法,因此這幾年看到的土地開發、都市更新,都是在Brown field上拆舊房子,當然農地變更建地甚至變更建物使用行為也時有所聞。

在台灣完全利益導向的都市建設,正在朝都市邊緣擴張,不久的將來,失去的是一片片的綠地,沒農作生產,只能仰賴進口,我想英國的失業狀況,在台灣也是可預見的將來。

『以農立國』這中國老祖先的智慧,在現代化的過程中,『農業』被認為是是經濟價值低的行業,尤其是耕種稻米,那更是價值低到明列所有農業生產之末,農地荒廢、河川污染,都直指『不具備永續觀念』的都市計畫法有改善的空間。

如果要談『保存』就很難和『開發』相抗衡,要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似乎考驗著都市計畫專業者的專業。我們是不是有機會可以看著決策是如何被決定的,是不是有機會公眾參與,好像還是考驗行政體系的民主化!



戶外劇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想吃芋頭鹹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