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13

細想


大家相勸不開心日子也要過,何不就開心的過,工作就是這樣,尤其是我的工作,開發土地往往一本計劃書審下來十幾個單位看,每個單位都給個意見,計畫就修不完,再加上審議機制不斷改,感覺就是變動與漂浮,沒有標準答案。

最近最大的省思就是....

真的要拿青春跟龐大的政府機器、法令規章搏鬥嗎?意義在哪?走合法的開發程序,再精準的考量,都抵擋不了環境遭到破壞的事實,一個好好的果園,為了申請籌設休閒農場,本來協調的山坡地,卻還要去做檔土設施、排水設施,再多的分析也沒人預測的準到底何時降雨量會超過計算時預期的,不如就保持現狀。

開發案很簡單,不動目前設施,就是要拿到休閒農場籌設許可,但走正常開發制度,山坡地就是要申請水土保持完工證明,要有完整的水保設施設備,但不就說了,保持現狀,不動工,但是沒有水保申請報核,就不能拿到許可,很矛盾。

其實若是我自己,寧願讓它不合法,反正照蓋,以不做固定設施,不涉及開挖整地等原則,用鐵皮、木材也好蓋出一個管理室,違章又如何?可是業主沒有我自由,當他決定要籌設時,政府聽到了,又是要借地經營賣農產、又是要給經費做綠美化,每個人都要來拍點馬屁,我實在是到現在也解不開,為甚麼是這樣?而我的角色又適甚麼? 是個申請開發案的機器?是個能提供專業意見的規劃者?經營公司的人有公司營利問題的考量,業主有其人脈運作的考量,政府行政人員有自己的立場,到底這協議的過程應該是甚麼樣子,不得而知!!

開心能夠在這麼多方角色的生態中求生存,但面對真正的內心其實很煎熬,因為那個向來只做自己喜歡事情的人,已經逝去,必須接受這就是生活,可是少了書的日子,腦袋很空白,十分鐘的咖啡與閱讀皆能令自己開心一整天,真心考慮要創業。



是典型草莓一族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依賴?亦或寂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