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要公告啥?
2012/07/04

今夜浪潮


低潮期。
下午去爬了水管路,和天母朋友簡單地聊天與吃飯,
放棄了知識份子朋友群的酒攤,
其中一人打電話問我會不會過去,我想了想回她,晚了不過去了。

回到家,仔細地整理房間一些角落,
這時候的任何小小進度,都讓人安心。

明天要幹嘛?後天要幹嘛?大後天要幹嘛?
突然都變成頗嚴重的問題。
游泳、爬山、運動之外,我還想做什麼?
以目前無感的狀態,不知道。
還好週日報了個團,還好下週五晚上就要上山……

曾經意氣飛揚地想以靈性諮商及相關創意發想作為這個生命階段的重頭戲,
但今年撐到現在,有一種我快要屈服了的感覺……
我快屈服了,我快屈服了…這個聲音近來一直在某些片刻真實響起,
屈服於什麼?
屈服於我以為我可以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並且以此供應自己的身心物質所需並感到豐足——這個想法的真實度。
我的信念在消減,在消退,如同散掉的白色碎浪從岸邊急速退去,
我看到岸,卻上不了岸,到後來甚至懷疑那究竟是不是陸地,
我在某一方面追尋到我真心想望的事物,
在某一方面安於當下,
在某一方面卻是漂泊許久,久到像老船長的陳年煙斗,像百年城堡的風化砌石,像聽由海潮任由穿透的海蝕洞。

昨晚睡得沈好,今夜不知是個什麼夜。


繼續閱讀
2012/06/20

蘋果牌


昨晚的玩樂約被放鴿子,朋友完全忘了這件事,
接到我的電話才想起這在電郵上約了不只一次的約,
再問我何時有空我已經懶了,畢竟被放鴿子的當下心情不會太好,
推說等颱風過後再說吧,然後一個人到東區的頂好超市買了五、六公斤的存糧,
當作是負重訓練好了,坐公車,走回家。

新北市場的票聞風不動,靈性網站也尚無動力與動靜,
今天試圖想寫給蘋果副刊的投稿,可是fu也不夠,
下午睡了兩小時起床,竟有「一事無成」的感受。

以前不會這麼想的,要嘛玩要嘛運動爬山要嘛弄弄案子要嘛沒做什麼依然生活感覺良好,
為什麼今天會有帶著價值評斷的一事無成感?
約莫是覺得一事無成=沒有進帳,而這會造成未來的危機,
包括我現在是有時間弄網站的,但我竟然沒強烈感覺以致沒有生產,
這讓我對自己的感覺不大好,但又一時找不到方法,
說要隨順,但總有個隱形的時間壓力不時迸出來說你再不為自己做點什麼就快來不及了……

可是這究竟是小我的恐懼還是真實的現實面?
還是只是颱風要來不來讓人心情變得浮躁不安?
這幾天狂玩iPad,
似乎手上這顆小小的蘋果及諸多免費下載或0.99美金的APP,
讓我覺得還能稍微安適地在這個城市尋找到自己能夠負擔得起的休閒娛樂……
而那些遊戲的確安慰人心,充滿著動物與美麗的色彩和風景。
真的一事無成嗎?還是這又是個什麼神秘的過程?
有時可以耐心靜觀,有時卻想立即知道答案,
生存壓力似乎每隔一陣子就來鬧一下,
這時黏著iPad到底是不是個辦法。


繼續閱讀
2012/06/12

金盞花


明天才開始游泳前訓,這樣不大妙,
超大豪雨上山,更不妙,
收到也一起要去志佳陽大山的畢祿山友來信,
分析了我也會去查的氣象局當地雨量資料及公路概況,
很同意此行的風險度極高,決定加入遊說陣容,
去遊說登山社改期!

多出一些共爬不只一次的高山山友感覺很好,
其實登山仍是一件自己面對自己的事,
不過有認識的夥伴,感覺就是多了照應,
行前可商量,登山可聊天,事後可分享,
既然登山是我生活中的核心部份,山友的角色也變得重要起來。

寫信給各報主編—朋友介紹了三個—也需要心情。
仍在演後疲累及下一場演出推票的稍感焦慮期,
要如何調整回自己,在六月底之前把預計要做的事情完成......

下一個案子、兼差、工作到底會是什麼,仍是未知。
但我似乎漸漸習慣了這種未知,
不再被生存上的未知擺來盪去,
而是很快地跳到務實層面(我能為我自己做什麼)及生活層面(我今天要怎麼過),
從前的茫然、慌亂、擔憂等情緒威力消減,
是磨成生存老鳥了嗎?已經變得這麼厲害了?

宇宙幫我安排的路仍然很玄,
不過就像《金盞花大酒店》中的名言:
只要還有狀況,就表示還不到最後。
這句超樂觀的話我很喜歡,
好電影相當滋養生活。


繼續閱讀
2012/06/06

依隨能量


這週舞蹈表演,總覺得好像要stand by什麼狀況(搞不好也沒我的事),
但在這種心情下,又很難回到靈性網站去靜心。

其實對於這次演出的心情是複雜的,
一方面感激有機會參與製作過程,這是我曾夢想的事情,
另方面還是覺得聚焦於瓶裝水與我原本立意相距不小,
雖舞蹈本身有精彩之處,但不免失落,而更要hold住的是座談會,
如果有人問到舞蹈文本,我該說多少「原本的/真實的」或「目前的/合宜的」部分?
這個我真得要好好想一想。

既然這週的能量沒法動網站,乾脆就來寫寫信給一兩個報社的總編與主編,
鋪一下媒體關係,再看看寫稿機會。

回到靈性網站。
職涯有方向感是很好,但同時也深深感受到自行創業起步時的摩擦力,
要把房子蓋得初具規模需要時間、耐心、及不斷與自我對話,而又希望保持一定的生產力,
在這同時又要回到編採本行賺錢來養這個還是小幼苗的網站,
讓它繼續發芽、成長、終至綠葉滿盈,花朵鮮豔,
可是這到底需要多久的時間?我的「以A養B」計畫到底能否維持?
是否還是能保持兼差或接案狀態直至靈性諮商走出一條路來?
這些都非常未知,這種未知感和完全茫茫然的未知感又不大一樣,
現在的未知隱含著壓力和責任。
要活得無憂無慮真是湛深的功夫。

去用加持精油,看看作夢有沒有什麼靈感。


繼續閱讀
2012/06/01

虛擬靜心


這週每天很規律地九點起床,看NBA,吃早餐,一邊構思當天的工作及運動計畫,不知不覺間產生了一種穩定感。

我挺的兩支球隊在今天之前都在輸球狀態,因為專挑不被看好的球隊。今天雷霆隊終於贏了,扳成1:2,贏在改變策略,相當成功。這已是東西區的冠軍賽,球員與團隊的拼勁和高度心理素質,無形中傳導到我身上。

建立自己的網站是愉快的事,當我寫靈性散文時,覺得進入了自己的山中聖殿;當我蒐集資料寫塔羅牌文時,又像通往自己的魔法學校。這兩種感覺很不同,一個是大師靈修班,一個是魔法師與巫師營,加上我的風格不離自然能量,這些東西似乎就是心靈滿足的主要部分了。

當進入網站時,有個奇妙的現象。通常以前寫文章都會開好幾個視窗,在網路上逛來逛去看fb聊天等等,要嘛暖身要嘛抒壓;唯獨用那把特殊的鑰匙打開靈性網站時,我會把所有其他的視窗關掉(除非是正事--找資料),讓自己在這個網站的書寫能量過程中靜心,心思完全不會飛來跳去。這是新的經驗,代表我與這個網站已有類似打坐靜心的真實連結,打坐時不需要看電視,同樣地,網站靜心時也不需要瀏覽別的網站。

還沒打包。控制一下時間,待會仍要弄一下網站,然後打包,運動,吃飯,晚上陪貓咪。這是個自我滿足的一週。


繼續閱讀
2012/05/18

我是外星人


用完全忠於自己的角度想,在丟出任何履歷表之前,我想把靈性網站弄到一個自己覺得可以放心的程度。

一想到即將要朝九晚七、加班、失去這麼多自己的時間、一年只有不到七天假...等等的,就不由得心生恐懼,如果還要打卡,那真是不如去當街頭女書友!我可以妥協,但我也知道自己能出讓的自由底限在哪裡。這種恐懼及對靈性諮商的憧憬,兩大力量促使我回到心中的本業——好好來做自己想了許久卻才剛起步的志業。

但既然弄網站是個滋養生命的創作過程,它就不可能太快,比如我一周前就一直想到、感覺到「圓」是我需要及想深入的元素,我每天試著推進,總在某些點上卡住——所以它真的是創作而非官網的宣傳式文章吧!直到一兩天前,突然覺得打通了,才完成文章。如此前後一星期,第二篇文章才出產。

所以「速度」是我無法掌控的。但這是現下最想做的事,所以每天(不管心中有無模糊的想法、寫不寫得出來)仍然有紀律地在電腦前,去到網站,即使做做美編調整版面也好,這種自發性的紀律可見內在渴望之深。

總覺得,在我去信義房屋或什麼阿里不達的工作之前,還是要為自己心中的熱情鋪個路吧,不然,就為了謀生,完全放棄內在的真實想望,絲毫不去做,這樣我會覺得非常、非常、非常對不起自己。

最近在群組信上聊到各自近況,我簡單講了正在架站。意外收到導演朋友的群組回應:「讓我直言,逆轉勝的基礎在於腳踏實地。我可以問妳嗎?丟履歷有沒有給自己一個期限呢?諮商網站的競爭者眾,你想做的是哪一塊市場,如何讓訊息露出,如何建立品牌特色?人脈推廣的計畫是甚麼呢?去信義房屋試試真的很好,希望能全力以赴!上面這些話我想了很久才說,希望你聽得進去啊...」

我的反應想也知道。雖然已經讓自己冷靜了一天才回覆。

反正,我現在的作法(沒著手履歷表、沒投聯合文學及行人出版社、沒去打聽房仲業生態、也還沒去找藝術圈以外的案子...)可能非常離經叛道,或者讓關心我的人擔心,讓投射於我的人不舒服,但我沒辦法,我真心覺得我需要先忠於自己,滋養自己,然後我才能進行到下一步,這在精神層面及顯化的物質層面都一樣。


繼續閱讀
2012/05/10

進退不得


在思考一個難以處理的狀況。

舞團丟給我的事情愈來愈多,嚴重影響我五月的個人預定進度:重寫履歷表丟到不同產業去、架站放文章放圖將完成度推進至40%、及高山前訓。但接下來要辦記者會、寫新聞稿、擬出請企業贊助弱勢場的企畫書......部分原因來自於票房停滯,編舞家進度落後沒時間做專訪、及舞團對於媒體經營向來不積極...

剛才一邊看NBA,一邊又在修改與校對另一份舞團的企畫書,這種事我做了不知凡幾。

酬勞嚴重被低估,感覺非常不平衡,除了佔用我的時間(時間是要拿來謀生和養生用的啊),也覺得又被當成文字工,而非我出字、你就要出錢的專業者。

此時提加薪顯然不大恰當,因為距演出只剩一個月。但我隱隱知道,編舞家那邊的製作費用節節上加,舞團似乎已動用下個年度的預算來應付透支情況。可是這不合理,好製作不是需要好行銷才能被更多人欣賞嗎?這麼重要的一關,也就是票房與觀眾,而執行這一關的行銷及創意者在酬勞上卻被放在一個如此低落的位置?還是這種非商業性的團體覺得不過就是聯絡聯絡及寫寫字而已?(根本不只!媒體人脈是花了四年建立來的,創意及新聞點的精準度,去找其他會寫字的人來寫寫看!)

可是不提酬勞,我根本進行不下去。我需要為謀生多方打點,卻被卡在一個月只有一萬元的案子上,從一週只需工作一到兩天(快報加其他雜事),到接下來是一週工作三四天,然後賺一萬。

可是要怎麼婉轉得體並名正言順地談這個事情?時機點要怎麼抓?很想拋下這一切爬山去。很想不管。很想把這個階段清清楚楚地結束掉。
繼續閱讀
2012/05/09

迷航


確定要來找工作,但是方向混亂。

除了我個人想開創而沒時間開創的靈性諮商或加上大自然身心探索之外,在現有的職場中,並沒有一個讓我覺得非常想投入的工作類型及位置。從前幾次從soho轉上班族,其實都有確定的內在聲音在引導,比如前份工作,並非誤打誤撞,而是某天在台大圖書館找資料,偶然間第一次看到那本雜誌,心中便很確定:我想要進去當藝文記者。結果這件事在投履歷後三個月後發生,雜誌內部離職,而那個採訪線竟剛好就是我想深入的領域,舞蹈。

那時找工作花了蠻久時間,而結果天衣無縫,完全吻合我的內在熱情。

現在卻沒有那種聲音。我原本的內在聲音被繁瑣的案子啊時間緊迫啊等等磨損到不知成什麼樣子,對,它被磨損,因為沒有助力,好似唯一的推進力是我個人的想望,這想望也不知是否為人生此階段的天命,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沒有助力呢?

用消去法來看我到底可以走什麼產業並沒有讓事情變得更清晰。藝術圈的現況就是無法謀生,人脈大概也用得差不多了,這裡不會有大案子,放棄。本行的媒體出版業呢?報社記者龐大的文字量仍令我卻步,報社編輯不適合我,雜誌業能玩的都玩完了,出版業低薪。朋友pass給我聯合文學在徵編輯與主編,感覺了幾天,對於工作內容是看一堆文學類小說和散文,幾乎沒有fu,而且為什麼又要回頭去做重複前一份工作的編輯職務?連重寫履歷都懶。

行銷相較起來由於新鮮,好像有意思多了。但沒有商業圈的人脈,似乎看不到入行的路徑。如果是藝術行銷呢?小團低薪,大團,打聽了一下,加上過去我的觀察,似是個薪水不高而生活會被綁得沒有休假的職位。

總之目前對於「加班」相當提防,連對一週上班五天都完全沒準備好,我真要這麼不顧自身真實的能量狀態而去上全職班嗎?

兼職班感覺上比較可行,邊兼職,邊還是試試看架設自己的網站,雖然在混亂的狀態下,對於網站要放什麼內容也是一片茫然。這幾天走在路上,一直想著網站要放什麼,唉,問題出在,我現下對於塔羅牌的感覺很低。源頭沒水,接下來的事情當然不會順暢發生。

另個狀態是,還是比較喜歡有人直接找我做工作或做案子,但目前沒有。結案心情只爽了一天半,現在很浮動。

舞團行政經理實在不敢接。以我這次一月一萬的原本以為單純的fb宣傳工作為例,其實在過程中,舞團的什麼跟文字有關的都會丟到我這邊來,需要出點子給建議新北票房告急什麼的也都少不了我,剛剛接到行政傳來的新聞稿請我小修改,十五秒看完若以我的專業訓練來看這需要的會是大修改甚至重寫(誰來寫?)。上上週電影發行商希望舞團幫忙宣傳Pina這部影片,而對方提供5張免費票給舞團,這事在群組信討論,然後我又因覺得這個交換條件實在對舞團沒啥好處,正義心+專業心一起念,就建議了比較合理的互惠方式,結果行政去談成了,電影票與表演票聯賣折扣,非常好。但心中一直有個不平衡的聲音,就是舞團給我的是接近義工的酬勞,卻期望(及實際)我做個行銷統籌。這所有事情又讓我對於「行政經理」產生戒心,直覺那會是個從打雜總務到重要決策都要參與的大雜燴職務。

天使啊及更高的宇宙,接下來的安排到底是什麼?真的是信義房屋嗎?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下去了,為了避免我因為恐懼而亂投履歷亂找工作搞得能量疲乏,請給我一些signs。請給我一些signs。



繼續閱讀
2012/04/13

感冒

疲倦。

下山後接連面臨幾個deadline,週報、義務文案、及學術論文進度。

感冒症狀從燒聲轉到咳嗽,及全身乏力。愈夜愈咳、清早也咳,一天中露寒之氣最重之時就是我的咳嗽時光。看外頭陽光好,昨天趁還有一點點力氣時坐捷運到淡水,拍拍照,用很慢的速度散步,到河畔那間許久未去的星巴克,在二樓露台區看小說,看河,看山,寫文案。

然而捷運的冷氣也讓我咳嗽。

上山前感冒不敢大意,成藥啦耳鼻喉科藥啦都吃下去鎮一鎮,還好成功地爬完高山,除了一度覺得快失溫,而那時也做了必要而正確的抉擇,其他時間的行走狀況算是不錯。去程走完17k大鹿林道還要上升960m,大家走得吃力,我卻像平日爬中級山般,從隊伍中段一路走到前幾名,很有餘裕地享受黑森林。那時感冒狀況在轉好,自己有感覺,而平時的中級山動輒拔高上千公尺的體能訓練,得到了甜美的成果,也就是讓我在面對上高山的陡升坡能呼吸均勻,從容賞景,頗為神奇。

而隔天14小時的雨卻讓身體再度積寒。回程走完17林道還好好的,不特別累,車子下到竹東後就發現燒聲了,二度感冒。這幾天沒去看醫生,因為覺得上山前已經吃那麼多藥,不大想再吃西藥,但觀察幾天,咳嗽這件事好像不大能「自然好轉」,雖則我已多喝水,多休息,工作量減少,多吃營養......

看來還是得找醫師解救一下。久症不宜啊。

回到這個階段,其實,很想,趕快結束這個階段,也就是把學術論文告一段落,看看下個案子或下份兼差是什麼。這幾個月的工作模式太靜態,缺乏與人互動,整日鎖在電腦前,並不喜歡自閉型工作環境。因此很想大轉特轉,換一種工作模式,換一種生活方式,換一套生命氛圍,想要革命性地跳躍式地轉變。

這是離職以來新迸出蠻深蠻具重量的渴望,於此時。我不排除任何可能,任何產業,任何位子,只要能使能量豁然奔馳,打開顯化之門及金錢之流,什麼玩意兒都可以試試看做做看。

希望我所希望的事物能主動找上我。說是說,目前也暫無力氣主動出擊,而且依人類圖來看,我消耗能量出外瞎找也不適合我。

新的事物會是什麼呢?我渴望改變。

對於靈性諮商也有稍許懷疑,如果這是我的路,為何我遲遲無法上路呢?為何除了等待時間架站外,沒有其他客戶或資源上門呢?如此延遲及孤軍奮戰的感受,不禁令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現階段該走的主要道路。

反正我的狀態就是1.這幾個月的工作及辛勤讓人疲累,因而感冒。2.對於未來仍然茫然,還好前陣子的慌亂度過,目前並不慌,只是純粹的未知感。3.非常確定的是我希望革命性的轉變能夠降臨到我身上。4.J的幫助讓我在生活上很有安全感,隨時記得自己仍然是豐足的。

去吃鐵板燒和看耳鼻喉科。

 


繼續閱讀
2012/03/18

Be with me

覺得掉入某種與上班氣味近似的循環中:

做著專業卻沒啥感覺的事情、隨時可能插進來的行政庶務、每天不斷收發e-mail處理事情、領著低卻是必要的酬勞...

這種模式最大的問題是能量補給不足,非常快即累,在工作、生活、身體、情緒各方面單是要調出一個平衡快樂又飽滿的循環已屬不易,生活就在為了生計不得不做的自我壓迫意識中日日循環。

一兩週的實驗早就看出自己的倦怠週期:週六日休工做陶聊天或上山健行,週一及二通常是能量足夠的工作天,到週三想休個小週末,卻時而不從人願或又投回工作,到週四已將週休能量消耗殆盡,但仍然繼續工作...至週五時通常身心疲憊,情緒低落,急急看著週六日有什麼健行行程可以報名重新補給一下...但並非每週都能如此,因為休閒娛樂費用也要省著用。因此這週忍痛選擇不報團,自己到大屯山區走一遭,還不錯,但我知道這個能量頂多兩天。

高山帶回的磅礡能量通常至少可維持2至3個月,這也是為何這個投資如此划算。中級山大約一週左右,錐麓古道太精彩,高能量超過一個禮拜,谷關馬崙山大抵也是這個水準。去過的郊山一天抵一天,沒去過的新鮮郊山古道可一天抵三四天。

說了半天,就是在物質層次要如何精打細算,才能激勵滋養精神及身體的活力。今年至今完全無法揮霍(爬山),蝸居在都市頂樓加蓋一隅每天面對電腦工作,對我的個性來講,實是無趣至極。這種接案方式——用腦力與智力與創意,然工作環境就是坐在固定位置上對著電腦輸出專業技能—顯然不是我可以長此以往的approach,這等於坐辦公室,而那不就是愛趴趴走的我亟欲逃離的工作型態嗎?

諮商尚未發生滾雪球效果,也就是一人帶另一人來,口碑相傳。所以感覺重回從零開始。現階段的生存方式是接案維生來養諮商主線,而案源不多是一問題,我做得能量消耗比想像中大才是更大問題。這種消耗感一大原因是來案子類型不對勁,純用左腦,右腦及我最愛使用的身體幾無發揮空間;因此就會依賴休閒娛樂的替代性補給,但又碰上休閒及大自然健行甚或民宿旅遊經費不足,削減幅度是去年的百分之六七十,今非昔比,能量當然搖搖擺擺,容易困乏。

到底有什麼方法可讓我在準上班的接案日子中,仍能身心平衡、能量ok呢?(我沒預算去參加團體課,例如進階脈輪舞蹈,或學個什麼新東西加入生活新元素,例如射箭或報名荒野解說員,這跟之前五六年來的生活水準差非常非常多!)

難道要走上無慾、靜坐、雪洞修持一途嗎?已經在胡思亂想了。

先睡個覺吧,我好累,從去年11月到現在,我真的撐得好累。


繼續閱讀
2012/03/10

sustained

瑪法達說我這週「庶務龐雜,本業廢弛」真是沒錯。

宣傳案在文本與舞蹈之間仍有許多溝通不時進行著,編舞者希望我改海報文宣我根本不想改,請藝術總監先去和她溝通舞作主旨後再說。藝術總監溝通後覺得兩者其實還是朝同一方向前進,請我兩週後再去看排,此時我覺得和編舞者溝通的時機到,寫了封信和編舞者講我對批判取向和關懷取向、觀看現象表面與觀看生命本質...等等之不同,希望再拉近觀念上與手法上的距離,反正我做到我該做想做的了。

論文案有可能因案主方而拖延。發現這點時我又陷入另一波緊繃。這兩天低潮之前,很有意識地先列了安神十大方法,執行了幾項還有點用,比如恢復手寫日記習慣,於是寫了兩天。然低潮的原因太過結構性與現實性,「生活迫人」,不由得腦中常浮現這句話。到底在諮商主軸建構之前,去做業務員好?去兼職上班好?...必須在心裡先把尺度打開,向宇宙發出訊息,才有效。打開尺度又需要是真心的,這點就得花不小功夫。

這一週每天的晚餐(其實是每一餐)都是一人吃飯,有愈吃愈無食慾的跡象。其實無社交的日子超過三天我就受不了了,又沒山,五天是極限了。

而方才令我難受的是,今天去上課前早就提醒自己不要跟朋友再提這些生活困頓瑣碎無解一點都不是喜悅有趣豐富發光之事,我比較喜歡後者的自己,帶著愛和光與人互動。但沒想到,一個不小心還是說了,可能某種「就你最懂」的感受吧。說完後既覺釋放,又覺難受,唉。


繼續閱讀
2012/03/06

軸心

訂定三月重心後,頓時覺得輕鬆。

網站案沒成也好,我可專注在論文案及宣傳案,其實心思輪流放在兩者上已然剛好,再多就會混亂與吃力。

所以今天開工的心情不錯!

想遠一點,四月結掉論文案又要尋找新案,賺得的錢實在沒有空檔讓我休息享福一下,時間與金錢迫人啊。但我這回學智慧了,先不想遠,活在當下才是王道,既然確定三月的工作主軸是兩個案子加上爬爬中級山,就心無旁騖地展開與安排這個月的生活。四月的情況會是如何,老實說想不了那麼多,也不需要未雨綢繆、杞人憂天,可能雲霄飛車坐多了,膽子愈變愈大,愈來愈處變不驚了吧。

珍惜這種輕鬆與釋放的身心感受。

四月初有個犒賞禮,大霸尖山群峰,等著看我今年的百岳第一峰會不會是這團。今又在登山網站閒逛,看上兩個團,都算便宜,換做去年的物質水平早就報名了,可目前要節省與精確點,想了想,想了想,還是決定通通放手,把最精彩的一役留給大霸尖山。

去年的玩法揮霍得過癮,即使今年左支右絀,回想去年的種種登山與旅遊,仍然覺得是我人生中非常精彩回味的一年。想想,我從小學起就翻著迷著精裝本的《台灣百岳全集》,作夢也沒想到有一天,三十年後,竟然能雙腳行路於浩瀚絕美的高山群峰間,還帶著小小的傻瓜數位留下百看歡喜的數千張照片,夢想無價,太棒的2011年。

嘿嘿這麼說來,歐洲夢不會只是夢?或許還有機會去南美的安地斯山脈看古文明遺址?

一定有個什麼轉彎在什麼地方等著我,要保持信念,繼續走下去。

支持我的內在核心,都是些單純有力的傻信念。

 


繼續閱讀
2012/02/09

找案茫茫

今天很認份地上文建會、國藝會、文化局的網站看了所有的補助項目,結論是沒有我想做的案子,真的沒有。對純文學創作及文學類調查與研究(我曾申請補助做過一回)一點感覺或使命感都沒有。又去看之前好像有什麼獎助的約翰走路網站,目前也無新獎助。

所以政府補助這一塊大抵放棄。接下來想想手邊人脈,舞團可支付的宣傳費用出奇地少,藝術圈生態就是如此。其他舞團目前沒有找上門來,我也無從發揮。而看看平面媒體,我並沒有在職的出版界或雜誌業編輯朋友可以拿個書給我編一編。也就是廣義的朋友群中看不出有案子可以詢問。

扣除掉上述之後,接下來就是苦戰了。比如說翻翻市面雜誌,看有何採訪報導兼職機會,投履歷作品及打個電話,碰碰運氣。苦戰原因之一,這像在耕田,挨家挨戶找頭路;原因二,稿酬偏低,寫一萬字如果能拿到兩萬元就太奢侈了,而且哪來的版面給作者一個月寫到一萬字,就算是我同時幫三家雜誌寫,依然會遇到稿酬低而變成窮忙寫字工這種處境;原因三,人求事而非事求人,籌碼降低。

編與採的情況是這樣。企畫呢?104外包網會看到網站企畫,但老實說興趣不強,因為做過了,而且外包網上的酬勞也不怎麼樣。所以,目前,力圖振奮找案找錢,暫時卡住了!真希望像去年一樣,天上掉下來一個案子讓我做做,是由案主主動看到我的專業價值,而在合理的勞動條件下進行工作。接下來真的要去挨家挨戶發傳單嗎?想了就累,能量上並不覺得此途徑適合。

可是什麼是下一步?我的救火案子到底在哪裡?貴人案主在哪裡?非常現實的戰役,我感覺自己在沙漠裡,我有駱駝、水、少許的食物、一身好體力,卻不知綠洲的方向在哪裡。


繼續閱讀
2012/01/31

極限

去刷存摺,案子的尾款四萬元於1/29姍姍來遲,隨即於1/30扣掉一半,我那大筆的保險費。當下實在心疼不已,好不容易的四萬元!心中甚至有點後悔幹嘛保險,都能拿運動登山身心平衡來豪賭非典型不會惡化不是惡性而堅持不動手術的人,真的需要保險嗎?如果要保險,是不是該去動個刀化驗一下順便住院多天一點來賺回保險費?

以上是超級悲觀的想法,但卻很真實。

會窘迫至此,年假結束後,返回現實生活,舞團還沒來找我談新案子,因此還望不見足以支付生活基本開銷的新收入。房租已積欠四個月,沒忘記,如果以我存摺裡的小小數字扣掉房租,目前是處於負債狀態。

再也沒有一個時刻比貧困至此夠令人難受了。我砍掉所有的登山計畫,而山,卻是我最重要的生命力靠山。我削減所有的娛樂支出,只讓自己晚餐吃得營養一點維持不生病,喝個星巴克都算奢侈,看電影一定要拿到優惠價,如此而已。這情況當然不能讓家人知道,因為家中大事大家壓力夠大了。那怎麼辦?目前青黃不接,緩不濟急。非常懂有人為什麼會去搶銀行賣毒品什麼的,但我從小沒受過黑道技能訓練,所以作罷。

街頭那位女書友春節時紙盒裡的零錢變多了,以前只有十元幣,那天看到多了五十元幣,而且不只一枚,大家在年節時比較肯布施,替女書友高興了一下。

那麼,接下來呢?

我焦慮,卻又必須冷靜;我疑惑,卻要避免慌亂;我幾乎覺得自己快完了,卻還不放棄可能有個大轉折、逆轉勝、大奇蹟會發生的戲劇性變化;物質上的緊迫已經在侵入精神範疇了,比如無法登山無法新學習,而我還是用盡力氣抓住、守住、圍住、深拓出我目前身上僅存的事物———我的靈魂與精神。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寫這篇,見證一下在生命的極限的後頭,到底還有沒有驚喜。


繼續閱讀
2012/01/11

Focus

六點半,需要專注一小時把案子結掉。舞意總結沒有想像中輕鬆,我在權衡,要強勢一點自己的部分,還是其他作法。最後選擇前者,因為文本部分我本來就居主導,至於到了編舞者手上會改成什麼樣,那是她的範疇,我就不過問了,但在我的範疇,除了融合兩人想法,我想探討的主題、我想為地球發聲的初衷,一定要實踐。

思緒太多、專注困難延滯了進度。選舉在即、存款見底在即、新案尚未出現、生存岌岌可危或說戲劇張力達到最高點、物價好高、房租好高、貧富差距好大、快變成無產階級(可能已經是了)...然後這些東西跟誰會當選、誰會關注及改善這些切身問題亦是社會問題夾雜一起,所以,變成這樣。

要收心,保持專注,保持清明,先把案子結掉再說。一天做一天該做及能做的事,別想明天的事。

請高我出來帶領我工作吧!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