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9

可愛的求婚

「扣扣扣......」我恨死了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噪音,要不是這走道太髒,我真想把鞋給脫起來走。

「小詩!妳走那麼快,不怕像上次一樣跌倒啊?」

阿直氣喘喘的在後面追趕著。

「哼,我現在穿高跟鞋已經很厲害了啦!

你不用操心。快一點啦!我累死了。」

一拐彎就到了阿直的公寓門口,實在等不及提著大包小包還在樓梯口的阿直,我拿出備份鑰匙,沒兩下就把門打開了。

「汪汪汪~~」

才剛踢掉煩人的高跟鞋,一抬頭就看到kid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門口撲來。我趕緊朝牠方向衝去,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我倆交會的瞬間,趁牠還沒躍起時,我奮力一跨,嘿嘿,就越過了那隻熱情過度的小黑狗。

「哇~」背後傳來阿直贊嘆的聲音。

哼!還敢在那看好戲。還不是因為他養了kid,我才得冒著窄裙裂開的危險,在那做特技表演。不過,kid實在是太濫情了,看到人也不管好壞熟生,一律獻上熱呼呼的膩吻。只要被牠纏住了,保證是沒五分鐘以上是脫不了身。

更可惡的是,如果我不小心身陷敵陣,阿直也不會來拖開kid,盡會在旁邊用種亂噁心的聲調說:「哇~牠真的好喜歡妳喔~」

所以啦,我只好自立自強,練出跨欄的特技。我頭也不回的往洗手間走去。真受不了黏在身上這套裝,外套緊、窄裙短。為什麼上班就得穿得這付模樣?

我敢打包票,如果讓我穿T恤牛仔褲上班,效率一定提高不只一倍!

關上洗手間的門,頭一甩,解放了箍禁在髮髻中好久的長髮。霹靂啪啦一下子就把身上幾千塊的套裝給扔在地上。打開水龍頭,迫不及待的洗淨臉上花花綠綠的化妝品,換上了柔軟的T恤和短褲。

呼~好舒服喔!總算把到日本出差一星期的擔子給卸下來了。

才剛踏出洗手間,一陣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我二話不說,就直衝廚房。

「哇~阿直啊!你煮油飯嗎?」我掀開電鍋,樂得像個小孩子。

「哇哇哇!還有滷肉和滷蛋!」我高興得快掉眼淚了。

阿直對我笑笑,「不要急,待會等我炒好花枝就可以吃了。」

嘿嘿嘿,都是我最愛吃的東西。有個會煮飯的青梅竹馬可真不錯,不但有得吃,而且都合我的口味。阿直的手藝是好的沒話說,我國中高中的家政課都是靠他才過關的呢!連縫扣子、做娃娃,他都沒問題!只可惜了他是男我是女,要不然,我用搶的也要把他搶回家!

我望著阿直切菜的背影,嗯~有沒有可能說動他跟我一起去變性呢??....

「嗯....」阿直頓了頓,轉過身來,

「妳,嗯....妳那個日本客戶,後來沒對妳怎樣吧?」

我心裡一緊,這次去日本出差可真是倒楣極了。必恭必敬的在台灣伺候這勞什子客戶還不夠,簽約還得去日本到他的公司簽。

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們公司的頭號大客戶,我才沒這閒功夫陪他勒!

最可惡的是,那天在簽約的早上,這客戶右手拿筆在簽名,左手竟然往我這伸過來,攬住我的腰,色迷迷地說:「待會兒陪妳去快樂快樂。」

快樂?我這就讓你快樂!我狠狠地甩掉他的手,站起身,一拳,沒錯!可不是一巴掌,那太便宜他了,我是一拳重重給他捶下去,然後甜孜孜地說:「您名還沒簽完勒!」

這客戶毛手毛腳的惡名,早就人人皆知。所以,同行的同事對我的『義行』贊不絕口。

又尤其佩服我竟然可以在揍他那拳後,還有辦法讓他簽完合約。可是,沒有人知道,當天晚上我在打給阿直的越洋電話中泣不成聲....

「沒事啦!」我挑起塊鹵肉往嘴巴塞去。

「沒事就好。我在這裡好耽心說,連機票都買好要去帶妳回來妳又不要。」

「你無聊啊?我幾歲了還要你去接說。」

「可是,妳在電話中....」

想到在電話裡哭的狼狽樣,我耳根子不由自主紅了起來。

「跟你說沒事就沒事!」話一出口,我才覺得好像太兇了點......

「喔......」阿直站在那,低著頭,不再說話。

我不知所措地看著阿直,心裡感到很歉疚。那天多虧了他在電話中溫言安慰,才讓嚇壞的我能夠撐完之後的三天。雖然我是真的很感激他,只是一想到從小到大都是在保護他的我,竟也有在他面前哭得淅瀝嘩啦的一天,我就全身不舒服!我就這樣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著看著,咦,這小子今天穿得很瀟灑喔~

「喂!你待會有約會嗎?」

「沒有啊!怎麼了嗎?」

「那你幹嘛穿這麼漂亮啊?喲,還是絲質襯衫喔!」我伸手摸摸他的袖子,呼~是上等的質料ㄟ。

「沒有啦!妳去客廳等,馬上就能吃了。」

「不要啦!人家要看這是什麼牌子的。」我欺近身去,一股清淡的香氣柔柔的襲來。

「哇~不會吧!你有噴香水嗎?」阿直急紅了臉,雙手扳住我肩膀,硬是把我推向客廳。

「去啦,去啦,妳不要在這礙手礙腳的啦!」

「可是....」

不由我分說,我已經被架到客廳了,阿直一溜煙又躲進了廚房。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瞪了他背影一眼,我真恨為什麼阿直變得這麼有力氣,以前小時候可是我架著他到處跑呢!也不知道他是去吃了什麼仙丹,高中的時候,咻的一聲就高出我半個頭。雖然我清楚男女在形體上的差別,可是一想到我永遠失去小時候用暴力的優勢,我就恨不得生為男兒身!

不管了,都被趕出來了,就去客廳看電視好了。

等等,打從我出了洗手間就覺得有點不對勁,現在定睛仔細一瞧....哇~整個客廳燈都沒開,就光點了兩根大蠟燭耶!嗯?我記得沒斷電啊。回頭望了望廚房,亮晃晃的啊,怎麼在客廳點蠟燭呢?

「喂!阿直啊,你客廳的燈壞掉了嗎?怎麼點了蠟燭勒?」

「嗯,沒壞啊。」阿直探出頭來。

「那為何不開燈?這樣看電視眼睛會不好喔!」

我瞪著阿直,一臉莫名其妙。

「哦,好,好吧......妳開燈好了。」阿直看了看我,好像要說些什麼,卻又打住。說完他就轉身回去廚房。奇怪了,這傢伙從在機場看到他開始,就好像有點不對勁。總覺得他吞吞吐吐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彎腰吹熄了蠟燭,扭開電燈,噗地一聲,把我自己丟進了軟軟的沙發裡。嗯,在台北就只有他和我相依為命,要是他有個什麼事情,我要怎麼對就住在我老家隔壁的阿直他爸媽交代。

我還記得五年前我們一同離鄉北上的那一天,阿直他媽哭得像淚人兒般,拉著我的手,嗚嗚咽咽地說:「詩詩啊,妳要多幫幫阿直哦,他是我的心肝哪寶貝啊~~」倒是我媽把我拉到角落,小聲的警告我說:「妳啊,不要欺負阿直。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妳就給我小心!」想到阿直他爸媽跟我父母可是世交兼換帖,嗯,我最好確定阿直沒事。

「阿直~」

「嗯?妳口渴是嗎?」從廚房裡傳來阿直的聲音。嗯....經他這麼一提,喉嚨還挺乾的。

「對啊,有可以喝的嗎?」

「那,冰的烏龍茶,妳最愛喝的!」

阿直滿臉笑容的走出來,手裡拿著罐烏龍茶。呵呵!這就是為什麼我最喜歡來阿直的公寓了。我愛吃愛喝愛玩的東西,這裡是樣樣具備,簡直是比我的地方還要舒適呢!我伸手接了過來。嗯,幫我開好了呢!

「對了,你沒事吧?」我灌了一大口茶,含糊的詢問著。

「嗯....」阿直看了我一眼,雙手在圍裙上搽揉著,「妳為什麼問這個?」

「你今天怪怪的啊!」

「我....」阿直的眼神忽地飄向遠方。

「怎麼了啊?」我開始有點擔心了。

「小詩....嗯....我....」突然,他蹲下身,仰望著我,

我呆了呆,事情好像有點大條。

「我......」阿直看起來好緊張。

「阿直....你....犯法了嗎?」

阿直眼睛睜得大大的,「我....我....妳....妳....」他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專注地看著他,準備好了接下來任何震驚的消息。

「我....呵....呵....我....我沒犯罪啦!妳想到哪去了?菜好了,我去搬出來。等我一下喔!」

阿直站起身,往廚房方向走去,走沒幾步卻停了下來,一臉若有所思地回頭看了我,看到我也正疑惑的盯著他瞧時,阿直丟給我一個靦腆的笑容,匆匆地進了廚房。哼!他一看起來明明就是有事,卻死都不說出口,活脫脫就像他那巨蟹座的個性,每每叫我這個急腸子的快要抓狂。恨不得拿起敲螃蟹的槌子,狠狠的敲開這躲在殼裡不出來的蟹子,看看他肚裡到底是藏著什麼碗稞。

俗語說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這小子從小就這樣!還記得小時候,當大家在玩扮家家酒時,每個人都快快樂樂的又叫又跳。就只有他,默默的站在一旁,嘟著嘴巴,一臉死樣子!我知道他知道大家都知道,他想要當我的新娘,(從小就沒人把我當女的)可是就是不說。打死他都不肯說!

我還真的有打他哦!到最後沒辦法,實在受不了他那哀怨的眼神,我又說不出要他當我新娘的話,只好不再玩扮家家酒,從此就陪著阿直站在旁邊,看著別人又是拜堂又是煮菜的鬧。當阿直有事不說時,連我也拿他毫無辦法。

嗯,還是得想個法子套套他口風,要是有什麼困難,我也好幫他解決啊。

「小詩,妳在想什麼?菜都拿來了啊!」阿直輕輕搖了搖陷入沉思的我。

喔!哇~好香喔!看到滿桌我愛吃的菜,當下決定,不管阿直有什麼事,他一定有能力處理的。我先來好好祭祭自己的五臟廟才對!

「嗯,嗯,嗯....」塞了滿口菜的我,實在連說話都困難了。

「啊~kid勒?」嗯!有件事好像不太對!我四下張望,

這隻貪吃的kid怎麼可能會缺席呢?平常kid只要聞到菜香,都會跑來我腳邊磨磨噌噌,期望我分牠一分羹。笑話!我都還沒吃飽,怎麼會輪得到牠!所以,每次總免不了在吃飯時來場人狗大戰。

kid拼命要往桌上跳,那我是拼命擋著牠的同時又要夾菜扒飯兼喝湯!每次阿直都會在旁邊看得呵呵笑,我就還得在百忙之際抽空罵他變態!

「kid怎麼不見了?」

「......我把牠關在房間啦!」阿直摸摸頭,有些遲疑的回答。

這下子我確定阿直一定發生事情了,而且絕對是大條的。根本是寵死kid的他這幾年來,只有兩次把kid關在房間裡。

上次是因為他的愛車被人敲破玻璃,拿走音響。那次他把kid關在房間,自己在客廳難過了好久。一直到我下班來撈東西吃時,才發現他還攤在沙發裡發呆。雖然我實在搞不懂阿直對車子莫名的感情,但當時他傷心欲絕的樣子,讓我還以為有人翹了呢!這次到底是為什麼,阿直要把kid關起來呢?

「嗯....」我在思考的空隙夾起塊花枝送進嘴裡。

「阿直,你有事就說吧!」嗯!這花枝炒的好!我忍不住再夾了一塊。

「嗯,我是有件事想跟妳商量。」阿直低聲的說。

「說啊!」我用力的咬了口肥肥的滷肉。

阿直低著頭,手裡的筷子轉來轉去,聲音微弱的說:「我....我....我在想喔,我這幾年工作下來,車子也添了,這房子的貸款也快繳清了。我想....我想....找個人....」

「找個人?」我頭也不抬的回答:「不用啊!你這麼會整理,這地方都是乾乾淨淨。kid你也照顧的很好,你又不是不會煮菜,何必找人勒?這年頭,傭人難請啦!要肯做事又不貴的,你得打燈籠去找哦!」

「......」

咦,怎麼沒聲音了?難道我說錯了嗎?阿直揪了我一眼,隱隱有些責怪之意。

「好嘛!如果你想請人,就去嘛!當我沒說好了。」

我氣嘟嘟的把一顆滷蛋硬生生的全塞進嘴裡。

「沒有啦,我不是這個意思啦!」阿直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隨便你!」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花枝,這真的很好吃耶!

嗯,找塊大點的,比較有咬勁。

我很不淑女的拿著筷子在盤子裡翻啦攪啦。

阿直又開口了,「那....那我在想喔,妳日文很好啊!我英文也不錯....以後,我們出去玩,走遍全世界都沒問題了!」

「耶?你去玩會帶我去啊?」嗯,看看下面點會不會比較大塊。

「會啊!那....那....難道妳要待在家裡,照顧kid嗎?」

「我什麼時候跑到你家來,自找罪受啊?」啊哈~這塊花枝好大!

「嗯....喔....娶回來的啊....」

我夾起那塊大花枝,一口便塞進了嘴。「嗯?取什麼東西回來?」

突然,我楞了一下,慢慢的轉過頭去。只看到阿直怔怔地衝著我直笑,整個臉漲紅得像個熟透的番茄。他怯生生地伸手遞了個小盒子給我,手抖的像中了風的病人。我機械式的接了過來,打開一看,哇~鑽戒! 光芒閃閃!我覺得有點目眩。不!我覺得頭暈....嗯,好像好像,有點呼吸困難......

「......」

「我....我....一直都....都很喜歡妳啊....一直都....都不知道要不要告訴妳....可是....這次妳在日本發生的事情讓我....」眼前的阿直像中了邪似的,滔滔不絕的講下去。

「......」

「嗯....妳不用馬上回答啦....」這時的阿直已經滿頭大汗了。

「......」我好像應該要說些什麼喔......

阿直帶著有點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直直地盯著我。

「.......」我張開口......

「.......」

「小詩!小詩!妳怎麼了?」

~ ~ ~ ~ ~ ~ ~ ~ ~ ~ ~ ~ ~ ~ ~ 

馬偕醫院的急診室一如往常的忙亂、吵雜,在最內側的角落裡,停放了台活動病床,上面躺著一位臉色蒼白的女孩,床邊還站了個男孩,臉上盡是不捨的表情~

「妳真的把我嚇得半死,怎麼這樣不小心呢?」

「還不都是你,沒事花枝幹嘛切那麼大塊?我差點噎死,你還敢說!」

「妳以前不是常說這樣咬起來才夠勁嗎?」

「到底是我噎到還是你噎到啊?我到鬼門關走一趟了,你還要怪我!」

「好啦,好啦,對不起,妳別生氣了。」

「......」

「那那......那....妳是答應了喔?」

「....誰說的?我可是一句話都沒說喔!」

「可是....可是,妳不是連在救護車上都還緊緊抓著戒指不放!」

「我....我....是怕弄丟了,可惜了咩。」

「喔....那....到底怎麼樣呢?」

「......」

「......我....我可以叫妳老婆嗎?」

「......」

「老婆!」

「....幹嘛啦!....人家要睡了啦!」

病床上的女孩咕咚翻了個身,背對著男孩。

男孩站在那兒,呆呆的看著女孩的側臉,不禁看得癡了;在他倆紅咚咚的臉上,深深地印著甜甜的笑容~ 春天,就快到了吧!



鑽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總是晴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