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9

遺願

冷冽的十二月,才剛過六點,天空就已經一片灰暗,再加上這幾天寒流來襲,街道上的人群稀稀落落,方晴雯將外套拉緊,心中不免埋怨起同學,若不是她們強拉她留在學校自習,她現在早到家了。

  看著前方的巷子,她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這巷子的兩旁,不是特種營業場所,就是賭場,稍微正常一點的,也只有那間龍蛇雜處的酒吧,可是這兒卻是她每天必經之路,平時也就罷了,但是今天這個時間,夜生活的人想必開始活動了吧!即使如此,她還是得回家ㄚ!方晴雯煩躁的扯了一下頭髮,硬著頭皮,認命的跨進巷子。

  走了一大半路程,只要經過酒吧就可以確定安全了,方晴雯不自覺地加快了腳 步,偏偏老天要和她作對似的,酒吧前出現了兩個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種不入流的小太保,顯然他們也瞧見她了,兩人交換了會意的眼神,一個繞到她身後擋住了退路,另一個則靠近她身邊不懷好意的笑道:「小妞,長的很漂亮ㄛ!」方晴雯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冷冷的回答:「關你什麼事?」那兩人不在意的笑笑,前頭又說:「走啦!讀書有什麼用!不要讀了,跟我們一起去兜風。」說完就拉著她著手,打算把她帶走,方晴雯忙著掙脫時,酒吧又出現一個男孩,穿著她們學校的制服,那男孩看著眼前混亂的情形先是一愣,然後開口說:「喂!你們是什麼人?幹麻拉我女朋友?」原本正在動手的三個人立刻都停了下來,但那兩個小太保看到他們相同的制服,似乎仍有懷疑,依舊站在原地並不打算離開,那男孩向方晴雯招招手,親暱的說:「老婆,快過來,我等你很久囉! 」

  兩人一直看到看不到那兩人的身影,方晴雯才轉頭質問:「你剛剛為什麼那麼說?」那男孩聳聳肩,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說:「救妳ㄚ!妳不會真的想跟他們走吧 !總不成要我跟那兩個人打架吧!凡是用點腦子,我這可是智取呢!還有,女孩子不要在這亂逛,很危險的,下次妳未必能這麼幸運了。」

方晴雯沒好氣的說:「你以為我想ㄚ,可是這裡是我回家必經的路。總之,謝謝你幫我,我是二年五班的方晴雯,你呢?」那男孩遲疑了一下,才不甘願的回道:「二年一班的于瀚杰。」「很好,為了報答你,我決定不告發你出入酒店的行為,現在我們誰也不欠誰,扯平了。我得快點回家,後會有期。」走了二步,像是又想到什麼,莫測高深的回頭對他說:「你應該先查清楚我的個性。」然後就走了,留下于瀚杰摸不著頭緒的想著她的話。接下來的日子,對于瀚杰來說真是苦難,怪不得他一直有不詳的預感,他甚至開始懷疑那天救方晴雯的【英勇】表現是否錯了。

  原來從隔天起,方晴雯就介入他的學校生活,還插手管他一切的事情,他相信她一定和全校的老師串通好了,不然為什麼只要他上課一睡覺,下課她就來找他訓話?只要考試不到五十分,她中午就來幫他檢討考卷。他非常肯定看到老師們臉上的幸災樂禍,再繼續下去?他一定會瘋掉。

  「于瀚杰」ㄛ!又來了。「你上課又睡覺了。」「你少管我。」他試著讓口氣兇惡到極點,希望她知難而退,未料方晴雯只是露出一個無辜的表情,可憐兮兮的對他說:「可是,是你自己叫人家做老婆的,老婆管老公不是很正常嗎?」于瀚杰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現在終於明瞭那天臨去時說的話了,那就是她絕不讓人佔便宜。真是禍從口出,這回筋斗栽大了。其實他不是不知道她的苦心,可是如果他想讀書,早是全校第一名了,那由得她再那邊囂張。最近學校謠言滿天飛,說什麼學生第一才女,跟第一放浪子在拍拖,還說第一才女瞎了眼,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等,有沒有搞錯,他才是受害的那一個。

  本以為她聽到謠言後,就會打退堂鼓,出了意料的,她只有不在乎的說:「嘴巴長在別人身上,管他們去說呢!只要我們心中坦蕩就成了。」他試著抗議,發出不平之聲「可是我是受害者。」無奈抗議無效,她笑著說:「勉強將就一下囉!」他真是敗給她了。他再去向老師求助,老師竟以一句:「我相信方同學不會做出有損名譽的事。」就把他打發掉了。他不但四面楚歌,甚至連一個盟友都沒有。

  今晚,他百般無聊的坐在客廳看新聞,起身打算倒杯茶解渴時,身後的新聞插撥,用一成不變的平板腔調說:「今天下午,在XX巷發生警匪槍戰,XX高中女學生方晴雯不幸遭流彈擊中腦部,送醫不治身亡……」接下來的新聞,于瀚杰已經聽不見了,腦中只是迴盪方晴雯的盈盈笑語「老公的表現比老婆還差,不覺得丟臉嗎?」他低著頭喃喃地說:「騙人的吧!妳那麼煩人,老天不會要妳的。這不是真的吧!我已經習慣妳的嘮叨,習慣妳多管閒事,現在妳走了,我怎麼辦?笨蛋,早叫妳別去那條巷子亂逛的……」
輕輕的,一顆淚珠悄悄的滑落在沙發上。

  隔天,于瀚杰一反常態,一大早就到學校,他不願相信昨晚的新聞報導,可是學校的同學們每一個都一臉暗淡,他的心也隨著時間分秒的逝去,而不斷地下沉。

  「于瀚杰」第一節下課時,他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叫聲,滿心歡喜的轉過頭去 ,看到的卻不是期待的那張臉,那女孩拿出一個包裝別緻的盒子,放在他桌上,然後才說:「我是小雯的同班同學,昨天小雯說你生日快到了,要買個禮物送你,才會牽連進昨晚的槍戰。」他說完就走了,于瀚杰將禮物打開,裡面是一個小和尚讀書的玩偶,還有一張小紙條,娟秀的字體是方晴雯的筆跡,上面寫著:「不要再作米蟲,快點改邪歸正吧!」

之後,于瀚杰一個星期沒有上學,當他再回到學校時,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沒有了所有的壞習慣,還榮登全校第一名寶座。

  十年後,在一片滿是墳墓的山丘,一個穩重剛健的男人轟立在一座墳墓旁,一會兒,他隨行的友人跟了上來,喃喃抱怨:「真是,才停個車,你就走的無影無蹤,一眼望去,全是墳墓,怎麼你到這個地方,好像雀躍不已?如果不是跟你來過,要在這滿山的死人堆找一個活人,怪恐怖的。」那男人沒有轉頭,淡淡地說:「那不是挺容易的嗎?說不一定你隨便找一個墓碑問路,也許遇到心腸好的會指導你一番。」

後來的男子驚恐的說:「哇!我好怕,拜託你行行好,別在嚇我了。」然而蹲在那名男子旁,抑不住號奇心地問:「瀚杰,我們認識也有八年了,在我記憶中,可沒有【方晴雯】這個人,看他出生日期,不可能是令堂,你是獨子,也沒有姐姐,就竟是誰讓我們于大帥哥在國外留學時,每年不辭辛勞的拉我飛回來祭拜,當了兩間公司的老闆,還沒荒廢這課業。瀚杰你就可憐我這八年來受好奇心的煎熬,快點告訴我答案吧!」

  于瀚杰根本就不理他朋友,他手裡捏著一張泛黃的紙條,對著方晴雯的墓碑,喃喃的說:「如果這是妳的遺願,我一定會做到。」然後轉頭對他朋友說:「一段捨不得放下的往事。」




最浪漫的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見鍾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