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8

心的缺口

我真的不知道愛人和被愛哪個比較幸福?

六年了,我從來沒有搞懂過,也不明白為何我會棄愛我的而選擇我愛的。

看著身邊空蕩蕩的床位,毫無皺折的枕頭,除了冷,我的心已無任何感覺了!
也許它早在四年前就已死了!雖然我希望它五年前就跟那個人走,那個曾經深深愛著我的人。記得也是這樣一個冷風颼颼的夜晚,我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家 〞對我而言是個沒有溫暖的地方:父親早亡,母親改嫁,那應該不能算是我的家吧!我有兩個異姐一個異兄,不討厭也不甚喜歡,就好像住在同個屋簷下的陌生人,跟路上的陌生人沒兩樣。

隨著我思緒的飄離,我並沒有注意到路口的綠燈已轉為紅燈,就在此時,一道
尖銳的煞車聲拉回了我的思緒,我險些被撞到,但還是嚇得跌坐地上。之後,我看到一雙擦的發亮的黑皮鞋,隨後,駕駛座的另一邊又下來了一位男士。〝小姐,你還好吧?〞他爽朗的聲音擔心的問著。有別於黑皮鞋的一身西裝,他是一身輕便的T恤牛仔褲。服裝好像真能表現一個人的個性。〝我沒事〞我在他的攙扶下,緩緩的站起。

〝我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好不好?〞他又說。

〝不用了〞.......〝不好〞我和那個黑皮鞋幾乎同時回答。我們對看了一眼,我的心頭撞了一下。活了二十五年,這種心悸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他的眼睛好深邃,像要把人吸進去一般。像有一世紀那麼久,我忘了呼吸。

"不然我們請妳喝茶好嗎?算是替妳收驚!" 他又說。
"上車!" 我還來不及回答,黑皮鞋就霸道的說。

不到五分鐘的車程,我們到了一家名為〝等待〞的咖啡館。走進去,裡面的
燈光暈黃舒服,擺設高雅又不失溫暖的感覺。不過,三三兩兩的人的確與其名
相呼應。我們被安排在一處靠窗的位置。我和黑皮鞋對坐,輕便男坐他旁邊。近兩小時下來,幾乎都是輕便男在說話。原來他兩是大學時社團的好朋友,出社會後一星期會見上一兩次面,輕便男現在是自由攝影師,而黑皮鞋則在一家外商公司上班;一個很自由,一個朝九晚五;一個沉默,一個爽朗;很難想像他們竟是好朋友。從此以後,每次的聚會從兩人變成三人。三人行到底行不行?

若沒聚會,小宇總會在校門口等我,然後帶我去吃好料的,他認為我太瘦了,像會被風吹走似的。偶而也去逛街看電影。他真的很疼我,疼到我的心都痛了,因為我知道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愛他,我的心早在與阿杰對看時就淪
陷了。我不敢對小宇說明白,一直逃避一直逃避,因為跟小宇在一起很安定,
有家的溫暖,是我一直渴望的感覺呵!阿杰對我雖然總是酷酷的冷冷的,但我
就是愛他,沒有理由的愛他,不知是何時起,三角關係變了,也許是小宇發現
了吧!阿杰也不知為何竟然常常約我單獨見面。喔!那半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後來我如願的和阿杰結婚,小宇並沒有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我心裡很難過,但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他只從國外捎來一封信:

〝其實我早就發現妳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每次我們三人一同出遊,妳的目光總是追逐著阿杰,我幫你們拍照,妳的眼底滿是愛意,盈滿妳對他深切的愛意,我被那眼神震垮了,我一點機會也沒有,徹底的輸了,我走了,去一個沒
有妳的地方,我想我可以忘記妳,忘記我們在一起的時光,時間一定能撫平我
的傷口,在我內心深處的傷口,在此,我誠心的祝福你們,永結同心白頭到老
,隨信附上我送你們的結婚禮物,再見了─我一生的執愛。〞

看著手中的照片,有三人的有兩人的,相同的是,照片上的女孩總是注視著
同一個人。雙手不停得顫抖,淚水不停得落下,我不敢哭出聲,因為這是我期
待已久的新婚之夜,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沒有後路可退了不是嗎?

婚後半年,我和阿杰還是很甜蜜。他每天都會回來吃我煮的飯,除非有應酬。
我每天都會在家打理家務,建造我夢想中的家。

但就在阿杰連續一星期晚歸之後,我心中甜美的泡泡破了。我開始質問他,好像警察對犯人。我常常歇斯底里,變得不像原來的我。他總是靜靜的聽我抱
怨,總是不發一語。漸漸地,我發現他在逃避我,發現不論我說什麼,他都不
會回我。

我心灰了,心冷了,我終於還是看開了,除了無奈還是無奈,這是我的選擇
,能說什麼呢?

這天是我們結婚一週年,我知道他不會回來吃飯,但還是煮了一桌菜想慶祝~
呵!他竟然沒回來,我們的週年慶只有我一個人在過。隔天,他還是沒回來,進門的是一個律師。該來的還是會來,不過是比我想像得要早罷了。我們從來沒有溝通過,都是我一個人在吵,他把房子讓給我,財產的三分之二也給我,很可觀的贍養費。

呵!!還有一封信-------

我知道我對不起妳,我不奢求妳的原諒,只希望妳不要再折磨自己,放了我也救妳自己,我從來沒有愛過妳,當初是小宇拜訪我照顧妳,給妳一個溫暖的家,我以為我可以,但..........去找小宇吧!他一旦愛了,就是唯一,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給妳心的港灣,祝妳幸福,永別了!

看著已讀過不知幾千遍的信紙,我迷惘了,我該去找小宇嗎?昨天看到報紙,
他已經是知名的攝影師,他身邊應該早有別人了吧? 應該已經忘了我了吧?

今天又是我們三人初識的日子,每年的這一天我們都會在〝等待〞聊天,直到
我與阿杰結婚。離婚後就只有我一人會去,今天也不例外吧!走進〝等待〞感覺一如初來時溫馨,擺飾還是沒變,變的是我的心。還有......牆壁上那一張張熟悉又陌生的照片。多久了,三個人在一起的情景,看著它們,腦海閃過一幕幕快樂無憂的回憶,那時光多美好啊!心頭一懍,轉過身,不敢置信的望著迎面而來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眼淚不知不覺地無聲落下,當我回神時,人已在一雙溫暖有力的臂彎中。

〝我回來了!〞 這是重逢後他說的第一句話。

〝三個月前,阿杰打了通國際電話給我,叫我回來照顧妳,我拒絕了。一個月前他又說了一次,這次他的口氣比上次更無力了,像個即將死去的人。他說你們四年前就離婚了,妳孤獨了四年,他也找了我四年,我不知道你們為何離婚,直到我回台灣的這個星期,他的家人宣讀他的遺囑,原來他與病魔對抗了四年,他對妳的愛終究抵不過腦癌的侵襲,他是如此的愛妳!從今以後我會照顧妳,連他的份一起照顧妳。我愛妳!〞
這一刻起,我不再感到冷了,我的心不再有缺口,我也找到了我的答案--------

愛人與被愛同樣幸福!------在我認識了兩個用一生來愛我的男人後。




楓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她不是最完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