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7月30日

仲夏行》上次.此次.下次

圖:上次,在今年春假的遠征大峽谷旅程中,當時以八日來回行車之相當緊湊,我們的心情時時宛如披星載月,不停在奔往曙光 掙扎地由時而天光大白,時而披星載月,一個亂七八糟,人物亂接,背景交錯的迷亂中醒來,原來,情不自禁地又搞昏迷去,努力睜開眼看著窗口的影像正像電影院裡的氣氛,黑暗中透著移轉的點點光芒,然而,這時見不到所謂的長針與短針,僅知醒在一片漆黑的車裡,望著月亮的方位猜測著此時是何時.

前方出現上次的我,正在旅程的某一段,看著身邊因趕路未眠而露出靑渣的側影,努力在三十七分鐘後跳出無意中昏睡過去的歉疚,與他爭取該讓我當領航的人,三個小時又四分鐘之後,他一覺醒來,兩人終於從疲倦又混亂不堪的黑夜中走出來,迎接曙光.

 

圖:此次,飛翔在阿拉斯加北極海上空,鳥瞰著海上千萬年結冰層,遠眺即將登陸的Barrow市,心情熱烈異常 此次大概就這樣了,等下次;仲夏行去過墨西哥後,我想就到此為止,這一大片土地都走的差不多了,那夜他接過方向盤後說. 看著他,讀出眼裡一些不一樣的疲倦,正如我眼裡的. 再來我想重遊埃及和中東,還是妳想去夢想中的非洲,如何?他又說. 沒意見,我壓低聲答,盡量不要表現的太興奮,實為經驗之談,人阿,太得意忘形遲早要四腳朝天的,撇過頭,對著車窗裝著鬼臉,其實心裡有說不出的累,在行進的途中…… 然而,每次想到下一個目標總是免不了要拿出愛情故事中那句話來刻意強調自己心裡的吶喊:旅行,我無怨無悔啊! 這樣的矛盾,充塞著每一次的旅途,上次,此次和下次,每一次都讓人想得心癢難耐,個中的味兒;雜. 上次,首度帶著電腦去旅行,重量不小,欣悅的動力卻抵不過體力,每每回到旅館都已屬夜間,整頓好孩子後就是屬於自己的時間,卻頻頻讓疲憊取代,想的很多卻寫得慢,儘管如此,那種在現場寫的感受仍是趣味性的,我就跟著心寫. 這次,也是一樣,走多少,算多少,寫多少,算多少. 這樣說來,真要佩服戰地記者,他們還要跟生命對抗呢!唉!能力在此見分明啊! 仲夏,氣溫不只是熱呼呼可言,根據新聞氣象預測,南加州今年最高溫可達四十,心裡已有準備.這時正在預備仲夏行,先行進首訪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緊接的行程將再次進入墨西哥邊界,想深入墨西哥半島了解更中心墨西哥的滋味,至於墨國首府,時間問題,就等不知第幾次的下次囉! *** 後記: 原定計畫是下周六才要出發,然而GH還是和他的工作藕斷絲連的,為配合他的心靈工作表,我們一大兩小匆匆被通知,我匆匆在兩天內打包好行李(包括處理瑣事與家務,原以為要休息到下星期,我買了一冰箱的食材就得盡量硬塞入腹或冷凍處理,結果還沒出發就漲出小小肚肚,我苦啊!要縮小腹出門喔!). 總之,真像軍人,一聲令下一切就備,出發囉!目標優勝美地、墨西哥、洛杉磯的環球影城、聖塔巴巴拉,舊金山…… Aisha/拙陶 July 29/ ’06

 



首頁│ 下一篇→印象優勝美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