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7月21日

切鳳梨大典

切鳳梨還需要有特別的典禮和紀錄嗎? 普普近日很喜歡看我收集的宮崎駿之作:兒時的點點滴滴. 這部卡通裡有一段就是女主角妙子在回憶自己童年中與家人吃鳳梨的橋段,鳳梨在過去的日本是很稀少的水果,故事中那日本家庭在父親買了昂貴的鳳梨回家後卻無人知道該怎麼切,後來是妙子的大姐去問人方法後才切鳳梨,那一夜,一家人圍著桌子以神聖的眼神看著那大姐切鳳梨的畫面很得普普的喜愛.

不久前,普普和我一同上街去東方超市買菜,他發現鳳梨上市了,好興奮,直說要買. 我查看價錢大驚,好便宜喔,今日特價一棵$1.29.我甚少買鳳梨,因為過去一棵幾乎都在五、六元之間,現在價錢便宜好多,我順手就挑了一棵. 「妳知道怎麼挑鳳梨嗎?」一位印度籍太太走到我身邊問. 「我也不清楚,我想,別挑太綠的,否則還要等幾天才能吃,那太黃的又可能太熟.」 在台灣上傳統菜市場買水果的話,我都將挑選的任務交給水果攤老闆,而水果攤老闆幾乎都會幫客人切鳳梨皮,甚至有切成小片還附上甘草粉和竹籤,完全不用沾手,可口的鳳梨就輕鬆入口,所以,怎麼挑鳳梨啊?真的不會. 當然,人在家鄉外,凡事不能太要求,我呢,來這裡後,因為需要自己切鳳梨,技術也就越來越好.坦白說,剛開始切鳳梨時心裡有一些怕怕的,因為鳳梨皮很厚,我又愛幻想,所以那個萬一手滑了就削掉自己的手指的畫面就常搶戲,我的想像是過於豐富了,在這方面. 那日回到家,普普就問,可不可以切鳳梨? 「等等,等吃過晚餐後再切.」我說. 等他洗過澡又跑來問,可不可以切鳳梨? 「等等,等吃過晚餐後再切.」我說. 吃過晚餐,他乾脆捧著鳳梨到我面前問,可不可以切鳳梨? 終於,晚上八點,爹地架好攝影機,我們一家人圍在桌邊進行切鳳梨大典. 您或許會問,那以前我切鳳梨時也會這樣盛重嗎? 沒耶,以前切鳳梨時我都是一個人孤苦零丁地站在廚房裡,這次是因為普普突然迷上鳳梨才這樣的.

 

大典進行之際,普普學著卡通裡的兒童妙子驚嘆的聲音,連阿力也跟著配音起來,讓我們兩個大人以為今天是在切珍貴的熊掌而不是一棵普通的鳳梨.在台灣,鳳梨便宜的可怕,我對辛勤的果農感覺真的很抱歉,我當然絕對是喜歡買便宜的水果啦,只是現在的果農不易生存也是事實,唉!真難. 先將鳳梨頭切了,底切了,皮也切下,再將果肉大卸八塊後,切小片,我們開始分著吃,普普還模仿妙子吃鳳梨的臉上表情,直到咬下一口,居然跟著卡通裡的大姐、二姐一樣就不吃了(這是普普第一次吃新鮮鳳梨,過去他不曾吃過,怕鳳梨的酸,所以只吃過罐頭的,是放在比薩上面的,而且我以前買過的鳳梨比這次更酸),倒是爹地開心地吃了三分之一,直說好吃的. 我想此時剛好盛產季節,所以果肉熟度剛好,甜度也夠,只微微帶點酸,那棵鳳梨讓我們吃到只剩一些. 最好笑的是,那位喊著要買鳳梨,最想最興奮要吃的人,竟然只吃了一口. 儘管如此,普普還是很高興,因為他吃到了卡通裡的氣氛,那一晚他又將「兒時的點點滴滴」內那切鳳梨的橋段看過兩遍才上床見周公,表情很滿足! 然後,昨天,他又想要買鳳梨了…… Aisha/拙陶 2006-07-20

 



哥哥的叮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演唱活動】與有榮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