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3月21日

考倒老外的稱謂

我們有個熱愛中文的老加(加拿大)朋友David ,他的中文老師為他取名大衛。
現齡四十八的他(2005年),正在拿他的中文語言學學位,熱愛中文的他非常勤奮學習,多年來,三不五時就來問我中文。
我和他的相識就是源自他想找人講中文。
 

回到多年前,我們參加社區辦的復活節尋蛋活動,當時他是那社區中心的體育老師,那天他被派去當現場的工作人員。
在活動前有一個小餐會,我和我先生忙著在諾大的室內體育館內找餐位、取餐點,而David幾乎每五分鐘就笑咪咪地來問我們好不好,需不需要服務啊?
不久,我們開始覺得此人挺詭異的,我們也不是啥名人或是重要貴賓,他幹麼老兜在我們的附近啊?
然後我先生調侃地說:「他不會是看上妳吧?」
我指著抱在手中不到一歲的小兒子,「有人這麼白目嗎?」
我們相顧失笑。
後來David怯怯地走向我,問:「妳會說中文嗎?」
一見我點頭,就立刻搬出他那一口生澀的中文,解釋他正在學中文,很希望能以中文和人對話。放眼那天的會場,我看起來和聽起來的確是唯一會讓他想說中文的人。那時我先生的中文有時連我都聽不懂就更別提別人了!
也就是這樣,我們認識了他。 
 
雖然中文是我的母語,不過若真要以語言學的角度去研究,我還是有思緒茅塞的時候,不過他可從沒發現,因為我都給他掰過去!
沒辦法,丟不起這個臉啊!
 
有一回,他有點無奈地問我。
「為什麼妳們中文的稱謂這麼複雜?」
「說來聽聽!」
「我們有一份功課就是要寫家族樹(Family Tree),我被搞得亂七八糟的,像英文,稱呼長輩時,男的就叫uncle ,女的就叫aunt;可是中文還要分叔伯舅,姨姑媽,這不要緊,還要分大伯、二伯……連同輩還要分堂、表,我快不行了!」
 
記得小時候,我也為了要分稱謂,偶爾會搞亂,不過久了就成了習慣,對在東方社會長大的我來說,這根本不是問題的問題。
我花了一點時間為他解說,他也很快地進入狀況,末了,我對他說:「其實,中文稱謂很有意思,如果今天我以英文問你,請問坐在一旁的女士是您的誰啊?你大概會說,她是我的aunt。那我還得再問一次,她是你父親那邊的,還是母親那邊的?是你父親的姐姐還是妹妹?是排第幾的妹妹啊?真要知道答案的話,可能已經過了兩分鐘了。換成中文,你只要說,她是我大阿姨,這可就一清又二楚,廢話不必多說,多麼簡單俐落,多麼有智慧的語言啊!」
他終於高高興興地回家寫功課去。
而我嘛,也給自己上了一堂課,以前隨口喊的稱謂,居然有這樣的簡潔含意,自己卻因一位老外而重新再學一次。
 
***
 
過去,我先生中文程度有限,解讀能力上有他自己的一套倫理,他的中翻台功夫,英翻中功力,常令我噴飯,可能足以讓孔夫子不得不有教有類!

就拿稱謂來說,他和大衛先生一樣,曾有一段時間困擾過他,不過在我的教化下,現在的能力居然已達舉一反三,舉三反六……
有一回,我寫了個文,想描述我與母親的關係,一開始我訂了個題:母親的擁抱。可是又覺得這名太露骨了,幾番思量,就是下不了決定。
他得知後,宣稱他是好意。「妳不想用母親這字的話,上次大衛不是問妳關於稱謂的問題嗎?拿來發揮一下嘛!
妳可以用:
生我大姐那個人的擁抱,
我小兒子的哥哥的外婆的擁抱,
我先生的丈母娘的擁抱,
我阿爸的阿娘的媳婦的擁抱,
叫我曾外孫女那人的大女兒的三女兒的擁抱。  」
 
 
我被打敗了,以他這樣的稱謂推理方式是可以無限延伸,甚至發揮到上N代,下N代,再繞回來,這樣的話,就算想要起個一百字的題目都沒問題。
 
「噢!還是用:和我老爸睡同一張床上那個人的擁抱……嗯,不對不對,萬一睡在旁邊的不是妳老媽就慘了。」他自以為很幽默地呵呵笑。
 
那一夜,他老兄玩這文字遊戲可樂得很呢,完全看不見我的臉已經綠了一大片。
想當然耳,我沒有採用我先生的建議,不過我們卻有一個很瘋狂又搞笑的文字遊戲時光。
 
寫下此文,純粹好玩,或許您會認為在下真是胡言亂語,但若能搏君一笑,或者是讓您也想來胡言亂語話稱謂一番,且足矣!
 
Aisha/ 拙陶  2005-03-21        2013-07-15 重審
 
 


 
 


白色溫哥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雨中的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