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4月29日

【驚鴻一瞥】訂婚之白聯想曲




最初驚動我的是Vancouver Club入口處的那兩簇白色花團,接著我仰頭一看,建築的正面上方還有個超純白的蝴蝶結,乍時讓我的東方思想給跳出來,直到我看到建築外觀牆面寫著:ENGAGE,我的西方常識才就位。

【2013-04-29 補充更新】



今年,一月二十日,週六,我到市中心,走在West Hasting,Vancouver Club的時候讓一抹「白」閃到,當時心裡不由產生一份縮退之感,待我仔細一瞧……啊!原來有人在辦喜事呢!看到是喜事讓我很自然地要為他們開心,即使不相識。
 

Vancouver Club是一處讓人租用來當婚禮或是會議場所的地點,顯然易見的,要在此消費是價值不菲的。
結婚是一生一次的事(這點對現代人可能不太行得通了),為兩人的婚禮留下一點高貴的記憶,也是一個美好的句點。
不過,同學的朋友裡曾有這樣的例子:二十年前的台幣三百多萬,以這樣的資金去準備婚禮,新娘禮服來自海外設計師,所有伴娘的禮服都是量身訂做(同學就是其中一員)等等,當時可說是驚人的大手筆,可惜那段婚姻在滿周月就劃下永久休止符。原因不明,因為雙方都不願談。這讓我和同學相對嘆息,那三百萬我們可以去玩多少國家啊!
我看著身邊的老爹,我們的訂婚就是兩人去選戒指,先在法院公證結婚,少少數桌在華王請至親宣布我們的婚事就算數了,然後一直到婚後兩個月後才拍婚紗照和宴客。雖然沒有很華麗的婚禮,但是我們有家人與親友的祝福,連婚禮秘書都沒有動用到。
 



文章一開始說的驚鴻一瞥裡的縮退感覺,正是因為「白」色而起。
最初驚動我的是Vancouver Club入口處的那兩簇白色花團,接著我仰頭一看,建築的正面上方還有個超純白的蝴蝶結,乍時讓我的東方思想給跳出來,直到我看到建築外觀牆面寫著:ENGAGE,我的西方常識才就位。

白在西方文化裡代表純潔,在日本也是如此;然而,在台灣或是中國系的國家改以穿著白紗禮服來結婚是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基本上,大家還是偏向紅色系(暖色系)來代表喜氣。像我選禮服時,我看上眼的是藍色和綠色的禮服,因我母親很堅持我至少要有一件禮服的紅色系的,不得已我才挑了一件桃紅色──這輩子第一次穿得那般紅啊!
 

雖說一個字「白」,玩過彩料或手工的人就知道,白的範圍其實是很遼闊的,白得過白,在東方人眼裡還是容易被聯想到反的方面去。
而西方人對於東方人以紅來代表喜,看法是大大不同;紅,大部分西方人的第一反應是血腥或是恐怖。我記得看“小燕之夜”節目,有一位南美洲的白人女子嫁給台灣男人被訪問的內容,她就說第一次看到台灣人點紅蠟燭讓她感到很驚恐!
哈!對我們台灣人,妳要是沒事點白蠟燭,我們才驚恐呢!
色彩在我們的人生,扮演的角色是如此微妙,我這般想:我們活著就是要把握機會去發掘更多色彩的故事,妳說呢?



Aisha/拙陶 2013-04-28


Family Day←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加拿大的塑膠新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