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3月2日

溫哥華農曆年遊行(二)



說說緬懷的心情……
 
 




寫溫哥華過節的情景之際,我不禁緬懷起兒時的情景。
打從有記憶起,過農曆年的印象就是除夕那天的大拜拜、晚上的圍爐、守歲夜的無止盡嗑瓜子和看電視節目看到眼睛睜不開。以前人們極少安排春節旅遊,挺多是去親近的親友家拜年;基本上,過年都是窩在家裡的。
 
我最喜歡除夕夜吃過年夜飯可以當懶人的特權,因為母親總說不可以洗碗和掃地,要到初一才可以。難得可以當懶人,挺好的!
然後,大年初一天未亮,母親或父親一定會先起身去門外放七串小鞭炮,然後再回去睡回籠覺。依稀記得,母親說這七串鞭炮是要驅走惡物並迎接新氣象的意思。
接著,大年初二母親會帶我們跟她回娘家去吃飯。母親的家族超大的,那種回娘家飯在我的記憶力好模糊,只記得都是滿滿的人臉。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都吃不飽;不是沒東西吃,是不好意思吃──因為出門在外,母親那雙厲眼不時盯著我們要守禮守規,哪敢大口吃啊?
曾幾何時,無論是放鞭炮或是跟母親回娘家這習俗也在家裡淡去了。回娘家這部分是因為外公過世得早,外婆又不固定住高雄,都是在分散南北各處的舅舅家輪流住。早先舅舅們還會請媽媽他們這些妹子去吃回娘家飯,後來基於神秘的不明原因,早早也就消失了。
說起回娘家飯,我因居住海外之故,結婚將近十九年來,也只吃過兩次。
現在的人遠嫁的多,回娘家飯變得難了吧!猜想。



 

很多的傳統,特別是在大城市裡,加上時代的更變,許多的習俗都淡去了,相對的,過節氣氛也淡去了。淡到現今我要去回憶好像都只能捕捉到那些炮竹聲後的煙霧。
奇特的是這一回到中國城,聽到許久未曾聽聞的炮竹聲讓我想起幼年到青年時在台灣過節的聲音。
鄉愁嗎?多少吧!
這些年益發感受到那份被壓抑在忙碌生活背後的緬懷,溫哥華確實是我的家了,卻不是自己的老家啊!年紀越大,懷想的次數也在增加中。儘管聽了家人說起台灣過年也漸漸失去了過去的年味,終究,還是比溫哥華濃郁的。
 
真要說起來,我從不記得自己在台灣有看過過年遊行?我們有嗎?我是記得有在固定的場所上看過表演,例如高雄市政府廣場,或是看電視的總統府前表演。
小時候,鹽埕區市政府旁有個噴水池,那時父親曾帶我們一家人去那裡看彩色噴水池。那時對我們來說可是個大節目呢!上回回台灣才知道那水池附近整個改過,也不噴水了!
話說現在如果帶小孩去看彩色噴水池,或許小朋友還會納悶著:這有何稀奇的啊!
所以,現在的孩子們比起過去對人生的開展經驗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然而,現在的孩子卻無法了解我們過去生活的單純美好和知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世代吧!
 
 
暫且緬懷到此,記憶力減退,太多事想不起來了(真的,不是偷懶)。




 
近來忙,會找時間寫:溫哥華農曆年遊行(三)
 
 
 
Aisha/ 拙陶 2013-03-01
 
 



溫哥華農曆年遊行(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溫哥華農曆年遊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