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1月12日

無家的靈魂



每一個靈魂都該有一個家,這個家可能很華麗,也可能是處陋居;然而正如俗語所言,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每一個靈魂要的是那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家。
 
遺憾的是,我們身邊總會有個靈魂在這人間的某個角落,找不到他們真正要的家……
 
***
 
上個週末,我在2013-01-04週五版發行的“ The Vancouver Courier”上看到這則新聞:Homeless man’ death does not go unnoticed.
這位四十九歲的無家者Rick,多年來一直住在Marpole區一家商店後方的卸貨處,店主夫婦一直都很觀照他,從不趕他,也常會注意他的狀況。
在這商店區有家餐廳的老闆跟Rick是朋友,偶有機會會借給他錢,大約都是十元加幣左右;而他,一定有借有還,想必是從他的救濟金而來。這位餐廳老闆還說,在認識多年的幾次談話中,他大約只知道Rick曾有妻子和孩子,但是再深入的資訊就沒有了。
這社區的店家很多人都很想要幫助Rick,因為在那區附近就有無家者的接待處,但是Rick一直不肯去那裡,寧願就住在商店後面的卸貨處。
聖誕節前一夜,Rick進去這商店親自謝謝這對夫妻多年來一直讓他住在那裡。怎知,聖誕節過後的兩天,在十二月二十七日,老闆娘上班的時候照慣例去探身體狀況不佳的他,卻發現他毫無動靜。她趕緊打電話給911,後來證實Rick已經過世了。店主的兒子說,每次看到Rick他都在讀書,最常讀的是聖經。這孩子還說,希望Rick現在已是在天堂了……
Rick 的故事讓我很難過,因為他跟我的年紀相近,在這樣的年紀過世還是太早了,不是嗎?
 
不由想起一九九一年的一部美國電影“The Fisher King”,談的就是無家者的故事:每一個無家者幾乎都有一段辛酸或是不為人知的過去(心靈創傷),不願也無法去面對,也跳脫不出來,於是他們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
其實也是因為這部電影,讓我去思考我們社會上和人生上的另一面。
無家者的問題,處處都有,無論你去哪個國家,他們都隱身在我們看得見或是看不見的地方。這個問題很大,大到即使國家有社會福利,或是有相當機關在幫助他們還是問題重重;重點是,如果當事人不願被幫助,那麼這些心力還是會付諸流水。
可是,也不能就此不管啊!越不管就問題就會像滾雪球一樣,滾到這些無家者終結了靈魂!
難,真是個難題!
 
隔了一周,昨天我在這週三版的“ The Vancouver Courier”頭版看到後續的報導。根據統計,從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零年之間,BC省共計有168位的無家者像Rick這般死於街頭,其中有 45位是發生在溫哥華市。據悉,絕大多數的無家者,都有酗酒和毒品的問題,這讓解決方法更加棘手了!
 
***
 
今天下午,我到Burnaby Central park步行,在步道旁一座八角亭內又看到無家者,這位在那裡好像已有一段時日了。今日我看到亭子裡面好像又多放了不少家當,包括廚房用的鍋子?(我沒戴眼鏡,猜測的)。
出門去,我有查氣象,平均溫度是零度;我無法想像自己在這樣冰天雪地的氣候中,裹著睡袋睡在一個開放式的亭子裡……
 
憶及幾年前我在一個成人課程裡,和一位對作社工有興趣的年紀相近同學聊起,他說他曾經到中國城附近找到幾位無家者希望能幫助他們,但是其中有幾位因為吸毒和酗酒已經腦袋不清,完全不讓他靠近,甚至後來一看到他就要攻擊他。
他難過地說:「我很想幫,但是也要他們願意讓我幫啊!」
 
人生往往讓人感到好無奈。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唉,不容易啊!因為靈魂附在個體上,是個體在操作的,一個靈魂能否克服各自在人生上的困難,旁人既無法預期,能幫的也有限;正如上文所提的,如果他們不讓人幫助,如何進行呢?
難難難!
這個故事就是在述說一個無奈的現象吧!
 
 
Aisha/拙陶 2013-01-11


迷霧之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兩種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