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9月16日

大都會的停看聽




每一個大城市的前身,幾乎都是由小村落開始的,溫哥華也不例外。


 

大溫哥華區在晉升為大都會城市之前,曾經是個小村子。
目前大家口中所說的市內的哪一區哪一區,在三、四十年前都是一個個小村落,直到一九三零年代,這些小村落才慢慢開始結聚起來,經年之後,演變成為現今的大溫哥華。
而大溫哥華在這十年中又繼續往外擴充到週邊的衛星城市,也就是形成了現在大家所說的溫哥華大都會了。

我出生長大的高雄也是經過這樣的程序。
話說前些年,我回台灣省親,針對「綠燈不是綠燈」一事寫了一篇文章(我將之放在【故鄉風光.台灣】的分類文中)。
我見識過一九九零年初期的溫哥華街道風光,當時我覺得溫哥華的駕駛倫理比起台灣來說真是太好了;然而,經過十幾年來的觀察,我開始發現,大都會就是大都會,人就是人──人口一多起來的城市,其百姓的本性表露大約都差不多了。
各位台灣同胞們,千萬不要以為西方人就比較守法,有人管得嚴乃是要素;可是,當無旁人在側之際,本/惡性隨即畢露啊!也就是說,在加拿大,因為對於車禍肇事的刑罰很重,約束了很多的交通犯規事件,但是,還是有人在可以犯的時機裡就會去犯規的。所以,特別是沒有號制的路口(無論是忙碌或不忙碌地點),千萬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停、看、聽」,否則,某些駕駛人會以為行人是透明人哦!

持有駕照者都知道,在這樣無紅綠燈的斑馬線,車輛要讓行人優先,這規則在大家考筆試或是路試的時候都會很清楚地記住(否則就等著重考吧);很遺憾的,駕照拿到後,忘記的人還挺多的。

我常常到一處自然公園運動,那是個比較偏遠的區域。雖然也是由主要大道連接過來的大馬路,但因處在離繁忙區遠一些,這裡的人行斑馬道是沒有紅綠燈,只有一個顯示行人圖形的交通號誌。
我常常等在那斑馬線邊,像在等著某位駕駛的施捨我才能安心過馬路(還是當時兩邊都沒車輛的狀況才能自由過),偶爾一位駕駛停下來讓我先過,都很像那天我中了649一樣!

十三年前,老爹一位多倫多的友人與妻子來溫哥華,這位妻子還很興奮地跟我說:溫哥華的駕駛真好,會讓我先過馬路耶!
當時我對她的激動十分不解,直到我十年多前第一次去多倫多,才懂得她的心情──那就是大都會居民症候群。

現在,我就是像那位女士的心情了──在沒有燈號的不忙路口,如果有人停車讓我先走,我大概也會喊著:耶,今天是我的幸運日!




Aisha/拙陶 2012-09-15


 



奧運(三)Carol Huynh←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節.樹.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