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6月30日

六月記

【切肉之痛的意外福利】
【婦唱夫難隨】
【差點誤過端午粽】
【太陽的恩賜】
【刺繡圖】
哇!六月過得太豐盛了,集成「六月記」吧!
 

【切肉之痛的意外福利】
六月第一個周二夜,準備晚餐時,預定要切兩粒洋蔥來炒飯,結果一時滑手,刀子就直往左手的食指側指尖處橫切直下.當時我還一陣迷惘,明明是在切洋蔥,怎麼感覺像在滑過骨頭啊!
仔細一看,濃濃又深紅的血正急速冒泛中.我趕緊以右手壓住傷口處跑去找老爹.

找他哭嗎?錯了,我又不是小女人,那招新婚時還有作用,現在,誰理妳啊!
總之,傷口超大的,好大一片肉翹起來,約莫半公分見方,只剩一面沒斷.這可真嚇到他,他急忙去找大塊的OK繃幫我貼著.他說,切傷後若能及時將傷口覆蓋完整,將來會復原得很好.
真是的,即使在廚房混這麼多年,偶爾還是會出這種失誤.
一包好,我又回到廚房繼續和洋蔥奮鬥.可是,血還是直湧不停,不過幾秒功夫,整片OK繃都染滿了血,還血滴處處呢.
這下子,遠庖廚的君子就很大義地來到廚房,接過凶器;菜刀,說道:「妳去休息,我來炒就好了.」
「你行嗎?」我將手指抬高超過心口.
「當然行,不然我以前是怎樣活過來的.」他邊切邊說.
看他這麼好心,我就不說破他──結婚前他都是吃三明治的好不好.
那夜老爹不讓我碰水,所以鍋和鏟都是老爹洗的(兒子們會自己洗碗).然後他又跟我說,這幾天他會做飯.
結果呢,勞碌手的我,即使手抽痛得很,我還是在廚房幫忙著,所以我的意外福利只維持三分之四天就結束了.

幾年前,也是廚房意外,那次是切到中指.
自己包紮好傷後,我舉高手給老爹看.
他又好氣又好笑地大叫:「妳給我比中指!」
「哪有,我是給你看我受傷了啊!」
想起來那次的福利比較好玩.
天啊!講得好像我很喜歡切到手似的.
 

 

 

【婦唱夫難隨】
今年我很認真在編毛線,幾乎每個月都有完成作品,六月我就完成了三件.
一條廚房用的混色藍小地毯,然後用剩下的毛線爲大姐送我的茶壺量身打造了一個溫壺套,最後是要幫老爹打一條圍巾.

 

                    

這圍巾用的線買來就是捲成長條麻花狀,使用的時候要將之拆開變成一個大圓圈,然後解開死結後抽出線頭再將之捲成球即可開始編織.曾想過要買捲線架,可是那玩意兒不便宜,後來又因為買這類線的機率也是有限,後來就不了了之.

我通常都是手腳並用來捲這類的線,反正怎麼好用就怎麼捲,一直以來也完成不少作品了.
認識一位毛線高手的老媽媽曾說,有時她要捲線,看到她老公坐在一旁看電視邊打呼,於是就叫他貢獻雙腳.她就把毛線掛在他腳上,然後她捲線.
這回因為是要打給老爹,我就想,他多少出點力嘛!我就叫他坐在我對面貢獻他的雙手,我可以把線掛在他手上,然後兩人還可以一邊聊天.以上是我單方面的想法.
怎知,他舉高雙手坐在我面前裝睡打呼翻白眼,看得我超想笑的,以致效率就很不好,所以,就讓他幫忙一粒線,最後的四粒線是我自己手腳並用完成的.

古人說,夫唱婦隨,我說,婦唱夫難隨!


 

 

                                 

【差點誤過端午粽】
端午前一周,與大姐通電話,她問我今年包不包粽子,我當時不太有神經地回應說,應該會吧!心裡大約知道端午就要到了,可是太多事了,就沒特別去注意.
一直到六月二十三日下午,我才恍然大悟當日就是端午.
那夜,我趕緊泡粽葉泡香菇,挖冰箱找出可用的材料.
周日一大清早,洗過糯米和花生浸水,出去走路運動後回家就開始就動包粽子.
終於,中午十二點半粽子上桌,家人吃得好開心.

星期一,母親打電話來第一句話就問:「有呷粽某?」
「有喔!」幸好有包,母親大人打電話查「勤」了.

註:老爹喜歡粽子裡包酸菜,我後來喜歡將酸菜炒過後,然後任家人自助放在他們的盤裡,這樣配起來超好吃的,也比較不會覺得油膩,如果你是包肉粽的話.若是包花生粽,這樣配也很搭配的.


 

【太陽的恩賜】
這個六月並不是個陽光月,好多人都難以相信,六月了怎麼還這樣涼意啊!
幸好,最後這個星期陽光來得多了,我們趁著周三的大好天,將家裡的窗簾都洗過.
太陽的恩賜,到了下午全都乾了.
那晚家裡充滿了陽光的味道.





【刺繡圖】
我有一個多才多藝、手工超細的大姐.
二十年來,她拿過包裝藝術、插花藝術、拼布藝術等教師資格,前陣子她又告訴我她拿到刺繡教師資格了.
我也喜歡手工藝,但一直不是針線類的,所以很崇拜她.

前幾天她問我能不能幫她畫幾張刺繡稿,畫圖我最喜歡了,一口就答應下來.
後來才發現即使會畫圖,還是要多少了解一點刺繡的手法比較知道怎麼下筆──以上是我個人想法.
我只有國中時上的家政課學過幾招基本繡法,現在也忘得差不多了,爲此,我上圖書館找書,上網找資料,這才發現,刺繡還真是不簡單耶──可不是刺上刺下就好了,光是拉線就有好多技巧,更別說是刺線條或是刺塊面等等就有好多不同方法的技術了.
幸好我也不刺繡,所以就是大略看過,重要就是有個概念才好下筆.
我不喜歡畫別人繡過的,所以,我就找到想畫的花的真花照片,然後想像要怎樣繡,最後就照著花,像寫生一樣,畫下自己認為的繡花稿.

有趣的經驗!


Aisha/拙陶 2012-06-29



尋尋覓覓的父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的怒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