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5月27日

融入與接受之間的平衡何在?

北美生活一段日子後,對它的心情從乍到一個未知的社會所產生的恐懼與驚奇到現在,我漸漸懂得如何去看待它的不同層面──這是一片相當奇特的大地,當妳深入了解它之後.


金熱潮,二十世紀開放歐洲人移民,和大量中國人進入來淘金進而留下來建造鐵路的,這一百多年來,不停的、不時的有著不同國籍的人湧進這片土地,進而在這裡定居,而今,加拿大就演變成為多元文化社會了.
多元社會的主要精神是要所有住在這片土地的人要學習去接受與尊重與自己不同文化的人和他們的信仰與宗教等等,這理念主要是讓大家能平和的一起生活在同一個社會裡.
這樣的社會其實有很多的樂趣存在,例如,我們很容易去遇見以不同生活習俗角度感覺與判斷和操著自己說著不同語言的人.生活在這裡,我們有很多機會去認識不同國家的人與其國家背景,更美好的,很容易接觸到他們的食物.有此一說,在溫哥華,可以吃到各地的世界美食.
這話一點都不誇張,即使無法一百多個國家的美食都吃到,但各大族群的食物在這裡都有所足跡,只要有搜索與嘗試的精神,並不是那麼難的事呢!

件事情都有正反兩面,甚至有很大一段的中間面層.

去的白化政策,所有的移民都得白人化,這是當時是政府所推崇的融入當地文化計畫與政策.簡單舉例像印度這樣宗教影響深遠的民族,過去若是穿傳統服裝;莎麗出門會被嘲笑或捉弄.這還只是冰山一角,總之過去的白人政策真的很不通人情就是.

現在這個講求人權的時代,加拿大的法律一步步的被一波又一波的移民灌入了許多過去所沒有的寬容與彈性.舉同一例子的今昔差別就是現在印度人愛怎樣穿都沒問題了,還有很多西方人當穿著莎麗是一種時髦的舉止與裝扮.這部分就感覺美麗一些,卻是印度人花了好幾十年所爭取來的認同與尊重.

著就要說到融入社會與接受對方之間的平衡了.
當當局無理要求甚至抹煞移民的原本文化時,我們可以說這社會是相當不尊重個體的,個人認為,當一個國家開放移民後,必須要考慮到,你們接受進來的是人,在要求他們融入這社會的同時,所有他們的感覺與需要也該適當的去接受,只要他們的行為沒有危害到他人的生命.
每一個移民都會成為公民,就應擁有和公民一樣的自由與權利.

一方面,當移民要遷移到另一個與自己文化語言完全都不同的國家時,是否也該適當地去融入當地的風情才是.這是相互的關係,這是對彼此的尊重.總不能一個勁地要別人配合自己,而自己卻一點都不配合吧!這樣就變成無理了.

聽過幾則真實事件,甚至都上了法院的故事,不禁讓我這樣想,這樣的故事只要是加拿大一直開放新移民,必定會層出不窮的.所以,住在這片土地的人該怎樣去看待權利與自由之間、融入與接受之間的平衡呢?
每每遇到這類事件,總會聽到不同的聲音.
民主國家就是讓我們有自由表達說話和爭取等等,但是,自由的定義真的很重要,就是不該影響到他人的自由或是威脅到他人的生命.


列出兩件放在我心裡多時的案例

案件:
大約是2006年,魁北克省有位印度錫克的男孩,每天帶著象徵他們印度宗教的佩刀上學去,這行為讓學校的孩子和家長都非常擔心.某日他不小心將佩刀掉在地上,老師要求他將刀子拿走,他卻選擇刀不離身並且離開學校.後來這家庭告上法院,認為他們不被尊重,權利被侵犯了,理由是這佩刀是屬於他們宗教的象徵,而他們在印度都是這樣佩刀上學或上街的.
告上法院後,最後他們以宗教之名訴勝了這場官司.
在印度,佩刀上課根本不是問題,因為在印度就是這樣.但是因為是在加拿大,即使是勝訴,這樣的行為對絕大多數的加拿大人還是心裡的一朵陰影.

拙陶想
印度是一個宗教思想深入人民生活的一個國家,我尊重並接受他們穿著自己的傳統服裝、戴turban,宗教聚集,抑或大肆慶祝他們的豐收祭;我幾乎每年都會去參加呢,這些都不會影響到他人的範圍,應該很容易被大眾接受.
至於佩刀上課上街,這件事至今仍讓我相當不舒服.
還住在舊家時,那社區住有相當多的印度人,基本上大家都是各過各的,他們也算有禮貌.然而有一位先生,幾乎每天都會佩著刀走在我家附近人行道前來回走路當運動吧!他總是一副防禦表情,每回與他不意錯身都會讓我心跳快一點,那刀真讓我緊張不已的.我知道那佩刀是他們的宗教象徵而已,但是,萬一他突然抓狂,拔刀往我一刺呢?
所以當魁北克的那事件發生時,坦白說,我是在家裡跳腳的.
不管對方是小孩還是青年,在學校佩刀就讓人怕.
沒錯,我們要尊重對方的宗教,但是我要怎樣控制自己的恐懼,要怎樣不怕這人會突然失去理智攻擊其他孩子呢?當一個宗教信物已經讓別人產生恐懼感,是不是也要為在這社會所掀起的恐懼負責與承擔呢?
要是我說,我的宗教是要我每天佩機關槍上課,妳會讓我佩戴上課嗎?
重點是,刀,是一種銳器也是一種武器.讓我扯一下,萬一世界上的廚師都說,他們都必須佩帶菜刀出門上街,這樣有多可怕哪?
我不是針對他們所謂的宗教信物,我知道宗教在一些人心中的地位,我尊重所有宗教,但問題是,當這信物在世人眼中是可以輕易傷害人的器具,他們不是也該做一些適當的讓步嗎?
將心比心啊!


☺☺☺☺☺☺☺☺


案件:
2005年,在Ontario的一位印度人,因為未戴安全帽騎重型機車微而被罰款一百一十元加幣,他不服氣就告上法院,理由是他的宗教就是要戴turban而不是安全帽.他說,他知道這是安全問題,但是他又說,這世界上每天都有人死於意外車禍,所以他還是只想戴turban騎機車.
這案件牽扯到的是公眾安全問題,據我所知的是訴訟到2008年依然進行中,至於後來怎樣我就找不到結果了.但是BC省是強制錫克族人要戴安全帽騎車的.

拙陶想:
宗教與法律到底哪一個比較重要呢?我曾經聽過一位阿富汗人對這件事的結論是,要以turban代替安全帽這是他們的自由,而且這是他們的宗教理念
好,每件事都有兩面,我就認為這案件就介在很大的中間層面.
法律規定要戴安全帽是有其原因的,而基本法律都是因應這國家人民的所需而定的,身為這裡的公民與居民是否可以因為自己的宗教而有例外案件嗎?
記得曾在網路看到中國與越南人為了免罰款,象徵性地戴水盆或是藤籃當安全帽騎機車的爆笑鏡頭,但是笑過之後,我們還是該擔心安全問題.畢竟撞到頭大約有三個結果,幸運的人就是輕傷或沒事,運氣差一點的會腦震盪或腦死,最不幸的就是當場死亡.
這位印度先生可以說他的命自己負責,那如果今天有人不小心撞到沒戴安全帽的他而導致他腦死或是死亡,那撞到他的人到底該不該負擔刑責呢?這該是有雙方責任權的哦!
總覺得他為了自己的堅持,讓他人不安是不對的.
宗教是很重要,但宗教不是也該教育我們要爲他人著想嗎?


☺☺☺☺☺☺☺☺

拙陶後記:
加拿大生活或是與不同種族的人接觸,多少會面對如何融入這社會和接受不同文化的一些大小問題,這細節很多,每個人也可能都會有不同的解讀法,畢竟平衡點在哪裡並沒有標準器可以測量.不過,個人覺得最好的一個方式就是先學著去認識整件事,再慢慢地從中找出一個理想的應對態度和方法.

起來好像根本不是一個結論,主要也是這個平衡點真的很難啊!

其實好多年前就想寫這文章,一直沒寫多少也是因為這題目可以有很多爭議的.但是不寫又老讓我想著,碰巧前陣子又聽到一則消息是一位中東籍婦女穿戴傳統服裝,全身包到剩下兩個眼睛在教ESL,在被要求不該戴面罩教書時她提告自己的權利被侵犯了.
我的第一反應是,人家請她拿掉面罩是因為她是英文老師,上課時學生根本看不到她的嘴形,對學習語言來說真的是很難耶.她或許有她的考量,但是,學生難道沒有他們的權利與考量嗎?而且他們所針對的並非她的文化習俗而是學習效益上的問題.
再一次,倘若是在中東,她要戴面罩上課這絕對不是問題,因為在中東就是這樣.但是,在加拿大是有很多不同族群的人,也就會延伸奇特問題出來呢.

過這事件並沒有安全考量,我就不將之當成一案例了.

主要是前陣子聽到這則戴面罩教英文的新聞而讓我一鼓作氣寫了這文章──並非要批論誰或是哪個族群(碰巧前兩個案件都跟印度人有關,都跟安全性有關而已),主要是認為面對主權與自由之間的平衡,真的是要雙方去互相切磋與冷靜思考的.


拙陶 2012-05-26



歷史重演的一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Happy Canada Day, Eh!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