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4月30日

夫妻鞋

我說,情人們穿的情人裝是在告示天下他們的愛情.
可是他說,穿情人裝不是感情的保證……

我和他交往的時間甚短,期間又分居兩地頗長時間,但這並不是我們沒穿過情人裝的原因.
在英國牛津旅行時,我買了兩件印有牛津字樣的同樣式和顏色的棉衫,長長的分離時期過後,越洋返家後將棉衫拿給他,沒看到預期中的興奮.
「你不喜歡?」
「喜歡啊!」
「那你會跟我一起穿出門嗎?」
「嗯……」

沒有,我從沒有機會跟他一起穿出門.
不久我們結婚了,他還是不跟我一起穿出去,悶了很久,大約有一年多,我又發問.
「爲什麼不跟我一起穿?」
「哎,這個有點尷尬耶.」
「啊!怎麼會呢?」結婚後我膽子大了些,口氣有點不悅地說:「好過分喔!我買來是要當情人裝的.」
他失笑安撫我,「又不是要穿情人裝才表示兩人有深厚的感情,我就知道有些人交往的時候常常穿情人裝,結果沒多久就分手了,有人還去跟對方要衣服回來.」
「哇!哪有這麼幼稚的人啊!」
「就有!」他說了個我知道的名字.

好,穿情人裝不是感情的保證.
可是被這齣戲一搞讓我穿那棉衫的意願也少很多了,後來在我們的孩子身材夠高的時候過渡讓他們穿了.
「這才是感情好的最好解釋.」某一天我們在一起摺洗好的衣服時我又嘀咕了,他這樣對我說.
其實真的是到那時候,我才對情人裝事件釋懷.

十年前,在一個車庫售物的機會,買到大量全新又超便宜的毛線,可惜,這十年來我斷斷續續地打毛線,還是有不少存量.最近,決心把這些毛線消化掉,所以每一天我都會花一點時間來打.
前些日子,他的室內拖鞋壞了,我聯想到那批毛線裡有三粒相當粗線的毛線;需要以十號針來編打的,然後我就開始在網路上找室內拖鞋的版型和編法.
「我幫你打拖鞋,可好啊?」
「會不會太累啊?妳最近不是在打妳的三角圍巾嗎?」
「那個可以等,你的拖鞋壞了啊!」
「妳不累就好.」
於是,我就開始這趟打拖鞋的路.
一開始因為我對毛線和勾針棒真的配合沒計算好,加上又很想趕快打好,結果一天下來全都失敗,那不打緊,我的背部和手痛到又變成了木乃伊.
「算了,別打了,去買一雙也沒多少錢啊?」他邊幫我按摩邊說.
「不是錢的關係,是……」
「是不甘心不服氣.」他笑著接下我要說的話.
唉!他還真了解我這部分的個性.

就這樣,我休兵幾天後,等手和背部不那麼痛了,再度出征.
終於,我找到也計算好適合他的腳和那毛線的圖形.完成前,我彎下身子蹲在他腳前以確定他的尺寸.
他輕輕拍拍我的頭頂,「太太好厲害喔!」
我抬頭看到他對著我溫暖地笑.

要完成他那雙鞋之前,我發現他的鞋只用到一又三分之四的毛線,於是我說:「剩下的毛線我也來打一雙給自己.」
「好啊!線夠嗎?」
「應該夠,不夠再想辦法.」

真好,不但夠線,我還可以打一個蝴蝶結在鞋面,「要我也幫你打一個蝴蝶結嗎?」我打趣說,其實沒有線了.
「不要,哪有男人穿有蝴蝶結的東西的啊!」他抗議.

一日他外出的時候,我終於完成我自己的這雙,開心把他的跟我的鞋擺在一起,然後拍了照.
他回家後,我穿給他看,坐在他旁邊和我為他打的鞋並列,「你看,這叫做夫妻鞋.」
他好笑地揪著眉,好像在說,妳真無聊.
我不理他,顧自欣賞.
後來,他環住我的肩,很感性地對我說:「謝謝妳,我很喜歡.」

幾天後,我打開相機給他看我拍的夫妻鞋,「你看!」
他看到的第一眼居然是說:「嚇!妳趁我睡覺的時候偷我的鞋齁!」
哈哈,真好笑.

不管怎麼說,開心咧,我們有一雙夫妻鞋,在家裡穿,就像我的們生活,不需要去外面宣示什麼.
在家裡,要同心同腳步,家裡才能和睦.雖然,我們和其他夫妻一樣,婚姻裡都有所謂的高高低低,但是,要一起走一起面對和克服所有的困難才能讓婚姻持續下去!

這雙鞋,不是只能同樂,也要能同苦.
是吧!不然幹麼要做夫妻呢?




拙陶 2012-03-15
P.S.這文章寫好一個多月卻被我擱著,今日想到,貼了上來 2012-04-29


關鍵字: 抗議 顏色 文章

捨棄也是一種擁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尋尋覓覓的父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