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2月15日

【十年風水】Jeremy Lin林書豪

Jeremy Lin是近來的熱門話題人物,對於北美的華人來說,他的成功例子,幾乎就像衝上天際的火花一樣,不但讓大家看到美好燦爛的一面,也讓我們去思考,它綻放的方式帶給了我們怎樣的體會與影響.
 
********
 
2012-02-14 6:50 p.m. 補充更新
剛看完球賽,林書豪再次爲紐約尼克斯漂亮地贏球.無人像他這樣,前六場的職業賽都贏球,他真的是人才.今晚,他個人攻下27分,協助得分大約是11吧!若是沒記錯的話.看他打球是一種感動,特別是最後那四秒,他攻下三分,打贏並結束球賽.太棒了!好興奮喔!

*********

在北美,對於族群的分類是以族群的膚色來歸類.
祖籍歐美的大致就是歸類於白人;皮膚白的,黃種的華人被歸為中國人或是亞洲人.這與我們自己在亞洲去分類有華人血緣的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或是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華人等等有不同之處.
就這樣說好了,通常我們看到白人,若不是對族群或長相口音有深入了解,我們一律認為他們就是白人,大致不會去分析國名,除非是雙方有需要還是有機會更深入去了解對方.相同的,白人或其他種族的人看到黃種人或東方人,他們也分不清我們是中國人、新加坡人還是台灣人一樣;他們對韓國人和日本人到底和華人有何不同也分不清的.
也就是因為這樣,每當一位有華人血統的人在北美嶄露頭角,對所有的華人來說,都是與有榮焉,也都對我們在這片大洲上的角色有所影響的.

林書豪;Jeremy Lin,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日前在職業籃球賽上爲他的球隊精采贏球,對他一路走來的委屈辛苦可真是揚眉吐氣了,而他還是第一位土生土長的華裔美國人打進入職業籃壇呢.具有台灣華人背景的他不單是振奮了台灣人也延伸到讓所有北美華人和亞洲人的心裡.
他的成功例子,再度爲美國這號稱種族大鎔爐的土地掀起一陣討論聲浪.
上週六,我看了台灣節目真情部落格訪問林書豪和他母親的訪談,看到他一路以來的信念與堅持,以及他的家人如何以實際行動在背後支持他,自然,宗教是他人生旅程上一個很大的支持點,更看到仍然是北美一個大家心知肚明卻依然很桌面下的種族問題.

一般人還是有這樣的刻板印樣,像是黑人的體育細胞一定很好,讀書則不行,所以當美國出現了一位哈佛畢業的黑人總統競選人的時候,那幾乎就是一個大炸彈.而東方人,特別是華人從來就是給人一種個子小身體弱、書呆子或是只會唸書;尤其是理工的刻板印象,所以,當一位六呎以上的東方人,還是最高學府的哈佛人要打職業隊(六十多年來第一位打進NBA的哈佛人),聲浪就出來了──東方人怎可能會打NBA呢?特別這運動一直一來都是白人和黑人的天下.

人啊!其實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真有心也有才就有可能,路是人走的.
然而,像林書豪的例子卻是辛苦了些,他還要面臨生長在北美的大環境社會與族群問題.
從聽他被訪問中,可以很明顯發現,以他的能力,甚至曾被選為加州高中最佳球員的他,為何申請自己喜歡的大學和球隊時有這麼多的困難呢?為何他明明是這麼優秀的職業後衛球員,控球好又具團隊精神,速度超快,卻怎會坐冷板凳這麼久,直到隊上的人不是受傷或是缺席,教練才讓他上場?我的天啊!早讓他上場不就早贏球了嘛!他們紐約隊因為成績不理想,甚至有考慮要換掉教練了,結果,因為林書豪上場扭轉乾坤,這下那位教練可保住工作了.不知教練回家後會不會想一想自己在對待與選配球員上是有很大的問題存在?
總之,林書豪被冷落的背後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是東方人啊!
他與家人在過去那些年,特別是他本身就面臨過很多歧視的言語;像是他過去的教練曾經對他的球員說,嘿,別讓那個東方小子聽見等等字句,或是有看球的人對他說眼睛張開點(嘲笑東方人眼睛小)或是喊他糖醋肉、餛飩湯.
最不可思議的,他這代的,如此年紀輕的土生土長美國人居然還被喊滾回中國等等不懷好意的字眼.幸好,他是位很有意志力的年輕人,爲了走這條路他忍了很多語言上的欺辱就爲保全大局.而今,他終於站上他想要的舞台,爲他自己和華人爭了口氣.

我先生是一九七零年代來加拿大的,他們那一代的所承受的種族歧視雖不比十九世紀的華人糟,但還是很嚴重,例如被叫Chink,還是動不動就被喊go back to China,甚至被毫無理由的毆打,就只因為他們爽.過去北美的種族問題很嚴重,非白人者被要求要融入社會,只能講英文,穿著打扮要西方,使得很多以前的華人也不敢說自己的語言;怕被排斥,更不敢承認自己的根源;結果被說成假洋人,這些人糾結地在這樣的環境生存過來,而今他們都中年、老年或是老去了,隨著時代更加開放,有不少人也開始尋根起來,希望找到自己心裡的根;這些文章不時可以在報紙或是網路上閱讀到的.
今天有一位住在紐約的中年女士在網路留言,她說她成長的年代是一九七零到一九八零年代的紐約(住區於愛爾蘭和義大利區),她所承受的種族歧視就像每天要吃午餐一樣,不停不變的.她說,今日因為林書豪的原因,讓她覺得今天走在紐約是一項很光榮的事.
對他們這些被嚴重歧視過的人們來說(包括北美原住民),現在談論這些並非在挑種族問題,而是他們身上心理上的傷痛是事實,他們非常需要時間去復原療傷的.

我是一九九零年代後期來的,那時還是有明顯的種族歧視問題,我自己就面對好幾次白人的白眼白語,像是剛來不久,那時英文還很破,有位白人在交談中嘴角嘲笑似地對我說,我聽不懂妳的英文.這點就是華人和白人的不同,同樣的狀況,一位西方人在台灣或中國若是中文說得不好,我們都是理解這是對方的第二語言,也就耐心去理解對方說的話.
另一個讓我難忘的例子是我的日籍友人甚至讓她夫家的白人親戚叫成黃種巫婆呢!
不過一九九零年代,加拿大的教育已開始往尊重各自種族的課題進行紮根,多年下來,現在情況就漸漸好轉了些,

可惜,人性就是有這種惡劣點,當白人發現他們在北美的人口與勢力被嚴重威脅後(因為東方人和少數族群的後代不再只做勞工,甚至已經開始滲入這社會的中堅與高層),某些白人還是很種族的. 這近十年,因為中國人大批移民,買走了很多高價位地段或是良好社區的房子,部分白人就開始攻擊,說是這些中國人搶走了他們的社區.嘿!人家是用錢買的,可不像十六十七世紀的英國人和法國人來北美是搶奪原住民的地呢.更何況,如果他們那麼在意要保持白人社區,不是應該叫那些白人不要賣掉嗎?要不你/妳就去買下來啊!甚至他們可以選擇不賣給東方人啊!(當然這點就有可能會被告有種族歧視)

在加拿大的法律有一條例是保障人權,像是我們不可因為種族、膚色、信仰、性別和身心殘障,甚至年齡去歧視任何人,這法律的基本精神是尊重每一個個體.所以,這一點,大家該切記在心.不是因為怕觸犯法律,該是建立在對人的尊重上.

這文章的文題,我用了十年風水,就是要以另一個角度來看事情.
當我們宣稱白人歧視東方人或是華人的同時,我們也要看看自己.
像是台灣人曾經喊過荷蘭人紅毛番,馬偕在台灣傳教時被丟過大便等等,所以在亞洲人也有一些種族歧視情況;例如在台灣剛開始開放外勞的時候,不時有外勞被虐待或是不實付薪的情況.這點是不也要讓我們想想,人,是否本性裡就是有這點劣根呢?

大約兩年多前吧!我去麗晶廣場購物,在一家東方蔬果專賣店聽到櫃檯小姐以中文,也不是很有禮貌的語調對排在我前面那位白人說,拿過來.我當場愣了一下.那位白人沒說話,直接把東西挪過去.到底是那位白人聽得懂還是不介意,我是無從得知.
當天回家後,一直在想這件事,老覺得理不出個結論.直到後來,我突然對這事有一個看法.很多事情真的是十年風水輪流轉,人!妳永遠不知道,風水會將妳轉到哪裡去!

再說,我也遇過很多很多善良又有禮貌的白人耶,所以,人要隨時保持開放的腦子.

***

林書豪今天要在多倫多打球.
據說有一位住在多倫多的台灣年輕人在網路吆喝親朋好友去看球,過去有球賽,他大約最多會邀到數十人一起去看籃球!這回,爲了要看林書豪和爲他加油,居然有三百人要一起去!而這回的球賽票都賣光了耶,很少的現象.
呵呵,可真難為他們了,他們說要同時帶加拿大和台灣的國旗.爲誰加油呢?加拿大也有NBA球隊耶!是要替加拿大隊加油還是林書豪呢?兩邊都加油吧!
相信大家都會理解的,希望!

當然,以上只是一點自己的經歷和淺見,或許還有被我忽略的一些角落和問題,總之,因為林書豪效應,我動念寫下一些感想.
 

補充一點,林書豪之所有這樣受人喜愛也是因為他打球是爲團隊打,不若一些球員,是為他們自己打,這點,夠正的!

Aisha/拙陶 2012-02-14
P.S.就在我上傳不久,下午四點,我打開電視,球賽開始了,嘿嘿,我要去看球賽了.
  



首頁│ 下一篇→籃球日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