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1月22日

零下的雪片飄過

給台灣的家人,龍年農曆新年快樂!
圖片:為了過新年剛蒸好的雞蛋糕.

2011冬季來臨前,氣象局曾經預測溫哥華將會有個極酷冷的冬季.
龍年剛到的時候,我跟老爹到附近的公園走路運動,我笑著對他說,這一年還真是不冷啊.
自我反省一下,我想我骨子裡其實有壞的因子──每次有這種狀況,我總喜歡說笑,就像小時候我和同學老愛說,如果氣象局說明天是晴天,明天出門千萬要記得帶把傘.

想起了我很喜歡的新世紀鋼琴家David Lanz的First Snow,一起來聽聽吧!


今年溫哥華的冬季並沒有預期的冷(就算這五年來吧,最冷的一次該是二零零八那次,那次連續兩週的雪季搞得我都快抓狂,最恐怖的記憶是有次開車還差點煞不住車呢).是直到今年一月十四日,我們終於有了第一個雪天,拜賜北極冷鋒團.
這一次,零下的狀況持續了整整一周,最低平均溫度還到零下七度.那幾天每每和老爹把門前雪鏟清乾淨灑過鹽,我老想著,真不敢想像住在內地的人是怎樣熬過冬季的,更不敢想像,古代人不像我們有暖氣,他們是怎樣過冬的啊!或許就是燃燒吧!燃燒吧!火爐!

坦白說,孩子還小的時候,每到下雪天我跟他們一樣興奮,因為他們可以玩打雪球仗、堆雪人和去滑雪.可是,現在我年華老去(寫這句讓我狂笑),體力差多了,一看到下雪我就像看到滿天烏鴉飛過一樣.
天曉得,以前住在台灣的時候,超嚮往雪地風光的.住在溫哥華幾年後,我做了個結論,就是幸好住溫哥華的好處之一就是雪量不多,減少我很多壓力;像是下雪了就要清門前雪,我超不喜歡在下雪天開車,我家的暖氣好似不敵極冷天等等.

下雪,其實也不是那樣負面,如果我就躲在家裡,披上幾層披肩,聽聽音樂,點了壁爐,泡杯茶坐在爐前,那畫面感覺也是很溫馨的.問題是,我也不能整天坐在火爐前啊!特別是,我因為不能跑步,目前唯一能做的運動就是走路運動.
走在雪地裡看似很浪漫齁,其實,走過的人就知道,不好走的.
雪少一些的話是好走些,但若是雪結凍了,易滑.那若是雪多一些,每一步真都得用跨步的,走一個小時下來,幾乎是平時運動量的兩倍.
那樣不好嗎?也不是不好,老話一句,就是體力差多了,走一趟雪地回來,會發現自己更累而已.就像這次,即便是下雪,我還是每天出去走路運動.第一天冷風凍到我雙唇都發疼.第二天我全副武裝出門,包到剩下兩顆眼睛,安全回家.第三天我還差零點一秒就滑下斜坡.第四天我因懶得包頭包臉的,回來就開始頭痛.第五天不屈不撓再度全副武裝出門,因為回溫了,雪融了不少,也好走些,卻又差點滑倒,不打緊,頭更痛了.結果,第六天我全程昏昏沉沉的走完,昏沉持續到當晚,終於,逞強的我累倒陣亡,從晚上八點多開始睡到隔天八點多,頭痛頭昏依然跟著我.
然後,昨天我火大地對老爹說──今天我不走了.
他聽了馬上說好,然後轉身去偷笑──又沒人逼妳走.

是沒人逼我走,唉!真無言.

***

 

相關:
去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因為半夜有暴風雨,我家這區停電,所以家裡的暖氣無法運轉.早上我和老爹兩人冷到包棉被,就算想煮點熱茶也沒辦法.本想到想露營用的爐子來燒水喝才想到瓦斯用完了.後來,冷到受不了的我們兩人去搬以前沒用完的壁爐柴回屋子,總算開心的圍在壁爐前取暖.幸好,那次在早上十點電力就修復了.

還是去年,十二月一日那日,家裡這區的總電源區狀況,我們這區幾乎是整整一天都沒電,所以我們就幾乎燒了一整天的爐火,兩人窩在壁爐前看起來好像感情很好,其實是不敢離開爐邊,就算那時外面大約有四度,屋裡感覺就像零度一樣,太冷了啊!

老爹又戲笑我,是誰曾說想到鄉下去過原始生活的啊!自己種菜劈柴,過著那個叫什陶的生活啊!
陶淵明的世外桃源啦!好啦!我就是辦不到,所以作作夢嘛!老笑我這個.

真的耶,我想我真當不成陶淵明的啦!光想到要劈柴燒火做飯,嘿,我有五十肩咧,投降了!




拙陶/Aisha 2012-01-21 
(雖然頭還是暈,可是爲了跟家人說聲新年快樂,還是認真的寫了這篇,如果有粗字,都是頭暈惹的禍)

 



五月記事:春寒,曲棍萬歲,HST公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老師罷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