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6月17日

歷史重演的一夜

歷史本身很美,是創造歷史的人的負面能力剝奪它的美.

輸了,當然難過,可是,讓人更難過亦心傷的事,就是舊事重演了.不只是輸了重演,也重演了暴動(就在溫哥華市中心)!


***

三周前,當溫哥華曲棍球隊晉級到史丹利杯的最後決賽,整個城市呈現瘋狂的狀況,因為,上一次,溫哥華隊進入總決賽是在一九九四年.很可惜,那一次我們輸了.而這些年來,我們一直打不到總決賽直到今年.

球賽期間,溫哥華的各衛星城市的政府均在各自的市中心設立大螢幕服務那些來不及在五點回家看球賽的市民們.溫哥華市中心在總圖書館那裡亦隨著球賽的激烈發展,後來又多加架大螢幕服務市民.據悉,這段期間,電器公司的電視銷路很好,因為有人怕失去球賽,索性買了電視放在公司,下班就直接在公司看.這可以解釋大家瘋狂的程度了吧!

六月十五日,最後決賽.
輸了,當然難過,可是,讓人更難過亦心傷的事,就是舊事重演了.不只是輸了重演,也重演了暴動(就在溫哥華市中心)!
輸了已經夠糟了,還暴動,真是讓人痛心又丟臉的一夜.
一點都不懂得尊重運動,也不尊重自己的城市.

*********

我一直不是曲棍球迷,主因這不是我天生性格的運動(重點是我的溜冰技術是幼稚園級的),我一向認為這運動太暴力了,就像足球一樣.
我不喜歡英式足球,因為每次想到英式足球,我就想到足球流氓.我也不喜歡美式足球,因為每次想到美式足球就是想到一群穿著像裝甲式制服的人扭打在一起.當然,曲棍球也給我這樣的印象,他們打起來都是撞又打的.就曾經有曲棍球員在球賽中被打,造成極度身體的傷害,甚至無法再自由活動.

這次的賽程,我可以說是繼上回奧運後再次全程觀賽;在家觀看.
一路以來,我們打得很辛苦,決賽要打七場,心底我總期望可以前四場一路勝就不必熬七場.很好,我們贏了第一和第二場(地主城市優勢),輸了第三和第四場(大輸在對手的土地上,美國波士頓),險贏了第五場(返回溫哥華地主區比賽),卻輸了第六場(又輸在對手家),打得很用心精采卻依然輸了第七場(輸在地主區耶?!!!).
輸了,我和老爹兩人心情超級沉重.

特別是老爹,他臉上完全失去了笑容,連我給他幾個安慰的拍拍肩,他依然持續低落.
「嘿!不要緊啦!還有明年嘛!」我終於說了.
「妳知道有多難才能打到總決賽嗎?上一次是在一九九四年耶,那時也輸得慘,上上次是在一九八四年,也輸得很慘,我很難不難過的.」
「我懂.」只是在怎樣難過也比不上他.
不久,他又叫我回到家庭室看電視.
「暴動了!」他生氣的說.

輸了已經夠難過了,為何要暴動?這是怎樣的理論啊?我看著螢幕,一大群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甚至可以舉止比對流氓,不少人已呈現酒醉狀態,更多的,個個身穿著溫哥華曲棍的運動衫與警察對持著.
不敢置信自己所見,我問:「爲什麼要這樣?」
老爹笑出來,「傳統吧!妳知道嗎?我們這次的對手,波士頓隊,他們有棒球隊和曲棍球隊,不管贏或輸一律暴動.」
「什麼?」我們兩人相顧一笑.

「我去跟E聯絡一下,他今天在那裡.」老爹的一位朋友今晚去了市中心看球賽,分享看球賽氣氛.

老爹寫電子信的時候,我追著新聞看,越看越生氣.
這些有心鬧事人士,竟能耐極大的將幾輛車子弄到被管制車輛的地方,縱火燒車不說,還打群架,情況整個失控.後來也有兩輛警車起火.
有位被訪問的女士說,一九九四年的時候她也在那裡,當時她還沒有孩子,她感嘆的說,為何十幾年了,大家學不會,舊事重演.很多人也說,輸了就輸了,當然難過啊!當然心碎,那就回家啊!
回家啊?為何不回家呢?電視機前的人和電視記者都在詢問這問題.唯一能解釋的答案是,這些人是存心留在那裡要湊熱鬧,以滋鬧事.冷靜來分析,如果是單純來看球賽的人,怎會隨手攜帶縱火物品呢?這次事件很明顯的是計畫蓄意鬧事啊!

記者也同時比較其他衛星城市的狀況,大家都在賽程後就回家了,為何就偏偏我們溫哥華市中心要暴動啊!

「E在第二局的時候就離開了,那時已經是三比零,而站在他旁邊那群年輕人開始在找他麻煩.」
「麻煩?」
「要找他打架.」老爹無奈的說.
「幸好他先走,否則他要怎麼離開那裡啊!人山人海的.」我不禁晃頭.

繼續追蹤著新聞,我看著一輛又一輛的車起了火(當晚總計約七輛車,隔天我們看新聞才知道,追加到總數十五輛車被縱火),群眾聚集在一起,吆喝鬧事,敲打街邊商家的櫥窗,一群人鬧哄哄的,就是不肯回家.
讓我大怒的是,當記者報導,那些放置路邊的活動廁所居然被翻倒,衛生問題先別提,其中一個活動廁所被翻倒時,裡面有人耶!這些人,真的不得不稱他們暴民.
讓我吃驚的是,放眼望去,那些在現場的百分之九十左右都是白人耶!(不能理解的是,溫哥華現今堪稱是多種族城市了,哪來這麼多白人啊?甚至有人指認出,這些人看起來不像溫哥華人.那麼是外地來看球賽的嗎?)


溫哥華警局雖事前已有所準備,可是情況依然不妙,我們必須求助警騎隊、警犬和RCMP的支援.最棘手的事,這些暴民不肯離開,造成消防車無法進入火區,再則,暴民們的情緒相當失控,這些消防隊員對自己的安危也相當憂慮.而那些起火的車子因為靠近市中心的大樓,很明顯的威脅到這些大樓的安全,在鏡頭前我們可以看出火苗已經威脅到建築物了.這些醜陋的畫面我們都可以從空中直昇機的影片紀錄看到,亦看得膽戰心驚的.
這不打緊,一開始是The Bay被一些流氓以重物破壞了玻璃門窗,破窗而入開始到裡面偷竊.不久,London Drugs也被破門而入,眼見著一群又一群的年輕人,進進出出,個個手上拿著偷竊的物件,這些人的行為真是令人唾棄.
加拿大人怎會是這等程度呢?這真的叫做一粒屎壞了一鍋粥.

「據說一九九四那一次警力也是不夠,這次雖有準備,看來還是不夠,而且整體肇事狀況比上一次更嚴重.」老爹說.
「你永遠無法衡量暴民的力量,群眾是愚蠢的(這是我深怕群眾的原因之一,群眾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往往是無法理智的).」我說.

事發兩個小時左右,市長Gregor Robertson終於出面說話.
我對他其實沒有意見啦!以前大家都捧說他是blue blood,那又怎樣,我也不覺得溫哥華在他治理下也無何大不同.
不過,這晚我對他的表現認同.
他認為最重要就是讓這些不肯回家的人回家,安全的回家,也要警察人員安全的回家.至於這些暴民,政府一定會依法處理(這句話大快我心).
怎樣處理呢?這可真的要讚美一下先進科技產品了.這晚有很多人以相機和手機還是iPod拍了很多照片,也有人將送了資訊出去,這些警方都可以當作追蹤基礎.大兒子在暴動後的一個多小時後,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事件已上了Google,亦有人將拍下的影片送進Youtube.
我希望這些違法者都受到應得的懲罰.

記者亦報導,有很多人傳電郵進入,說他們是曲棍球迷,但是他們不是這些暴民,他們雖心傷輸了球,但他們就是回家自己療傷去啊!真正的球迷不會這樣的,這些不懂事的年輕人只是找機會鬧事,卻讓他們這些真正的球迷蒙羞.

三個小時後,情況依然在處理中,警方聚集了足夠警力後,以縱排列的隊伍,戴著防毒面罩,打算丟瓦斯彈來驅逐不肯離去的民眾.最扯的是,居然這些人還坐在那裡等警察來驅趕他們,真是夠了!爲什麼不回家呢?如此刻意鬧事,著實丟臉丟透了.


我們的損失不只是那些商家或是市中心的各種損失,還損失了這個城市的尊嚴(我們也不禁要問,這些人全都是溫哥華人嗎?).

「我現在突然想,幸好我們奧運有贏.」老爹後來跟我說.
真是阿摩陀佛,否則就是丟臉到全世界了.


追著新聞到深夜,臨睡前,老爹跟我說:「我抱著好大的希望,希望溫哥華會贏,結果好像是一場夢喔!」他希望輸球僅是一場夢;也就是一切都未曾發生,還有希望.

有嗎?


Aisha/拙陶 2011-06-16 12:27A.M.  10:50A.M.修稿
附註: 六月十六日有人在網路上說,Chapters昨夜也被破門而入,不意外的,書都沒被偷.

呵!真夠諷刺的,也對啦!程度若夠,怎會暴動?



HST 》公民投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融入與接受之間的平衡何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