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4月29日

競選的行為

五月二日又要選舉了.
我並非熱中選舉,只是,此次因發現某位候選人的某種競選行為,感覺有話想說.

加拿大的選舉制度與台灣不盡相同,不過,基本上,都是民主國家,大層面上還是一樣.
至於候選人上,基於都是人類,優點與惡習也都八九不離十.例如互挖黑幕、作戲或是小動作等等的.總之,我一直認為,選舉對我來說真的是在一籃蘋果裡挑比較不爛的那一粒.

加拿大現在的執政黨是保守黨──無論是哪個黨執政都是有優有缺的,至今我倒也沒看到任何大建設,對於現今總理Stephen Harper比較有感覺的一點就是他曾承諾會減低GST從7%到5%也真的做到了,其他部分呢?不喜歡他為了討好美國而送加拿大軍人去阿富汗;根本就是送死.

說真的,反對黨這次提出要辦選舉,我感覺就是討厭.

加拿大的選舉方式跟美國相近,都是以選立法委員的總成敗來決定哪一黨執政,也就是,我們並非自己去投票選總理,而是依照哪一黨的立法委員總得票率高來決定哪一黨的主席來當總理.
這選法在我來看缺點不少.
例如──
萬一我喜歡的立法委員和總理的人選不一呢?
幸好目前為止,這部分對我好像簡單一點,因為我還沒有真正喜歡過哪個立法委員,所以問題不大.
那麼,若是依照想選哪個黨來執政而退而決定選哪個立法委員的話,這可能就會有點掙扎了.

再說到制度,我很不喜歡這種執政黨和反對黨都有可提出選舉活動的權利.雖然法律上有規定時限才可以再有選舉,可是,一個總理做不滿任期就選舉,最明顯就是又要耗費鉅資,這樣很浪費公帑,也讓老百姓感覺我們好像常常在選舉.
我認為,做滿任期後再進行選舉是比較好的方式.

五月二日又要選舉了.
我並非熱中選舉,只是,此次因發現某位競選人的某種競選行為,感覺真的有話想說.
話說我家這區的幾位競選人,我真的是無感無覺的.兩年前我選擇棄權,結果被列為那群多數不關心社會政局的人;溫哥華的投票率很低的,據我的馬路消息是大家都對各黨人士無信心之故.這一回又要選,還是一字〝煩〞,又未滿任期耶.這些黨主席只要發現自己的黨在現時的民意有利就提出選舉,或是發現對方小尾巴也要提選,總之,所有的所有根本就是為鞏固他們各自的優勢權利而已.

這一回,我暗自決定,好吧!來去選一下,反正目前的總理,Stephen Harper的政績雖然沒有大突破,照過去看看各反對黨也看不出有那位百年來的政治人才,要去選是一點壓力也沒.倒是這次的選舉有個有趣的現象,一直以來,保守黨和自由黨是加拿大的兩大黨,勞工黨和魁北克黨雖然有組織,但一直成不了大氣候,而民意調查,近來民眾對自由黨信心大失,反而是勞工黨的氣勢有所進展.嗯!這倒是好現象.
總之,我決定下週一去投票好像只是對自己的那一票盡職一下罷了.

怎知,等我決定好要選那位了,她的助選員於上週某日下午來敲門,詢問我們對她的看法,希望我們投給她.我保持神秘;其實是不想讓人知道我的立場,因為那立場就是我方才說的,並不是因為我喜歡她啊!老爹跟對方哈拉幾句後,他們希望我們可以在家裡的草坪上插他們的宣傳牌.
當然被老爹拒絕了,因為我們又不是她的死忠.

他們走了不久,老爹在吃飽飯後走到前面落地窗望外一看.
「嘿!他們怎麼將宣傳牌插在我們的草坪上啊!」他大喊一聲.
「什麼?」我也跑去前方觀看.嘿!怎麼這樣啊!
「我又沒答應他,怎麼自行插上去呢?我去把它拿掉.」老爹說了就行動.
過了十分鐘,他回到屋裡.
「他們插在隔壁,但是離我們家的界線搭大約一呎而已.」
那就不能拿掉了,我惱在心裡.
「隔壁有答應讓他們插牌子,他們居然在隔壁差了三個牌子.不過,我把靠近我們的那個挪過去離我們家界線約三呎,雖然還是很容易被誤會是插在我們家,但走靠近些後就比較明顯能看出是插在隔壁了.」
「隔壁插了三個?太誇張了吧!可是他們這樣插很像故意誤導他人我們也支持他們似的.」我不悅地說.
「沒錯,這好像是他們的慣用手法.記得我在下兩條街也看過類似這樣的狀況,讓人分不清是哪一家支持他們,要等人走靠近才能確定是哪家插牌子.我明天要打電話去抗議,同時,我決定不投給她了.」老爹生氣地說.
喔,原來我們要投的都是同一個喔.哈哈,這下她一口氣失去兩張票了.
「我以前在台灣的投票標準就是,哪個後選人吵到我,我就不選那個人.」我說.
「哦?」
「因為一個不懂得體諒百姓的候選人,怎可能會是一種好的民意代表呢?」我解釋.
老爹笑著點頭.

隔天,老爹打電話去他們的總部抗議,對方聽了很抱歉地說我們可以將牌子挪到隔壁些.
重點是,我們早移過去也已決定不選她了.
由此得知,候選人與他們的助選員的行為要小心,不要以為這樣神不知鬼不覺,惹火了人,就是不選妳/你,那最簡單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要好好重新思考我的那一票投向何方.

拙陶/Aisha 2011-04-26



平復心情的期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五月記事:春寒,曲棍萬歲,HST公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