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4月27日

平復心情的期許

心想,復活節的長假日我們也沒安排任何活動,我在上週三出門辦事的同時去了圖書館打算借幾本手工藝書籍和懸疑小說回來啃一啃.前些日子有些忙,我大約停頓一個月沒有去借書了.怎知,竟然得到一個不甚愉快的圖書館經驗.

找到幾本想借的書後,我到櫃檯去,和善的圖書館員對我一笑,我拿出借書卡給她刷.
「喔,妳這卡積欠了一百八十八元.」圖書館員將電腦螢幕轉過來讓我看.
「不,這不可能,我一向都是準時還書的.」我一顆心讓這事一攪,即時狂跳.
「妳等等.」說完她就跑到後方去.
我還是不敢相信.
館員回來時還帶了另一位館員,可能是主管這類事件的.她看一看螢幕就說:「妳這裡有好幾件都是遲還的.」
「不,這絕對不可能,我一向都是準時還書,甚至我也會一看完就拿回來還.」
「妳去過圖書總館嗎?」她問.
雖不知這跟我去總館借書有何關聯,我還是回答她的一些問題;像是我上次是何時借書的.
「妳這些書都是十二年前借的.」她又指向螢幕要我看.
「這更不合理了,如果是這樣,為何這些年我出出入入圖書館無數次,卻無任何圖書館員跟我提說.那我又怎可能一直借書呢?」這時我的心情已經不是震驚了,開始有點生氣.雖然她必須公事公辦,但眼神並不客氣的.


這時平時我常接觸的那位和善圖書館員A開始顯出不安了.
我指著螢幕說:「我書全按時還了,我不能接受這個.」再則,我自認是位優良圖書人.每次借書回來,基於衛生問題,我都會將書皮清潔過,甚至也曾幫忙修整過被破壞或是落頁的書冊,也算是貢獻一點市民責任.
這時後面來了幾位要借書的人,館員A另開一個螢幕幫忙那些人.


「那這裡有兩筆總共是兩元半,妳先付這筆,我再來幫妳查.」她一臉無表情地說.
我很不想付,因為我並不欠圖書館阿,可是,我還是付了.
她收了錢後,到一旁打電話到總館去詢問,然後又跟我要了我的圖書卡.經過片刻,對方要她唸我的卡號,等她一唸完,我發現她的表情些微的改變,然後說了幾句話便掛了電話.
她走過來,敲了敲鍵盤後說:「對方說沒事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很高興沒事了,我心裡疑惑一大坨的.
「我不知道.」她還是沒表情,感覺她不太敢將眼神跟我對上.
「那我剛剛付的兩元半呢?」兩元半不是大錢,這是名譽問題.我無辜被扯進這個,還站在那裡讓他人看著,我不認為我該莫名其妙付任何錢.
「喔.」她有點尷尬地還我兩元半.

後來,我還是將那些書借出來了.
離開櫃檯後,我到一旁去整理我借的書,無意聽到她跟館員A說:「妳刷錯卡了,可能是和上一個卡混一起了,下次妳要這樣刷...」
我愣在一旁,雖然不能理解這狀況怎會是刷錯卡,但是,怎麼可能呢?喔───所以螢幕上那個積欠紀錄根本就不是我的卡號嘛!

真的還是有點未恢復,我像是洩了氣似的超級慢步走回停車場,坐進車內後,啟動車子,我對自己喃喃地說:「她欠我一句抱歉.」這真的只為一種平復心情的期許.

附註:圖書館是一項優惠市民的好設施,無論是以前還住在台灣,還是這些年在溫哥華,我一直很感謝政府的這德政;因為我真的受惠很多.基本上,這些年在大溫哥華的各處圖書館,遇到的圖書館員都很好,我對他們的服務打九十分總分.可是,這一次,我感到生氣又委屈;我可以理解她們可能對自己搞的烏龍很尷尬而不敢面對我,然而基本禮貌上,她們兩人其中一位至少該向我說聲抱歉的.回家後越想越氣,本來是很想打電話進去抗議一下的,幾番思索,心知畢竟電腦再怎麼厲害也會有出錯的時候;也因為我想到那位總是對我很和善的館員,一開始就是她刷的卡,或許她也被這事嚇到了.同時我也很氣自己為何當初沒在櫃檯對她們說,大概是當時衝擊太大了,我也被嚇住吧!等等原因之下,忍了沒打那通電話.

拙陶/Aisha 2011-4-24



復活茶葉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競選的行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