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9月21日

秋陽

蜜色輕輕撫上擺動的腳步.
踏著平穩的步伐,直到須穿過那總讓我心驚的大街. 
莞爾一笑,因為想起他總愛戲笑說:「過馬路要小心!」

秋風已經吹近,陽光呈現是間斷的.
行單的早晨,拿了本書,偷閒跑到河堤邊.
晚到的秋葉,稀稀落落,衣裳尚未轉透紅橘色.
濃濃又密密是濃到化不開的光,尋到樹下,一處陰涼.

翻閱書冊之間,河草搖搖又曳曳將我喚了去.
風、早晨和陽光,腦海跳出了「風中的早晨」,一首好久沒唱的歌.
此後,斷斷續續的閱讀著,因為有野花、來往路人的招呼、自己的歌聲和螞蟻──
公園鐵椅下的木板走到上有整排的螞蟻,讓我想到童年玩伴,那愛訓練螞蟻當騎兵的小表哥,霎時,哼了那首「愛情釀的酒」.
原想偷點清閒的,卻讓來勢洶洶昔日的人與物侵襲了,想起了你們.
想起了……太多,太多.裡面,是,「快樂天堂」.

秋陽將我灰霾的心情曬得香噴噴的.那些個負負也不得不正正了.
收起書,走回人群拿地方日報.
回家的路上看見溜狗的婆婆,站在街角.
收起散漫的心,端詳婆婆的馬爾濟斯,好奇的我問:「牠在做什麼啊?」
婆婆笑著指向人行道另一邊,另一位婆婆的腳下站著一隻混過馬爾濟斯的不知名種狗.
我豪放地笑出來.婆婆也笑了!
許是為了彰顯自己的雄風,馬爾濟斯望向對手,咬著牙門,兩條小後腿一直在往後挖踢.
哈囉,小朋友!你的學名叫做狗,不是西班牙鬥牛.

直到回到家,為自己泡了杯熱茶,尋到在後陽台做日光浴邊上網的他.
「心情好點了沒?」他問.

能不好嗎?
站在紗窗邊對他唱了三首五年級的歌,說了那位有趣的自以為是鬥牛的馬爾濟斯先生.
秋陽.把我曬亮了.

謝謝!

Aisha/拙陶 2009/9/20



伊是咱的寶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電視-母女連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