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6月29日

廚房裡的小男人【家事課】

廚房裡的小男人【家事課】

美其名說兩個兒子會幫忙我做烹調工作,真實上是,他們比較像在玩票.
狀況大約如下:好奇地靠過來,偶爾拿木匙轉攪個兩圈,完成,拍拍屁股走了.之後還可以跟爹地炫一下說:「我今天有幫媽媽煮午/晚餐.」,然後老爹就會說,很好.
啊!若換我去跟老爹說我今天有煮午/晚餐耶,他大約會看我一眼,緊接著無聲地說,是的,老婆,這樣很偉大嗎?哈,以上是我想像的.

以前的孩子,我是指我這一代的,很多都是從小學就開始幫忙煮飯.
年輕一代的(歸略三十歲以下),該怎麼說呢?感覺越來越晚開始了.

「家居生活上」,我家孩子間斷地在廚房裡玩票已有許多年了.我個人認為對孩子來說,西餐又比中餐簡單些,所以讓他們參與比較多的也是西餐,像是簡易的三明治、熱狗、烤雞塊、烤蛋糕/塔/餅或是煎牛排等等.他們對於中餐要靠近熱鍋快炒、要靠近熱鍋熱湯下麵條依然有些遲疑的.
這倒不急,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慢慢地,一次一點,總有一天他們就會得心應手.

「學校課業上」,今年春季,兒子學校的家事課要開始進行,首先他們必須自己縫製上課用的圍裙.從講解製圖到裁布車縫至完工大約三個星期,之後開始進廚房,而學校目前教的,還是偏西點部分.

第一堂烘培課後,兒子回家時有些沮喪.
「媽,今天我們做muffins,可是,我和同組的同學水沒有量好,加太多了,所以失敗了.別組的人都一直笑我們,很討厭.」
「不要緊的,烘培本就不易,特別是份量的量取.這都是需要經驗的,媽媽剛開始做烘培的時候也常做失敗,現在,也偶爾會出錯的呢.」
他很驚訝,像是以為我一出生就會烘培了似的.我的坦白顯然讓他心情好了些.
「至於別人要嘲笑喔,別理他們.」我又說.
「嗯.」

第二堂課,煎pancakes.
兒子回家後,好興奮.「媽,我們今天做pancakes,成功了耶,很好吃.」
「你們做幾份.」我一直看著他的背包,等他拿出來跟我分享.
「一組共做八片.」
「那兩人各分四片囉.」
「嗯.」
「那pancakes呢?」
兒子稍微不好意思.「因為老師忘了拿袋子到學校,所以我們吃掉了.」
我的天啊!一口氣吃掉四片pancakes,肚皮沒撐破真是謝天謝地喔.我忍住笑說:「吃了就好,可別浪費食物才好.」
事後我跟老爹說,他笑得半死.我們一起想像孩子們個個硬撐下四片pancakes的可愛畫面.

第三堂課,他們學的是小型肉桂麵包捲.
兒子捧著熱呼呼的紙袋回家,興奮地要請我們吃.
「怎樣,好吃嗎?」兒子熱情地問我們.
「好吃好吃!」我和老爹不約而同地說.
他很快樂地說:「媽媽,妳喜歡這種肉桂麵包捲,我可以給妳食譜.」
「好啊!謝謝你!」
兒子快樂地回房.
「妳真要照那食譜做嗎?」老爹有點擔心地問.
「怎麼?」我大約知道他要說什麼了.
「麵皮好硬喔.」他小心地看走道,深怕兒子會突然出現.
「我知道啦,或許是水分問題,也可能是酵母的問題,真要做的話,我會斟酌老師的食譜.」
或許你會想,我們怎沒跟兒子說實話.我們的原因是這樣的──他才剛入門,對這門課也有興趣,感覺他目前很在意成功與否,所以我們總希望先以正面一點、鼓勵一點的方式讓他的興趣和信心穩固一點.真有一天他還想做同一食譜,那便是我與他正面討論的時刻.

第四堂課,烤比薩.
兒子兩頰紅嫩,一進門就衝上廚房,捧著鋁箔紙包的比薩,邊喊在房裡的弟弟.
「媽,我們今天做比薩,老師讓我們這樣包回家.我一路走回來,人家都笑問我是不是專送比薩的.」
我幫忙將黏住起士的鋁箔紙打開,做的還真是有模有樣的,將之切了對半,兩兄弟坐下來吃了起來,頓時,我們的小餐桌像是正在進行下午茶時間呢.
「媽,我們這個週末來做比薩好嗎?」
「好啊!」
「用我的食譜.」
「沒問題.」
那個週末,我們母子三人合作,做了六片比薩.
可能是為節省時間的關係吧,老師的食譜不是我們一般的發酵麵糰,是比較像做派皮的麵糰再加進泡打粉.
等兒子回房,我問老爹,「你覺得怎樣?」
「好吃阿,不過我比較喜歡傳統麵皮.」
「我有同感.」
說我們挑剔嗎?不是啦!事後我和兒子又做了幾次比薩,我跟他說想做傳統麵皮,他沒意見,直說傳統的好吃啊.

接著,學校要開始準備期末的一些活動種種、他也要練樂團和準備期末考,學校的家事課就暫告一段落了.不過,我們的家居烹飪依然進行中,時常,可以看到兩個小男人在我家廚房穿梭;目前他們依然是玩票班的,但我對兒子說,繼續下去,總有一天你會成為高廚.他們很自然地就接受並點點頭.

對我來說,他們目前做的好不好無所謂,比較希望的是有繼續想烹飪的心情,有那樣的心情才能讓美味再現啊.

Aisha/拙陶2009/6/25



老爹的廚藝《臨時操刀,顯真功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補心的感恩晚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