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4月20日

地下室


提著裝了滿滿書冊的布袋,心悅終於借到自己想看的幾本懸疑偵探小說,從光亮的圖書館大廳走下地下室的停車場後,快步走向自己的車,恨不得立刻回到家中自己慣於看書的角落,展開書頁進入破案大門.

她,衣裝時髦,全身黑色,從頭髮到高跟及膝皮靴.
裙擺間說著自信,隨著她的優雅走動成了美麗的波浪.一個上班族;我猜.

球鞋,全身從頭到腳,牛仔.
一個一般的家庭主婦,是我.

高跟鞋,其行進速度比球鞋還快.
或許她也一樣,想趕快回家看書吧!
意外,她的車就停在我的車旁.
在她進入車內後,我準備打開駕駛車門之際,忽聞一聲高分貝的嗚呼聲響.
或許她正在跟車裡的人說話,我這樣告訴自己.
進入駕駛座,那嗚呼音貝越來越劇烈.
好奇地,在幽暗的光線下慢慢轉頭十五度.
那偷瞥的一眼,大約只花了兩秒,卻已停留在我記憶匣裡兩個月.

她閉眼,仰頭用力地將胸口的哭泣以命運交響曲的拍速進行.
慢慢地,震驚之餘將我的拐子鎖打開──聽著隔了兩道車窗內繼續傳來的痛徹.
將鎖匙放進匙洞後,眼角瞥見她雙手攀在方向盤,美麗的長髮迅速蓋住臉和雙手.
巍巍顫動的髮絲,絲絲都是訴說她的心事.

回家路上,忘了我的書,忘了我的興奮.
不時回想那不太清楚的聲音又很明顯的傷痛,頻率加上速度讓窗外的陽光顯得好突兀.

是怎樣的痛?
為何發生在拜訪過圖書館後?
是誰讓一位外表自信、鮮亮又美麗的女人痛心至此?
坐在家前車道的車內,探看窗外的天,發現似乎即將下雨.
提起重重的書袋,一個念頭突然跳出來,以後我提這樣重的書袋大概就會想起她.

又是提一袋重書回家的日子,告訴坐在家裡看CNN的他,我又想起她了.
他先默默地看我一眼,「別又告訴我,每次想起她那聲音就讓妳有哭的衝動.」
放在心裡的話是,我希望自己能像她那樣哭出來──人生川流中,不可能時時順流;時時有陽光的洗禮.水流中的每一滴水珠,時而會碰上岩石,時而得承受暴風雨的強迫性接受;即使已經飽和還是得接收.

或許,就是因為在地下室,在停車場的最邊緣,給了她勇氣這樣將自己的痛說出來.
地下室,屬於建築物的下層,有些地下室是半層在地下,有些是整個在地下.
地下室的使用,最早是為了儲藏物件;像是酒窖用途.某些古老地下室是為了將隱密物件埋藏;保密之用.有些地下室是隱藏的,是躲藏災難的地方;為避免敵人侵略或是天災侵害.

我不喜歡地下室,因為它光線不足,因為建造在地層下,所以溼度高.
以居住條件來說,地下室並非最佳選擇.
以經濟觀點來說,出租或買賣房子,這地下室的部分不會讓租金或賣價提高的.

地下室──我不禁要想,每個人心中是不是都有個地下室,一個不想讓人知道或看見的角落.或許,我們心裡或多或少也渴求有個讓自己躲藏起來療傷的地方,一個可以安心解放痛苦的地方.
或許,在心裡建造一個地下室會是個好主意.

拙陶 2009/4/19



木乃伊聯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春煩】多事.是誰吃了我的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