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3月23日

老爹的廚藝《臨時操刀,顯真功夫》

在家裡被視為理所當然要煮三餐的我陣亡了,請問,先生啊!你要怎麼辦?
自己看著辦吧!

就算是我病了,通常我都是抱病上陣煮,就跟大多數的主婦一樣的啦!
我家的最克難例子是吃麵包喝牛奶;我習慣也喜歡自己烤麵包,所以家裡隨時都會有麵包在餐桌上,要不就是這樣的狀況,老爹都會搜冰箱吃存貨,或拿出我之前所作的庫存加熱或考過弄給孩子吃.

前些日子在當木乃伊期間的某一晚,我真的好痛,眼見晚餐時間就要到了,硬將自己拉離床上,僵直地走到廚房冰箱拿出預備要炒的牛肉塊,正準備要泣血嗚呼歹命的時候,他騎著白馬悠哉地過來,拿過我手中的菜刀說:「去躺著吧!看我的!」
半個小時後,他吆喝兒子們吃晚餐;沒來喊我吃飯哦,齁,差這麼多啊!
我臉皮很厚的蛇到廚房去,看到孩子們在幫忙擺碗筷,我瞄到桌上的三樣菜,哇!
「你根本就會煮嘛!」我對老爹說,然後自己去拿碗筷;沒人幫我準備!我的命運大概跟很多家庭主婦一樣,被遺忘的那人.
「我以為妳在睡就沒吵妳.」老爹看出我的想法,解釋說.
桌上靜靜地進行一段時間後,我慢慢地站起來.
「怎麼了?」老爹好奇地抬頭問.
「我要拍下來,有圖為證,你不是不會,是不煮!」人是很有潛能的,是要不要,不是能不能!

 

那晚的菜色很美,有薑片牛肉快炒、鮮蝦炒蛋和炒油菜.好的,評分開始!
「嗯,味道很不錯哦,不過呢,先生阿,牛肉要切薄一點啦!這些薑片太厚了,薑很貴的,知嗎?」
評分進行中,本人被兩顆很大的白眼球打到,Ouch!
「兒子阿,老爹煮的晚餐怎樣呢?」我各自問.
「好吃!」兩人都各自說了.
我發現自己問的時間和地點都不對,他們就坐在爹地面前和身邊,敢說不好吃嗎?又不是要討罵!哈哈,不會啦!說笑的.
突然想到一事,「請問先生,我現在和剛結婚時的廚藝差別多少啊!」
「差很多!」老爹看我一眼.
「真的嗎?」天啊!聽起來是以前好像很爛耶,晴天霹靂,「是怎樣差法呢?」
「剛結婚的時候,妳煮來煮去就是那幾樣啊!」他想了一下說.
「有嗎?」我也來用力想一下.唉!結論是真的耶.「怎會這樣啊!可是就是有進步了.」還好!
「進步很多!妳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幸福是住在台灣的,隨時想吃點什麼只要到附近夜市或市場都有美食可吃,想吃什麼特別的,也都買得到,而且又很便宜.」
「我真的是結婚後才開始煮西餐的耶,也是嫁給你,來了這裡為了要吃中餐只好練就一身手藝;包粽子、斬雞和殺魚等等,這叫做時勢造英雌.」我呵呵笑.註明一下,我剛過來的時候,台灣的超市和餐館在溫哥華要不是很遠就是很難尋,現在可就不囉!處處有台灣味!
「我卻是結婚後才開始有機會在家裡這樣吃中餐的.」他嘻嘻笑.
我公公是大鍋菜專家,而老爹從小就習慣拿三明治和西餐當主食,而今能有榮幸這樣在家裡吃中餐算是他的婚姻福利之一.
「兒子,以後要娶就要娶像媽媽這樣會煮菜的女人.」他這樣跟兒子們說.
「嘿!怎可這樣教捏,男人也要幫忙啊!」抗議,聲勢很弱就是了,家中唯一的女性,只有一票.
「好好,改一下,娶一個願意為你煮餐食的人,當然,你們也要幫忙,就像我這樣!」老爹看我一眼,禮貌上修正說法,還不忘要讚美一下自己.
我家兩個兒子每天多多少少都要幫忙做家事,大約已經都會自己做三明治,老大已會煮飯和自己煮麵了.
老爹這時突然對大兒子說:「下次我教你做roast beef 好了!」
兩個兒子一聽到roast beef 眼睛都亮了,因為他們都喜歡roast beef,而我們並不常吃這樣厚重的肉,加上老爹又是牛肉大王;我個人婚前是完全不吃牛肉,如今是嫁雞隨雞,只是還是不熱中,所以,我家餐桌上的牛肉牛排類的正式西式料理,基本上都是老爹在指導和處理.
好,那我下次就寫他們父子的成果吧!

後記:
當晚,我還是覺得深深地感動到,所以我就走到老爹桌邊.
「這是你第一次煮一頓完整的中餐給我吃耶!」以前他頂多幫忙炒一道菜,或是疊他的專門三明治給我吃.
「我是因為怕孩子餓的關係才煮.」他用像阿諾在殺敵的酷眼神說.
「也是因為你要幫我啊!」我繼續爭取.
「也對啦!這是妳的榮幸!要好好記住!」
好的,我真的好榮幸喔!無言.
「哎!妳剛剛這樣僵硬地走過來很像那個……嗯,妳知道有一段時間的電影很流行那種死掉的人又活過來,身上穿的好像是清朝的衣服,他們全身都是直直的硬硬的,雙手都平伸在身前跳的那種,那中文是叫做什麼啊?」
說我是殭屍?我是脊椎痛才會直直硬硬地走啦!@#&*)$#%&%^* 
不教!

Aisha/拙陶 2009/3/22

 



【我家廚房】精打細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廚房裡的小男人【家事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