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3月19日

木乃伊聯想

我是木乃伊,一早醒來我這樣對他說.

最古老的木乃伊是在七十年前被發現的,其年代有六千年之久.
木乃伊是一種人為的保存死亡紀錄,以化學的方式.
古老文化對死亡後的處理方式有很多,其中不少是宗教的理念影響,至今有些死亡後處裡方式還是科學家心中的迷點,而木乃伊算是非常有計畫與科學的.

人類對死亡的方式感受與表達有很多種──以下幾點是拙陶的個人思維整理.
西藏人將親人的屍體放在曠野任禿鷹或野鷹嗜食;理念是回歸.
印度人將親人的屍首放進恆河任水漂流;理念也是回歸.
中國人將人放進骨甕埋進土裡還立碑紀念;還是回歸的理念,卻加上緬懷的立體形式.
土耳其某處,習俗是將親人屍骨放在房裡,疊上黏土,風乾成床,後人睡其上方,一代接一代──後代人睡在前代人身上,是為保存他們的存在歷史,與木乃伊相等理念.

我們都以為木乃伊是埃及的文化──我也是,我是最近才知道這世界上以木乃伊方式保存死亡紀錄其實是古老文化之一,科學家和考古學家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現了.

*** ※ ※ ※ *** ※ ※ ※ *** ※ ※ ※ *** 

“ I’m a mummy!” I said.
“ You are mommy , not mummy! “ he laughed.

全天下的父親和母親的都知道,家有未成年孩子的父母親是沒有生病的權利.雖然孩子已較年長,不需要抱或餵養,也不用再接送上下學,而我也已訓練好兒子會自己做三明治當午餐或知道如何處理我預先準備的餐食溫熱帶去學校,這訓練是為了預防萬一的突發狀況,也算是我家生活技能訓練課程之一.但是媽媽是不能整天賴在床上的,還是要起床的.

某一早醒來後,驚覺全身像被綁住一樣,才挪動一下就由脊椎第一節開始開始往下急竄痛了起來,我動不了了.
二十五歲那年,出了一場車禍後,我就一直在跟疼痛抗鬥,曾經很自豪自己很能承受疼痛,可是這兩三年來越來越無法那樣大聲地說了,身體的各部門都在退化了.一開始是記憶力,後來是舊疾不再只有在下雨或是天寒時節才會出現,現在是它高興何時來訪就何時來訪,連我在門上寫上謝絕光臨也無用.還有那種從來不曾痛過的地方也接二連三在痛了.
痛痛痛,我窩等在床上,希望痛能多少退去一些,最好全退掉最好.

他發現我不是在開玩笑,這才趕緊過來坐在我床邊,前些日子他也才大病了一場,至今精神和身體依然處在虛弱狀態,我跟他說:「我們還真是難夫難妻,你生病完換我,好像是說好的,我們配合的不錯齁,要是同時一起病那就不好玩了!」
他搖頭笑,輕輕將我拉起來.「妳全身很僵硬!去泡個熱水澡吧!」

婚前,曾有段時間很認真在習禪,我的禪師是比我年輕的在家修行人,自五歲就習佛,很大的原因是他一出生就身子很差,母親就帶他入佛門.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很虛,不可思議的是,他的表情卻是很靜.
後來,他知道我也飽受身體疼痛後,我們聊起這部分,他告訴我面對疼痛的心態──痛就表現人還存在,那就與之共存.
這觀念在年輕的時候是可以實踐的,然而,一年一年地過去,近來,我常有快沒力氣承受了的無力,一種被緊緊捆住的感覺,讓我聯想起在大英博物館裡親眼看到的埃及木乃伊;我和木乃伊的差別在於我還有一口氣.

過了幾天像木乃伊的日子後,我深深地體會到因脊椎受傷而無法自由行動者的心情──很想動卻不能動,不是不要動,而是被迫不能動.我體驗過很多年右手無法提高過胸或過肩的困難,這是第一次體會脊椎不能動的困難,確實是很挑戰.

人生的某個層面就像木乃伊,精神與身體常為了維持在某種狀態就得被侷限;如同古人為了保持親人在生前的全體而將屍體包紮醃製起來(這樣寫可能會造成有些人以後不敢吃醃肉或是醃蔬果,但,這就是真實狀態.話說,佛家有個很好的理念,就是不要在意物質形體上,要重視精神形上,就這樣鼓舞一下看到這部分的各位吧).

不過就像我剛剛說的,我跟木乃伊的差別是在我還有一口氣.
妳看,轉個觀念就會發現眼前還有幸福的一面啊!

是的,又過了一天!習福,負責,努力──


Aisha/拙陶 2009/3/18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地下室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