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28日

【與我同行】(十四) Kinbasket.D Dutchmen Dairy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旅記最終章

我的經驗是,旅行到最後,當我知道自己離家越來越近後,會有兩種心情輪番上陣;不捨結束的心情自然是有,同時也很渴望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床去好好飽睡一頓.

拜訪過冰原後,我們很快地離開了亞伯達省,往BC省的公路去.
回程的速度感覺總像是增快很多,然而,無論怎樣快,我們當天是回不到溫哥華的家的.
老爹問我,「這一晚是這趟旅行外宿的最後一晚,要不要讓孩子再露營一次啊?」
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同.

我們自然是想盡量地開車以縮短明天的行程好早點回家,最好是在天黑以前找到露營地點.
旅行最常遇到的現象是,想的跟現實不同;套句名言就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們在大約黃昏五六點就開始找營區,怎奈怎也找不到,這下還真的有點麻煩,我們是可以一直開,不過那是不健康的想法,因為我和老爹的狀況已經都是需要休息了.
我本想開一段好讓他休息,可是他這個人就這點不好,越在這樣的狀況越不會放手,我只好在地圖上試著找有哪些較接近的村落,祈禱那些小村落能有營區.
問題是,有村落卻無營區,就算有住宿的地點,看起來卻是像五星級的度假村,哈!不必考慮,繼續開吧!

    
Kinbasket
幸好,我們終於看到一個招牌;Kinbasket;有熱水哦,太好了.
當我們來到轉進營區的轉角,我和老爹互看一眼,那是一條看起來很荒涼的產業道路.產業道路的同等義就是石子路啦!
「走囉!」老爹說,實在也是別無選擇嘛!
這個營區是個私人產物,招牌有解說到達營地大約有幾公里;我忘了,其實從省道走進去還真的很遠,因為都是彎彎曲曲的石子路,開不快的.
我們開著開著,心裡的問號越來越大,到底走這條對不對啊?前無來車,後方更別說了,兩旁都是樹,鳥也不少,恐怕連熊衝出來我都不會驚訝咧,就這樣荒涼.
開阿開,終於看到路邊有招牌寫,正確字句我忘了,大約就是──加油喔/你走在正確路上之類的話,可見啊!很多人跟我們一樣會一路懷疑,營區主人寫這小招示是有鼓勵效果,否則我們還真的想掉頭走了呢.
不單如此,每格一段路就會有小招牌,像是──你快到半路了/已經在半路上了/你就快到了等等等等的引導語.路況是彎彎又曲曲地;不是只有路況崎嶇,還一直往山下走,唉!我們越開越想笑,要開到哪裡去啊!山谷底還是湖底啊?

終於終於終於,看到平地,有個鐵路平交道,哈利路亞!有人跡!
我們越過平交道,看到有個長得很大自然的人(營區主人)拿著馬克杯在營區木屋前跟人聊天,看到老爹下車,還抬高杯子打招呼.
問題是,他很有耐心地在跟朋友聊天(要不要做生意阿),老爹只好在一旁耐心地等;天曉得,我家老爹最氣別人故意「讓」他等的,哈哈,小城鎮的人都很慢調子,老爹也只好跟著慢了!

輪到我們登記後,很快地我們在還有很多空位的營地裡扎營,當然我和大姐就是負責晚餐了(大姐的習慣是每到一個營區都會先去觀察浴室和洗手間,她回來報告──狀況不佳).這一晚煮的是大姐說的罐頭魚麵,確實是很好吃.
大姐用小刀子在切一些青菜,我看到她拿在手上切,突然想到我跟小外甥女曾經有過的對話.
「有一回,C看到我拿小刀子(不是銳利的)切放在手上的豆腐,她嚇得叫我別這樣做,她還說,怎麼連媽媽、阿嬤也是這樣啊!」我告訴大姐她女兒說過的話.
「她看我這樣切也是會講.」大姐笑.
「我就跟她說,阿嬤就是這樣切的啊!」
「我們都是被影響的.」大姐這樣想.
「基因難改!」
然後我就想,會不會有一天小外甥女會突然發現自己也用廚房小刀在切豆腐呢?遺傳啊!

帳棚搭好後,晚餐也好了,這時全員都累了也餓了,呼嚕呼嚕地,很快解決了晚餐.
老爹晚餐後,帶著兒子們去跟營區主人買營火木柴,我們升起營火,天色也暗下來了,老爹和兒子先去洗澡,我和大姐整理餐桌.
「等等跟你老公說,今晚讓我睡帳棚口啦!」大姐還是想睡出口,這樣她晚上要去洗手間比較方便.老爹回來營地後,大姐跟他提了.

「我睡帳口,這樣我可以保護大家,而且,我半夜常需要上洗手間.」老爹說.
「我半夜也是會常需要上廁所,我怕我會踩到你阿.」大姐前幾夜的露營都讓老爹,那一晚她不想讓了.
「我上的比較多次啦!還有,妳若被我踩到才慘咧.」老爹說.
「沒有,我上的比較多次啊!」大姐回應過去.
「哈──囉!你們是在比賽誰的膀胱比較無力嗎?」觀戰的我,笑得半死.
他們看看我也覺得剛剛的對話太爆笑了,結果,那一夜是誰睡帳口呢?老爹勝利!
「看樣子,你的膀胱比較無力喔!」我故意笑他.
「那又怎樣?」他根本不在乎我取笑.臉皮挺厚的.

露營當然就是守營火聊天囉!我真的是累了,所以想早點睡,可是,老爹卻一直守著營火,大概是在返家前回憶這整趟旅行吧!
隔天早晨,我睡眠不足地醒來.
這營區就位在鐵軌邊.半夜,第一次聽到火車聲是有點驚訝,然後想起營區前就是鐵軌就沒有疑問,只是,這火車不是一趟過去而已,一趟的列車還挺長的,根據那樣的長度,不是載客的,是貨車.這不打緊,不是只走一趟,整夜的火車是不停地一趟又一趟,一列又一列地輾過.我左翻又滾,緊閉著眼就是很難睡.

    
露營,說穿了就是睡在有個塑膠棚裡的地上,火車也是走在地上的,那,整夜耳朵就貼在地上當然很難睡.大家早上第一件事就是討論火車,大家都沒睡好.既然如此,乾脆早點出發好了.

 

因前一夜我們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根本沒有機會看看營區附近,這裡靠湖邊,我們決定離開前去看看.
很美的一個湖,據說Kinbasket Lake是以一位印地安酋長的名字來命名.這湖基本上也是水壩的部分,面積遼闊又藍得很幽靜,藍藍的湖水在燦爛的陽光下美到令人屏息.

 

最值得的是,我們終於看到真正的BC山水,這樣朦朧的層層疊疊山水正是加拿大地印安人的繪畫中很常看到的景物.
「以前我都常在想,這些印地安人到底是在哪些地方找到這樣重疊的山水畫面,終於,今天讓我看到了!」老爹讚嘆地說.
這裡的風景確實美輪美奐,大姐對著湖水靜靜地欣賞,我幫她拍了些照片.

 

可是,火車又來了,昨夜吵得我們難睡的就是這種載麥榖的火車啦!

Kinbasket Lake確實很美,不過,這個營區我不敢再來了,晚上無法睡啊!還有,洗手間設計也不好;腳不夠地方放,浴室也很難用;洗澡的地方無法更衣,唉!幸好我和大姐去的時後只有我們兩人,兩姊妹互相掩護囉.

 

D Dutchmen Dairy
回溫哥華途中,我們注意到一個廣告招牌D Dutchmen Dairy,荷蘭的耶,我和老爹同時說要去.
這裡有自己的牧場,自已生產品質極高的乳製品,我們一走進店裡就聞到很香的烤餅味,原來是他們自己做甜筒餅,以配合販售他們多項口味的冰淇淋.


不僅如此,店的後方有畜牧場,可以看到乳牛,還有小牛區,遊客可以進去看也可以餵小牛乾草,拍拍牠們也行,很溫馴,摸到的感覺很難形容,溫溫的!大姐餵小牛的時候,笑得好開心喔!
這牧場的另一邊還有很多家禽,就像是小型的家畜動物園一樣,很不錯的地方;也是我們這趟旅行的最後一站.

與我同行的長篇旅行故事後記:
從去年的十一月五日,我開始寫這遊記;動機是寫給大姐看──大姐是對我很好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知道大姐幾乎不上網,經過了三個多月,將近四個月,終於完成,與我原先是計畫在去年十二月寫完慢了很久.事與願違,我寫得很慢.
大姐跟我去旅行的這八天,我們雖然很多時間都各自忙著看風景,不過,一起同行的滋味只能說盡在不言中;我們也一起回憶很多的過去與現在.很多小事情我都是在寫這遊記才慢慢回憶起來,反而有些大略越到後來幾個章節就都沒寫了.
寫文章是一種心情,當時的心情寫當時的組句,現在的心情寫現在的組句.無論怎樣組句,都是很好的回憶訓練,大姐也該有她自己的組句.

記得大姐離開溫哥華那夜,眼見著她就要出關了,突然想抱她;我們姊妹從不來這套的,但我做到了,我對她說;噯擱來喔!
結果,我們兩雙眼都是紅的,這是第一次我們姊妹之間感到有點傷感的離別.
我,很珍惜這趟旅行!希望還有機會.
大姐,生日快樂!

拙陶2009/2/27

 



【與我同行】(十三) Columbia Icefield←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