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21日

【與我同行】(十一) Calgary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

兩次來到Calgary都不是為了觀光這個城市而來,兩次都是為了吃和住而來.
此舉動是情有可原,試想,一路過來,雖然也會在營區煮晚餐,以藍天為幕野地為營的畫面是很美,不過連著幾天,,心情開始有種克難之感;絕對跟坐在家裡的餐桌吃頓飯感覺不一樣.所以,那時真的有種現在不馬上給我白飯吃我就要昏倒了的感覺.

老爹還宣布,他認為大家睡在營地也睡夠了,今後在亞伯達的幾天將都住在旅館.
耶耶耶,我舉高雙手贊成!天生不是陸戰隊的料.
關於旅館,夏天城市裡的旅館比較難訂,加上一開始我們就是隨性的大致行程,所以並無先訂旅館,未免在城裡找不到住處,我們決定在城外的小鎮找旅館.
我們訂了家庭房,再多加一張床,五人的住宿就解決了.
第一個住宿旅館的晚上,很明顯可以感受到大家那種"我終於可以好好泡個熱水澡"的感覺,光想就好美妙!

 
Calgary是海拔很高的城市,也是亞伯達最大的城市,地理屬於落磯山脈的丘簏區.紀錄上,歐洲人很早就來到這裡定居,這裡也是North-West Mounted Police的一站.在一九零二年首先發現了石油,一九四七年才開始慢慢地發展起來,現今是亞伯達省的經濟和金融中心,也是紀錄上工程師密度最高的城市,更是加拿大經濟最茂盛的區域.
以上是從生活、雜誌或網路上累積得來的資料,我個人對Calgary認識並不多,印象中就是牛仔城.
其實這城市不只是如此,這城曾經是一九八八年冬季奧運的地主城市.
要進入城市前,我們在公路邊看見那個巨大的滑雪道區,遠遠的,本以為是遊樂場,老爹一解釋我就趕緊拿出相機了.
進入城市不久,我看到上次來所觀光過的超市,好像是久別重逢唷,也將之入鏡.

    
一進市中心就遠遠看到地標Calgary Tower.
在北美有幾個大城市都有遠眺高塔,像是溫哥華、多倫多、西雅圖、卡加利Calgary…
我去過以上幾個了,最可怕的是多倫多的CN Tower,高不打緊,在頂端還有一個小區域是透明玻璃,遊客可以透過玻璃往下看到陸地,我的天!只有一種感覺,毛骨悚然,覺得心口像是被挖空了!恐怖!
這次我們沒上Calgary Tower,來這城市首要目的是吃晚餐,不過正巧是下班時間,我們在忙碌的市中心開車逛了逛.

圖片中的右上圖是C-Train,是屬於這城市的輕型火車,處處都可看著車軌串接在這城中心的各角落,因是下班時間,人車沸騰的.
左下圖是一輛好可愛的白車,老爹說很像是法國車,我在一陣慌亂中拍到它.
感覺它很輕巧,在忙碌的街道裡該是出入自如也容易找車位吧!


繞阿繞的,繞到Calgary Tower的底位,好忙碌的區域.

老爹堅持吃飯前先去看一個地方,他說得好興奮,認為我一定會喜歡.
那就是為一九八八冬季奧運、歷時將近五年蓋好的Pengrowth Saddledome,這裡主要是為曲棍球比賽使用.
我確實很喜歡,一個馬鞍型的運動場,不就將這個牛仔城的形象一筆就道盡.
看著它流利的線條,也同時彷彿看到架起這建築的鋼架,上面站著滿滿辛勤揮汗工作的建築人.它的外型看似簡單,然而,構造並非容易,建築上最難的部分之一就是幅度,這流暢線條,說明了它的背後絕對是精采的.

接著就是吃飯了,我們決定去中國城吃.當時車潮還算多,好久才找到停車位.
這裡的中國人口也是驚人,有中國城一點也不意外的.
我們隨意挑了一家路角的,上了二樓,點了我們要的菜,滿足地坐在椅上,看著熟悉的畫面;廣式餐廳裡一定有的小神位、烤肉區;有烤鴨、烤乳豬、烤雞等等,菜來了後,每個人都使出吃的功力,像是一定要把每一盤都吃得精光似的.
好不容易能舒服地坐著吃屬於自己文化的食物;不再是漢堡和三明治,大家都有種滿足後的慵懶也就不急著走,反正餐廳裡尚有位子,服務生還不至於趕人.
我和大姐吃最後的,我們其實都好飽了,可是餐盤上還有一些美味的炒洋芹和青菜,我們兩人都捨不得留下又不想打包,於是就開始分贓,我們吃到讓老爹笑說:「要不要把盤子拿起來舔一舔啊!」

我的喝茶期間,大姐和爹說要去洗手間,等他回來,我看過去才知道大姐在付賬,我指給老爹看,他一驚立刻衝過去.我在位子上發現他和大姐一直在和櫃檯的人說話,老爹表情不太對.
原來,大姐付賬時給的是信用卡,對方要大姐在帳單後面追加寫上小費才要刷;這種直接要求付法好奇怪,加上她說的是廣東話,大姐當然聽不懂囉!老爹過去跟她們溝通;老爹也不會廣東話,以用英文溝通,他了解狀況後不高興了.
既然上面寫的是「小費」,怎可以由店家自己寫上數字呢?
對方解釋這就是卡加利的方式.

「結果呢?」他們回到桌上後我問.
老爹不高興地說:「只讓他們刷總價,小費我會以現金付.」
「不好意思耶,讓你們不舒服了!」大姐很尷尬地說.
「我們才不好意思,讓妳請客還遇見這種狀況呢!」我和老爹都這樣跟大姐說.
「這種自加小費的現象怎會越來越多啊!我們本來就會給小費的啊!他們這樣做讓人很不舒服耶!」我也不高興了.
「我聽一位廣東朋友說,因為很多中國人還是不習慣這種給小費的文化,所以有些餐廳才會這樣.」老爹解釋,但依然不爽這樣的方式.
驚人的是,這時服務生來收盤子,臉孔跟一開始服務的表情差好多,好臭!還丟盤子!
耶!我瞪大了眼看她砰砰碰碰的動作!

結果,本來吃的滿意、一向給小費很大方的老爹,留下最基本的十成在桌上!

● 關於旅館的早餐
我們住的旅館是有附帶早餐的,那幾個早晨我都是跟大姐一起享用早餐,雖然早餐內容一成不變,不外就是鬆餅小蛋糕、土司、麥片、果醬、憂格、水果、牛奶、茶、咖啡等等選擇,不過可以輕鬆自在地,不需要自己準備,只要伸手放進自己的盤裡和張口吃就成了──耶,天堂!
某次我們到了早餐室已有滿滿的人,當時正逢奧運期間,大家都在看電視上的比賽.
我和大姐商量後決定都要吃烤麵包,我先將土司放進去烤麵包機,然後著手打理飲料;茶,電視上,加拿大隊正在比賽,大家都很認真地看,我先到位子上去坐也一起看,哇!表現不錯哦,我邊看邊注意我的烤麵包,咦?
我們的烤麵包呢?我看向大姐.
大姐小聲地跟我說,剛剛有位先生可能以為那是他的,拿走了!
我看向那位先生,唉!肯定是太認真看比賽,出神了,正大口在吃我的烤麵包,我和大姐相顧一笑,我起身再去放土司,這次要站在旁邊等才好喔!

某一天,我和大姐想要吃鬆餅小蛋糕,我喜歡吃溫熱的,那就放進微波爐裡溫一下吧,我和大姐對著那架體積大,上面一大堆功能儀表的微波爐很敬重地看著,我轉頭跟大姐說:「我最怕碰機器了,我跟機器八字不合.」
「我也是.」大姐說.
為了要吃熱的,我拿出耐心按鍵,唉!機器就是不動,別擔心,有擦插頭的,可是它就是不肯動.
當時早餐室還有一位先生,我和大姐搞不動微波爐後,他問:「有問題?」
我轉頭看他:「我最怕碰機器了,老搞不懂.」
他笑,起身過來幫我們看,一樣照著程序,就是不動,他說:「我想是壞了吧!」
「所以不是我的問題.」我很高興地發現.
「不是!」他覺得好笑.
最後,我和大姐是喝熱咖啡配冷鬆餅.

再最後,亞伯達省的旅館收費裡有一種税叫做觀光客税,呀!處處萬萬税!

拙陶 2009/2/20

 



【與我同行】(十) Drumhell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我同行】(十二) Edmonton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