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14日

【與我同行】(十) Drumheller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

 

先前的文章已提過亞伯達省的優越是自然背景,是的,Drumheller雖是加拿大溫差極大又最乾枯荒涼的;可說是不毛之地,但是它卻又是加拿大最具化石資產的所在地.
如此說來,來到亞伯達省一定要來朝聖一下Drumheller囉!

這是我們第二次來Drumheller,上一次來孩子都還小,所以他們希望能再去一次,也就這樣引出這趟旅行的啟動力.

 

Drumheller最大的特色就是Hoodoos、風化山岩層和恐龍.

我們在快到Drumheller鎮的時候,先彎到這一處知名的觀望點,這一處可從山壁上看出不同時期的不同化石,大部分都是植物的化石岩層,發現恐龍的位置都是被保護研究的,我們是不可能進去看.
這次來,我家孩子都大了,哥哥帶著弟弟到山谷底下去探險,這一天我和大姐都穿涼鞋,感覺無法像孩子那樣勇敢地就走下山岩,我們站在頂上遠遠地看他們花很多時間在山岩之間輕鬆地走著,兩人還互相拍照,好不快樂!
「我們上次來的時候好熱,熱到車裡的飲用水都變熱滾滾的.」我在流動的風中不只一次地跟大姐這樣說.
「今天氣候還好!」穿著排汗衣的大姐說.
我希望等等到博物館那裡也能像這樣,上次被熱怕了.

說起恐龍,我個人有個很大的好奇,這好奇不算是疑問卻也算是,哈,有時我的腦袋就是這樣,好像有個東西在裡面,卻很難用某些字來說.
不負責任又不必承擔的說辭?大家偶爾都會有這樣的時刻吧,IQ無法時時維持標準.

我的好奇是,我無法了解為何恐龍在很多很多孩子的心裡會是如此棒的生物;雖然我們從未真正見過,都是看化石和看標本的,確實,不可否認,以恐龍的體積(壯觀又龐大)和生長年代,以及科學家仍一直在探索的滅跡原因;有因為氧氣不足的原因,有因為氣候之故,也有因火山爆發造成的溫室反應,還有流星打到地球造成塵埃擋住陽光使得植物無法生存而使恐龍飢餓就絕跡……等等讓恐龍消失的謎題形成了一個未知的迷人魅力.

以上說詞純個人想法,千萬別看了就當真,真有疑問,請參閱百科全書或專業書刊.


我有時是天馬行空的,我曾想過,其實我像恐龍的.
怎說呢?
●恐龍有分素食和肉食類,也都兩種通吃的──那就是我,我有時吃素有時吃葷,有時通吃.
●恐龍有分溫和與暴力的──那也是我,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時間我是像小白兔,其餘的時間,大約不是很多機會,但我也會變成大恐龍,問惹火我的人就知道了;強調:要惹火我不容易,所以對方的攻擊力一定很強.以上是自我診斷症狀
●恐龍的演化是有過程──就像現在的我,也是有過程才會養成如今的我.
●恐龍有雙足和四足行走的種類──我小時候先是四足行走,後來才變成雙足行走;誰不是呢.

好了!或許有人已經在螢幕後面說,好啊!妳再掰啊!
我掰不下去了,但是,各位是否也認為某個論點上我是對的呢?

 

小時候的我根本不認識恐龍,稍大的時候,那一部分好像翻一翻就過去了,真正讓我注意恐龍是從我開始教美術.
那時我才真正見識到恐龍的魅力也才開始收集一些恐龍的圖鑑,孩子們說有多喜歡畫恐龍就多喜歡到讓人難以置信,甚至,這樣多變化多類型被總稱為的恐龍動物,還能奇妙地讓孩子單看著他們的外型圖片就可引出孩子們的想像和創造力.

(幾個我們慣稱恐龍的,而今讓科學家別開於這種類了──所有的我們從小學習的知識隨時都有可能被科學家意外的否認,所以我現在讀到一些資料文獻會盡量抱持觀望與再繼續學習的心態)

 


我的小外甥小時候就是十足的恐龍迷,幼稚園的年紀,我胡亂指一隻他都能叫出名字;我還得偷看小抄咧,這讓我過去每次出國旅行的時候,只要看到恐龍就會想到他;當然有機緣看到恐龍也會買回去送他;一次是在香港、一次是在英國買的.
最有趣的一次就是我剛結婚不久,我和我家老爹去Gastown,我們買了個恐龍糞化石給他,他知道是糞怎也不敢相信我會買這個送他,老爹很可愛地一直跟他強調那是化石耶,他最後眉頭皺了幾折,其實是有點勉強地收下,哈哈!事經多年,也不知他還收藏與否?
再來就是上次我到Drumheller,那時我在博物館的紀念品店挑了立體的恐龍戒指回去送家裡的每個孩子,這次來,已經沒有那種樣式的了.

Royal Tyrrell Museum其實蠻值得帶對恐龍有興趣的孩子來參觀,裡面很有規劃地將不同階段的恐龍,發掘地理位置年代和依照化石所做出來的恐龍模型展示得很逼真,無論是地上或是海裡的,甚至飛行的.
逼真是我自己的感覺,沒親眼見過恐龍時代,誰知道那時的地理位置和型態啊!

說起恐龍,很多人會聯想到侏儸紀,那是一個地質年代,約1億9960萬年前(誤差值為60萬年)到1億4550萬年前(誤差值為400萬年),環球影城曾拍出了一部相當精采的侏儸紀公園;一部小小孩需要有大人陪看的電影.前些年我們去加州,到環球影城玩過那個侏儸紀公園區,還挺好玩的.
我是考慮很久,在那電影出來很多年後我才讓孩子看,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怎樣做最得宜,但因為電影裡牽扯到小孩被恐龍攻擊,父母自然會小心些.
另外The Time Before Land也是一系列相當精采的恐龍卡通電影,我兩個孩子在那系列電影裡學到很多關於恐龍的資訊,他們在更小的時候還會一人各演一隻恐龍主角,玩得很精采.
後來有部逼真的動畫Dinosaur也是我家影片收藏之一.

現在來看恐龍,感覺好像很生動,說真的,我不想跟恐龍一起生活在同一年代,感覺好威脅,可能是因為侏儸紀公園電影的連鎖反應吧!

Royal Tyrrell Museum外的地理形貌
我對這博物館的戶外步道區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上回來的時候一樣是夏天,卻是熱到讓人光是站在戶外都有要中暑的感覺;這裡是沙漠,熱當然是可以理解.那時參觀完博物館我們四人就到館外的步道區去走,繞到人都要熱昏了,好不容易繞了一圈,四人奔向車子想喝點飲料解渴,怎知水都是滾燙的,一點都解不了渴,也就讓我牢記他的熱.

這回好多了,沒那樣熱,當時我和大姐一隊,老爹和孩子一隊,我們說好各自走,到時到車上去集合.我和大姐其實有些累了,我們走在山坡道一段距離後就想打道回府.

「我們這樣就回去,他一定不會相信我們有走過這一區的.」我站在離博物館不遠前的階梯上說.
「那我們拍一些照片,就可以證明我們有來.」大姐笑說.
原來想作假的不是只有我,既然想做就要做得逼真一點,我叫大姐在階梯上表演了幾個上階和下階的動作,然後一一拍下來,兩人玩得很興致.

結果,我們的技倆讓老爹一眼看穿,他看看手錶就問:「怎麼這麼快?」
「我們繞一圈了.」我把本想拿相片證明,但說謊的人會偷偷笑.
「呀!假裝矲幾個姿勢我也會啊!」他笑.
哈哈,知道就好!

離開博物館後,我們到Drumheller鎮去逛逛,街上到處都可看到恐龍的模型.

 

這鎮上還有世界上最大的恐龍模型,可以走進去裡面,門票很便宜,走上去可以到達恐龍的嘴巴,看盡整個Drumheller鎮.


後記:
=恐龍博物館外的洗手間=
「妳在看什麼?」大姐從洗手間走出來,對站在外面等候的我問,我看著大姐將牛仔褲腳放下來;上公共廁所最討厭的就是褲腳沾到髒東西和髒水,大姐這次來教我進公廁前先將褲腳捲高,輕鬆解決我多年的煩惱.
我看著站在對面男廁的男人,「妳可能會覺得我很龜毛,可是我就是忍不住要看他,我站在這裡已經好幾秒了,他就站在那裡一直拉紙巾,你看他滿手的.」然後他擦一擦,整團丟進垃圾桶.
大姐看那人的背影一眼,轉過來看我,「我會跟妳反應一樣.」
我笑了,大姐是少數不會將我的行為模式看誇張的人,謝謝大姐!


註:
我會注意恐龍都是因為孩子喜歡,我個人就不是那樣投入,真要寫很專業仔細恐怕寫到明年也寫不完,重點是我認為大家若對恐龍有興趣還是去看專業書籍,我不是專業的囉
所以,關於這個城鎮與她的周邊地理我就不在這裡多作介紹,以下列出她的城鎮以及知名的恐龍博物館的官方網站,還有維基百科的網址連結,有興趣的可直接連過去閱讀.
Drumheller 

Wikipedia Drumheller 

Wikipedia Royal Tyrrell Museum

Royal Tyrrell Museum 

拙陶2009/2/13

 



【與我同行】(九) Lake Louis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我同行】(十一) Calgary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