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月19日

【與我同行】(七) Fort Steele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

回到過去,可能嗎?
可以的.
在Fort Steele,我們雙腳踏在黃砂石路上,塵土飛揚中,聽見馬蹄聲扣啦扣啦地接近,轉頭,我和大姐瞥見馬驛車載著滿滿的乘客,一步步邁向生活在兩千零八年八月的我們──時光瞬間倒轉,回到一八九八年;我們也可以想像自己是Michael J. Fox在時光機裡來去自如,只要走進Fort Steele 的閘門.註明:請先買門票.
Michael J. Fox出生於Edmonton, Alberta, Canada,高中就讀 Burnaby South Secondary.

 

圖中的Mounted Police是在現場擔任工作的解說員,他是現代人,在此說明.
BC省在一九六一年為重現在淘金熱期間在重要歷史的Kootenay Lake, BC的風光,不是在更早的過去,也不是當代,就在一八九七年期間,這猛然興盛起來的重要交易地點在一八九八年因為鐵路興建是經過附近Cranbrook,就如此很快的興起很快地消聲匿跡,典型的曇花一現範例.
這交易地點的起名是為紀念當時在歐洲來此定居的人和當地印地安人;Ktunaxa people 之間努力維持雙方的平和的North West Mounted Police;Samuel Steele,是以他的姓氏為這歷史遺跡為名Fort Steele.


這放眼過去,全是黃沙路,一片古蹟中,我開始想像當時人們的生活概況.

【食】
食物佔生活很重要的一環,當然我們是不可能吃到當時的食物,僅能以我自己閱讀過的北美拓荒小說和文章中捕捉一些形影.
那時代的人們大多是自己種菜也很重視麵包這食物,所有的婦女都要學著自己做麵包和鬆餅,培根和起士也常在書裡看到,接著當然就是牛奶和酒了.西方人對酒的普遍飲用程度絕對超過東方人.
我接著想,真要我天天吃麵包配培根和起士,我辦不到,至少也要加個義大利麵或是韓國菜等等,這樣飲食才有趣嘛!
以上所說的其實反應一個很明顯的北美生活文化改變,十九世紀的北美拓荒者都是歐洲人,所以他們的吃食並沒有很多的選擇和刺激,反觀二十一世的北美移民,來自世界各國,大家有的是機會可以一天吃一種不同國家的食物,北美的飲食也可以寫出厚厚的一本書呢!
等我寫嗎?那可是大工程耶,我還是乖乖的花時間煮三餐就好了!

 

【衣】
每個時代都有各自的服裝特性,總觀東西方,其實有一些相同的走向.
像是過去的女人穿的服裝都像在包粽子一樣,長袖長裙高領等等,有時還得蓋頭蓋臉的,這兩者間只是樣式的差別.當然,西方的女人即使在古代還是比東方女人的服裝大膽,像是低胸的上衣,不過,中國唐朝的女仕們卻是獨占鰲頭的先進,她們也露胸,不僅如此,唐朝豪放女的名號也不是空穴來風,魚玄機一人就讓我記憶深刻了.
在北美移民的故事與電影裡,我們所看到的婦女服飾都是很傳統的,事實亦然.
在Fort Steele這呈現十九世紀末的軌跡裡,讓我感覺像在閱讀十九世紀的英文小說般,特別是因為當初出來拓荒的很多是愛爾蘭和蘇格蘭人,因應當時的氣候與環境,他們的衣著又和當時的歐洲服裝有所不同.
我個人挺喜歡看男人在西裝褲上吊吊帶的,很有那時代的味道在,而現在的男人幾乎不穿吊帶了,甚至連皮帶也不繫,有時時髦一些的男人也跟著穿中低腰褲,不過,我認為那在正式和工作場合是萬萬不合適,以上純個人觀點.
拜訪當天,我和大姐走進一家裁縫店,裡面的店員均穿著當年的服裝樣式,甚至她們還在現場縫製衣服也出售成品,店裡甚至還有那時代的服裝紙型書出售.我很喜歡那時代的一種布材;蕾絲花邊的修飾布邊,所以我花了一點時間欣賞一番.

【住】
住這個動詞,最基本需求就是很單純地有個屋頂和牆圍來遮風避雨,要談型式和風格都是在我們生活穩定,甚至是富裕後才有能力談論.
北美在未拓荒前,處處是茂密的森林,地方色彩是跟當地環境息息相關的,這裡多的是木材,自然就以這材料來建屋.舉例,台灣的排灣族住的是石板屋,其原因也正是他們當時居住的地方就以石板最多,同理於前述.
東西方都一樣,一般百姓住的都算是簡單,不見得是陋,就是將木材很簡易的組合起來,人口少的蓋一層樓,人口多或需要多的就蓋兩層樓,至於花邊修飾,似乎就不是那樣重要.然而,東西方都有所謂的階級存在,有權有錢的人,自然就有時間和功夫去搞所謂的美學.不是在迴廊上的樑柱雕刻出華麗的線條,就是將屋子的外貌加上彩衣.
在Fort Steele這裡所看到的屋子算是基本型,都是當局在那附近的幾個鎮上找到,然後移到這裡來作整體的展示,這裡看過的一些住戶並沒有太過豪華的,反倒是他們的屋裡很精采,看著他們的家具我總有種像在逛古董店的感覺.


【行】
像我,習慣了開車出門,再不就是搭公車和走路,我很難想像今天我若是得騎馬或是駕馬車出門適合等心情.第一,騎馬在我的印象中是危險的,時而所聞的斷腳斷脖子的例子就夠嚇人.第二,會不會我叫馬向往東,結果牠給我往西呢?想是這樣想,不過我也相信,擁有人類的無限潛能的我也會學起來的.
至於騎單車?當然沒問題.同時,我又很實際地想,若要我在溫哥華騎單車去Superstore購物的話,那麼遠不說,騎單車還要扛一大堆家庭用品和食物,噢!我又不是馬戲團員有高超的技能,騎到家我會死得很慘的.所以我能理解為何十九世紀的婦女都會駕馬車出門了.
很多人可能都跟我有相同的感受,走慣了柏油路再走在原始沙石路上就很不習慣了.
以前我有個好奇,為何那時代的婦女平時都要穿皮鞋或是皮靴,答案在我走在Fort Steele時猛地跳出來.拜訪當時我穿的是輕便型的帆布球鞋;沒鞋帶的,若是踩到較大顆的石子,我的腳底立刻感應到.若再延伸將氣候設定為雨天,哈!那我的帆布鞋可能走兩步後正好被黏在我身後左右各一,光想要走在滿地泥濘的路上就讓人怯步.
我的小時候,台灣也不是每條街都柏油路,但算是漸漸普遍了,而我走了一輩子從未細想柏油路帶給我生活上的大便利.直到走過Fort Steele的路,終於感受到了.
人類的發明與科技確實帶給我們迅速又簡潔的生活.反之,我貪心的還是希望能擁有過去那年代的單純新鮮空氣.
魚與熊掌,不能兩全,正是在描述我理解後的心情.

    
【育】
走進教室,除了牆上的黑板上寫的是ABC,他們的教室讓我有種回到小學時代的感覺,不過看到一旁的鋼琴,憶及我們小學時代教室裡的都是小風琴,說到這裡突然很懷念那時彈風琴腳還要不停踩踏的滋味.
就跟記憶中的小學一樣,當時的學校也有盪鞦韆和蹺蹺板,這兩樣都是我很喜歡的童時遊樂,不過我對玩蹺蹺板比較小心,因為曾讓有技巧的同學大力一蹬,我這一頭重重落下來,差點將臀部震壞.
過去的時代,廁所都是在戶外的,這個學校的廁所也不例外.大姐說:「妳看,他們的廁所馬桶也是木頭做的,而且還有蓋子.」
我站在廁所門外看,遠遠地拍,猛地感覺自己很好笑,我在拍廁所耶,十九世紀的廁所,幸好沒味道了.

【樂】
從古至今,閒暇飯後,人們都喜歡做點娛樂的.
過去年代的娛樂大致不外是聽戲看戲,或是去酒吧,也就是造就劇院和沙龍的產生,今日我的重點放在劇院,因為那個時代的劇院都是真人現場演的,值得一說.
現代人,習慣了打開電視和收音機就可以有這樣的娛樂,花的錢也少,反倒是想看真人現場演的劇場就得花大錢.其實是很容易理解的,演現場的才是真功夫,演電影或電視都是事前錄影的,導演看了不滿還可以叫演員重來,一次又一次直到滿意,然而,現場的可就不行了,喊NG會讓觀眾喊退錢的.
註:我並無進去劇院看戲,這部分就停留在此.

【行政】
老爹和兩個孩子參觀的速度比我和大姐快,所以我們又是分批兩隊.
當我們來到這個當時管理行政的建築物,我看到屋頂上頭插的是大英帝國的國旗.是的,那是因為當時加拿大尚未脫離英國的管理,現在的加拿大雖然是獨立國家,但是在需要最高決策的時候依然得經過一道程序;就是國家決策需要有代表英女皇的Governor General的首肯才能定案.
加拿大近代歷史一向是溫和,不過去年底的總理選舉過後,因為經濟危機持續加上新總理完全沒做有效對策處理還要斬預算,以致反對黨聯合起來要倒閣讓現任總理下臺,這件事就得透過Governor General來做定奪.
Michaëlle Jean其實挺無辜的,平時呢並無大任務,就是以這名稱在外代表英國女皇,然而平靜的加拿大出現了史前少見案例對她可真算震驚吧,啊!當時她的頭為此事肯定增加有兩倍大.結果,她決定暫時凍結這提案,也因後來政府提出新預算,也就讓反對黨收回倒閣動作.
我一走進這行政大樓,老爹就很興奮地跟我說:「這裡有牢房,妳要來看這個.」他指著牆上的二十二條吃牢飯犯人的規則.裡面有包括他們三餐吃食的內容還有每份食物有多少盎司重,作息時間,清洗牢房的時間表,還有犯規的處罰內容.
老爹還率先走進開放的牢房要我拍他,然後很戲劇化地喊讓我出去!
呵!我也來演一演,我有進去感受一下哦,坦白說,感覺毛毛的.
大姐在一旁微笑,拒絕進去體驗.
這行政建築的另一邊是他們的法院,很簡單的桌椅排一排就成了,其實這樣很實際,不像現在的法院,大到驚人.偏偏法院又好像很常被用到,犯法的人這麼多嗎?
也不見得啦,我個人所知是現在的法院多了一項功能就是結婚,我自己就是在法院公證的,想想法院除了有定奪法律的功能,也是有其他正面功能的.

【家禽】
說起家禽,我還是有點記憶的,我的童年記憶裡有母親在後院養雞的經驗.
過去要是能吃到魚肉都算是大餐了,也有解決方法就是很多人在家裡養雞,當然養豬就不成了.
當我們走到豬寮的時候,「妳記得我們以前住的附近有戶養豬人家嗎?」大姐問.
「記得啊!好像是我小四的時候搬到那裡的,那家主人常常去收集廚餘餵養豬隻,印象最深刻的時候是每次我只要聽到很悲涼的豬嚎就知道牠要被抓去屠宰場了.」想起那嚎叫聲仍會讓我毛骨悚然.
「我也記得,很可怕的聲音,好像牠們知道耶!」大姐回憶說.
「我想是,動物其實有第六感的,就像有些古老的中國地區,他們還是依照動物的行為反應以測定地震呢.」
我們一起在家禽區默默地走著,偶爾接個幾句話.回想起來,當初我和大姐好像都在各自的思緒中,然而我現在卻好奇大姐當初想的不知和我可相同──我們已經很少有機會親眼看到家禽了.
現在沒有家禽,只有家寵.在此說明,我說家禽並無降低這些動物的意思,純以社會標準來訂家禽與家寵的區分.
再來,說馬匹,這動物在當時年代是很重要的,馬匹是交通工具也是家寵,拜訪當時正巧有隻小馬出生不久,正躺在地上,牠的媽媽很溫和地站在圍欄裡任我們拍照和拍拍.
「牠死了嗎?」老二看著小馬擔心地問.
「不是,牠剛出生所以還不太會走,正在休息呢!就像你們也要長到一個階段才學會走路啊!」老爹解釋給他聽,聽後,笑容出現在他臉上,還說,嘿!站起來玩啊!

【購物】
這裡所呈現給我們的十九世紀當況,在主要大街上主要都是商店.
凡舉馬鞍和皮件店、打鐵店、木桶店、服飾店、旅館、藥局、餐具店、印刷店、百貨店都有.

我和大姐留在百貨店很久.裡面相當精采,看到櫃上的裝有果糖的瓶罐讓我聯想到小時候的柑仔店.
「姐,有件事我想很久了,今天看到這個,正好妳又在,我來求證一下.我記得我小學的時候,妳都會給我五毛錢,然後我就當小兵兵去買酸梅和冰棒,妳怎會有錢啊?」我問,大姐是我見過最懂得存錢的人,可是當時我的父母是沒有給我們零用錢也不准我們吃零食的.
「媽媽有時會叫我買東西,小零錢她會給我,錢就是這樣存起來的.」大姐笑.
「這樣啊!」原來如此,忽然想到有趣的事,「那時妳要我去買酸梅時都叫我要跟那家轉角柑子店老闆說要大粒一點的,」因為那時代買酸梅是算粒買的,「妳知道嗎?每次我都被他罵,說我貪心,哼!」
「妳回來怎沒講?」
「講啦!妳忘啦!」
大姐聽了笑起來.
「等到下次妳又叫我去買,又是交代一樣的事,然後我還是乖乖地跟老闆說大粒一點,老樣,他還是罵我貪心.」說完我和大姐一起笑起來,童年的光陰想來雖是物質貧乏,然而竟是如此有趣.
這百貨店不只有賣吃的和生活必需品,還有賣燈具、男女衣帽、鞋子、餐具、小家用、布料等等,還有他們也賣槍.槍在當時那樣政府尚未很能完整管理之下,人人必須自保以防搶匪等等因素,擁有槍枝對們是自然,對我們現代人就很驚人.

【醫療】
這裡有牙醫和診所.
不知怎地,一說起這個,我立即想到曾在台灣傳教並行醫的加拿大牧師;馬偕,也大約是在十九世紀末到台灣傳教,他對台灣北部的貢獻很多,花了三十年左右的時間致力傳教,不但如此,他還娶台灣人,可說是在台灣生了根.
他的傳教工作起先可說是困難重重,甚至當時有人為表抗議他,還對他丟過糞便,根據我的了解,當時他漸漸能融入當時的社會,其中一部分是他行醫.印象深刻的是我在他的展覽館中看到他幫人拔牙的照片.
以前的醫學不是那樣發達,加上當時人們也沒有刷牙的習慣,所以常常鬧牙痛,據稱當時治療方法就是拔掉,我這才想到,或許這就是我們常會在老一代人的照片裡看到少了門牙的人之故.
我透過被玻璃隔開以保護的老式牙醫診所後,跟大姐說:「那時代的牙醫診所並沒有我想像的落後嘛!」
大姐邊看邊點頭.

【宗教】
當時北美的宗教都是以基督教或是天主教為主,據說即使是基督教,依然有一些不同風格的區分──就像佛教有禪宗密宗等等區分.
我看過一系列的拓荒小說,認識到當時的人對宗教的倚賴與宗誠,那種信力很堅真,或許是因為當時的生活是以看天為主,環境又不是很富裕,以致在精神上是很有慰藉的需求.
我讀西洋美術史的時候也見識到十四到十六世紀的宗教力量,那階段很多是宗教治國,是有好有壞,很可惜我讀過後的感覺是,宗教本身基本上都很好,但是掌權的人常常將它腐繡了.
話說至此,再想到我們的當代,這年代的人也有自己的煩惱和空虛來由,宗教在大部分人的生活裡依然是重要角色.
我曾經也有過那樣投入的信力,然而,現在的我看宗教是以閱讀哲學和過生活的角度來面對.
其實我對西方宗教不熟悉,就只能以照片分享當時的教堂建築.

【旅館變文物館】
這個位置在整個展覽中心的中央,是一棟相當大的旅館,是由別處移到這裡來的,當初的旅館,現在已改裝成為展覽當初歷史生活的文物館.

裡面內容很多,包括介紹當時有所貢獻的人,還有當時的社會型態,也有介紹不同族群;印度人、義大利人、中國人、蘇俄人等等移民來此後的一些工作與生活狀態.
當然,印地安人的介紹是少不了的.
我看到最新奇的就是當地印地安人所搭的獨木舟其實是受到史前中國獨木舟的影響,他們將船底尖改造以讓船速更快,很有趣的發現.

我們花了將近三個小時走完這裡,心情滿滿地再回到現代.
接著,我們繼續前進,將駛向落磯山脈.



拙陶 2009/1/18

 



【與我同行】(六) Nelson.Cresto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我同行】(八) Banff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