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月12日

【與我同行】(六) Nelson.Creston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

 

Nelson這個城鎮是老爹的目的地,根據網路說明,這城鎮的當地人會跟外地人說打招呼(真的喔,稍後說明).
Nelson在一八六七年發現了黃金和白銀後,採礦事業於是展開,當然,現在已不再開採了,但他的觀光事業似乎做得挺成功的,目前人口還有9,800人呢.市中心的路線主要是兩條平行的大街,他的建築對我來說就是很基本的北美街道建築,在此就不多談了.
妳若是一直在追蹤這旅行系列,大概已經發現我們所到的地區很多是礦區.總觀北美的基本歷史,淘金熱在BC;真正是開展開到整個北美;由阿拉斯加到舊金山,這整條海岸線的州與省都曾經擁有過豐盛的礦,這一整條海岸路線我們一家已都走過了.
真要說起來,一開始我開始拜訪礦區都是很認真在閱讀歷史、觀看城鎮,只是這些年累積下來,我現在聽到礦區的反應是,喔,礦區喔,嗯,是哪一種礦啊?喔,等知道答案後,我就會開始將注意力放在人和建築,再來就是找吃的.
這感覺跟我去歐洲旅行的時候一樣,剛開始看到城堡簡直是迷瘋了,等看過一個又一個的城堡後,到最後看到城堡的感覺是,不要再叫我看了啦!
人性囉,凡事、凡物適可而止,否則消化不良.

然而,會引我們來Nelson的目的有二,卻與礦產和建築歷史無關.
目的一:在美國越戰期間,當初有很多美國年輕人是反戰的,那段期間有許多美國人跑到加拿大來,加拿大政府一一接受他們,其中有很多的人都集中住在這個城鎮.
目的二:一九八七年美國喜劇電影Roxanne就是在這個城鎮拍攝的,主演的Steve Martin是我很喜歡的一位演員,他的眼睛很喜感,聲音很性感,笑容很可愛.
在鎮街上有面牆就是這電影的劇照之一.我們在服務中心詢問資訊時,當那位小姐知道我們是為了那電影而來,立刻露出一個笑,還拿出巡跡導覽,上面一一標示出拍攝的佈景,很可惜礙於時間受限,這城鎮雖不大,真要走完這電影的所有拍攝地點我們絕對無法按計畫時間趕上渡輪到Kootenay Lake的另一岸.所以,我們只走了一部分.

 

像是男主角工作的消防站.

 

像是男女主角在這個轉彎角說話的位置(上面兩張),消防隊員救貓咪的位置(左下圖),女主角所住的屋子,這是她看天文的那棟屋子(右下圖).

後來,老爹為了要趕渡輪,開始急著想離開這裡,說開車多繞兩圈市中心附近讓我聞香,可是我小小咕嚕了一下,「這樣是在走馬看花耶,你不是一直喊著要來嗎?怎麼這樣就要走了啊!」
「看一看,這裡就是這樣而已,和其他典型北美城鎮一樣,還是妳認為這裡有何特別?再說,我們若不在天黑前找到營區會很麻煩的.」他邊開車邊沒耐心地說.

 

我坐在前座,相機拼命喀啦喀啦,可是因為速度加上街上有街燈有樹有車,有很多有的沒有的,不用查我也知道先前拍的幾乎都是被擋到或是模糊的失敗品,正感到沮喪時,我聽到有人在路邊喊,一時之間沒搞清狀況,相機挪一下才發現有一群青少年在對我喊,”over here!”
坐在後座的大姐笑著跟我解釋,他們要我拍他們啦!
我笑著喊,”too late!”
好可愛的孩子們,他們看起來像是當地孩子,吆喝一群人來這裡玩的樣子,心裡有點小遺憾剛剛沒拍到他們,車子繼續轉,老爹想轉到橋那邊過河,過了那座橋後我們就離開Nelson,往Balfour去搭渡輪,我們的車子繞進一個單行道後,大姐突然興奮地喊,「他們在那裡!」
我往前一瞄,是剛剛那群青少年,這次換我喊,”over here!”他們很開心地對我說嗨耶等等的話,也對鏡頭揮手,哈!車子依然進行中,我留下他們的鏡頭,可愛的孩子們!

 

走馬看花Nelson後,我們穿過橘色的鐵橋,回頭一看河邊,我怎也沒想到來這城鎮是這樣的匆匆,老爹不會感覺遺憾嗎?
「不會,很多事情都是想的和事實有距離的.」老爹說.
呀,好有智慧的話喔!

 

大約半個小時後,我們到達了Balfour, Kootenay Lake,看上面的時間表我們需要等半個鐘頭左右,大家下車活動一下筋骨吧!
我和大姐到湖邊看看,後來發現一旁的小店裡居然有販售寫有中文的掛飾,上面寫有禪和衆生的等等字樣,我猜想大概只有洋人會買,我是肯定不會買的,真的要就自己寫好囉.

 

後來,我們又走回等等要上渡輪的橋邊,我指著對岸說:「如果有一天,我有很多錢是我自己可以掌管的,我要買間湖邊小屋.」
「他怎麼說?」大姐好奇地問.
「他阿,一開口就算每個月的維修費和每年的稅金,還說以後要怎麼脫手的棘手問題.」我家老爹是很實際的,不像我老愛作夢,「所以我才說,如果我可以自己掌管錢的時候.」
大姐笑.「其實妳很聽他的.」
「有嗎?他還說我意見很多咧,他老說我太美化人和事物了,還有我總把事情想的太簡單.」我是這樣嗎?我也不太清楚.
「我有發現他在家的時候,妳很難坐下來好好休息.」大姐提醒我.
「吼,說到這個我也很累,其實我一直都有在做事,可是他的眼睛超好的,我又是近視,常常我好不容易找到時間坐下來喘口氣,他就走過來彎腰從地上撿起一根頭髮,家裡又是我的頭髮最長,他又老撿到長頭髮,妳知道嗎?那樣壓力很大的耶!」
「妳要學皮一點,像我,如果他在掃地,若是我好正坐著,我就將腳抬高讓他掃.」大姐說.
「那姐夫會怎樣嗎?」
「不會啊!」
歐賣尬,偶像耶!我要學起來!「可是我好像做不來!」我的聲音從高音do到低音do.
「每個人情況都不一樣的.」大姐很公平地說.
「我想我若這樣做他也不會對我怎樣,可是,我不敢這樣對他!」雖然很想,唉!我是膽小鬼,「我也是因為想到他從不會計較作家事,像他會幫忙吸地板、洗衣服等等,而且家裡維修工作都是他在做,有時,事情兩人分擔確實是快一點也省點力,只是他的潔癖有時真的快逼瘋我了.」
「真的要找時間休息,就算是家庭主婦,工作也是很多的,妳要對自己好一點!」大姐又說.
大姐還真是體諒我的心情啊!感動──

渡輪來了後,我們開車上去,這渡輪是沒屋頂的,而且不太有空間讓人下去走動,我們想十分鐘上下就會到了,所以就打開窗坐在車裡,怎知風大不打緊,湖水也都噴到窗邊,我的臉一下就被噴濕了,有一些人站在甲板上上身都濕了.

 

到了Kootenay Bay,我們開下渡輪,開始走省道,一路想找露營地點,未料這公路相當荒涼,開好久才看到一個河邊的營區,在看過營區後,實在不敢領教他們的洗手間和浴室,超不乾淨的!所以,我們只好繼續開車,一直到將近晚間八點才到Creston,這是一個三角路線交接地帶,大約是這方圓幾百里內最熱鬧的地方,說熱鬧的標準是以鄉間來說,不能以城市相較的,但對我們已經不錯了.
一到城邊,我們看到一個營區叫做Pair of Dice,聽起來好像paradise.
營區四周雖完全沒有景物,營區旁邊還好像是大工廠的空地,營與營之間都是開放式的,也就是營地與營地之間完全沒有任何隱私,連棵樹也沒,可是我們也沒太多選擇啊!天都要黑了,那就住下吧!
管理的人是這在這裡三十多年的荷蘭太太,她說她是幫忙管理而已.

大姐先去洗手間和浴室觀察過了,她笑說好乾淨喔!這下大家就安心了,我和大姐忙著弄晚餐,小孩則先去洗澡.我有注意到這裡也是沒有營火爐,孩子等等肯定又要失望了.正在準備晚餐的時候,有兩位東方太太拿著一盤他們自己種的apricot過來,其一太太說,她是老闆,她先問我們是哪個種族,等我們告知是台灣人,她笑的好開心,她說她是韓國人,另一位太太是她的朋友,她們都是搬到這裡才認識的.因為這裡東方人很少,所以當她聽到經理跟她說有東方人來,她感到好興奮,說是一定要來打招呼.
這裡東方人少是肯定的,也難怪她們知道有東方客人來,忍不住好奇.
「這裡沒有各自的營火爐,不過在營區最後方有公用的營火區,你們若想燒營火,可以去那邊啊!」老闆熱心地說.
我們又聊了幾句後,她們就離開了.
其實別說是她們,我們從出發後也很少看到東方人,所以對我們來說遇到她們也是很有意思的.

 

吃過飯,荒郊野外的也沒風景或河邊夜景可看,那就去燒營火吧!黑淒嘛烏的十點多,我們每個人都拿把手電筒,走到營區最後方,好大的營火爐,我們將大木頭挪一挪當椅子坐,老爹開始點燒營火.
熊熊烈火中,有隻黑貓來找我們,老大一直拿著相機拍牠,老二對營火比較有興趣,一直在觀察和燒樹枝.
雖然只有營火,我們東聊西聊,一樣有個愉快的夜晚,在黑幕低垂下.

拙陶2009/1/10

 



【與我同行】(五) Rosslan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我同行】(七) Fort Steele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