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2月30日

【與我同行】(五) Rossland

長篇旅行故事【與我同行】

接下來要拜訪的就是引導我們行走這路線旅行的原始城鎮了;Rossland.
先說清楚,這城鎮在整個BC的所有城市上既不出名也不是特別誘人,那又怎會誘到我呢?
歷史與建築!沒錯,我喜歡看歷史與建築,這就是我們願意開大老遠的路程來朝聖之故.
妳若要問我拜訪過後的心情,我必須分成兩部分來說.
如果妳喜歡熱鬧與人氣,那麼妳肯定會失望.
如果妳想品味只有自己感受得到的一種氣氛和觀看歷史建築的心情,那麼妳會陶醉.

當時在網路上看到它的官方網站這兩張照片,我就醉了,可惜我無緣一見,因為那是秋景,我去的時間是夏天.
United Church 可說是地標 
這張Fall Colours 絕對可以比美高更的色彩
連結過去可看圖片

當然,這裡因為位於內地又是高山區,她的季節風情相當明顯,色彩就是四季分明,妳可以好好看看她的官方網站內的四季照片分享.
Rossland 位在一個死火山口的位置,她的海拔是1,023公尺,距離美國華盛頓州只有七英哩,這裡是很典型的加拿大內地小鎮.在一九零零年左右是個礦區,在採礦熱潮過後,也和其他礦區沒落成為被遺忘的城鎮,幸而Red Mountain Ski Area為她帶動了第二次高峰,在這裡附近,夏天妳可以打高爾夫球或是mountain biking,冬天呢,skiing為這高山城鎮帶來滿滿人潮,原因是,Red Mountain是BC省堪稱最具挑戰性的滑雪區之一;請別誤會我是滑雪同好,我通常在夢裡絕對是滑雪高手,現實人生是滑四腳朝天的高手,以上資訊是網站收集來的.
一個小插曲,因為此鎮位居高山,我們一路爬坡迂迴又迂迴地跟著山路轉上來,在半途看到有人騎單車奮力往山頂去,果然真的是有人mountain biking耶,有多陡我不會測量,但光看這位單車騎士埋頭賣力地踏著,我都要肅然起敬了,因為若換成是我,我可能會演變成牽單車喘氣走上山呢.
基於大姐夫現在的工作之餘樂趣就是騎單車;專業的那種──可不是隨便的單車,有變數的哦,還要穿專業單車騎士服的那種,所以大姐是看到裝扮相近的騎士就說聯想到了大姐夫.我傳述給老爹,老爹就說"唉,我們硬要大姐跟我們來玩,他們夫妻一定思念對方的很".我就問他那我去年回去將近一個月那你不就要思念成災,他居然說"嘿,我是什麼人,我才不會這樣咧!我只會思念妳煮的菜".男人有時嘴很硬的,他就是.

 

另外,我在另一個網站看到的資料是這裡有中國花園和中國城;方才想找出那網站卻尋不著了.這城鎮雖屬偏遠的山區,知悉依然能有中國人走過的足跡我並不意外,心想,真要到了這裡,非得來看看他們的足跡.
就說中國人當初離開生活困難的中國就是為了尋找更好的居住天地,他們的勤奮遍及世界各地,在北美對開採木材與礦產,以及造鐵路的最大貢獻人類除了那些白人,就是中國人了.

當我們到了Rossland,我的興奮程度是不能言語形容的.老爹決定先開車繞完這小鎮,但是跟我一樣想看中國城的老爹卻怎也找不到,還真是失望.後來因停車在圖書館前,正巧遇上圖書館員,老爹向前詢問,那位小姐表示「她也聽過」這花園和中國城,但現在都已經被更新成為居住區了.小姐尚稱年輕,所以她說的就是歷史.
我們後來到那圖書館員所說的位置,確實,那些中國人曾走過的足跡,如今只能憑空想像.

 

   
午餐是我和大姐當天早上在營區準備好的滷雞腿飯.我們到先鋒公園吃,那時正巧有位太太在那裡寫生.
我也是作畫的人,看到那樣的景致,感覺要進入公園吃飯像會打擾她身上那份畫作的氣氛,但我們實在是的很餓了,這公園是整個城鎮唯一適合讓我們野餐的地點,所以就提著我們的午餐,五人浩浩蕩蕩地走到離她不遠的野餐桌.
我們打開悶燒鍋不久,那位太太停下手中的筆,對我們笑說:「哇!太香了,我都餓了.」說完她就收拾畫具離開去用餐.

每次和大姐吃飯,我們最常作的就是叫對方吃多一點,常常是她杓菜過來或是我們分過來分過去,我們都怕吃太多,中年了,真要注意自己的身材才好,可不能因為本來瘦就疏忽,要胖的速度都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來.自從大姐來加拿大後,我們都有發現,結果是我們總吃到本來不想吃的量,呵,有點危險咧.
忽然就想到大姐年輕的時候,大姐從小到婚前的身體狀況一向是纖細又虛弱,我曾戲說她是走在雨縫中的女子.小時候,我常看母親每隔一段時間總會煮豬肝給她補身子,豬肝在我的童年是相當珍貴的,我很喜歡吃卻是她最畏懼的食物,我記得聽話的她總是胡亂咬兩口,然後憋氣硬吞下去,我們曾經一次背著母親演出一場完美的偷天換日之戲──我幫她吃完碗裡剩下的豬肝.
當我描述這往事,大姐也似乎漸漸想起來,她說:「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敢吃豬肝呢.」
「我很喜歡吃,可是這些年我幾乎都不吃了.」
「為什麼?」大姐有點不解.
「因為我公公是死於肝癌,所以他不吃.」我說完後,沉默沉澱在我們中間片刻.「可是上次我突然很想吃,就很掙扎,我問他我可以買來自己吃嗎?他說只要不要叫他吃就好了.所以我就買回來煮薑絲湯,一人吃的好過癮,可是吃到後來量太多,噢,後來分兩次才吃完那豬肝.」
大姐聽了說:「妳是不是因為他不吃妳就不敢吃.」
「也不是所有,只有幾樣啦,說真的,光我一個人吃也沒意思啊!反正就偶爾真真真的想吃什麼再買來煮,犒賞自己就好了.」
「妳家的人很好養,我看他們不論妳煮什麼都會接受,不像我家,想變化點新菜色,居然得到的回報是"妳煮嘎這啥咪?""差不多啦",換成是妳,妳嘔不嘔?」大姐吐槽了.
「那是一定的,要煮一餐可以很快,可以很濫,也可以很好吃,但對一個用心想煮點好吃的給家人,家人若是讚美一下我們的煮食,煮的人再怎麼辛苦都任勞的.」
「對阿,我看妳老公和兒子吃飯的時候都會讚美妳的烹調,我呢?」
歐喔,有點不知要怎麼接,過了半响我才說:「我們真的是需要鼓勵的,像我家老大常常跟我說,媽咪,妳煮的比我們在餐廳吃的好吃;雖然有點捧了我,可是聽了好開心的阿,他跟老爹一樣都是美食主義者,所以我就可以大膽地煮各國菜餚,老二呢,他只要吃到喜歡的都會跟我說好吃,或許就是這樣我會這樣甘心窩在廚房整天吧!」
「沒錯!」大姐同意的很.

 

吃過了午餐,我們開始步行到鎮上去,一樣兵分兩路,一路是老爹和兒子們,一路是我和大姐.我們走的比較慢,慢慢品嘗,等我們趕上老爹,我發現他從一家保險公司出來,納悶啊!
他說,他剛剛在保險公司門口看到一個皮夾,裡面有一個當地高中生的學生證和加幣,問題是他看不到警察局,所以他就拿進去給那保險公司的人.小鎮文化是人人都知人人,這個只有三千五百多人的城鎮就更不提了.
一開始那保險公司的職員看到三個東方人走進去並不友善,直到老爹表示狀況後,對方立即親切的答謝,並表示他們會交到主人手上.我個人的發現,小城鎮的人大概比較少接觸外地人吧!對非西方人出現在他們面前往往是手足無措,所以有些人會先架起防護網,基本上他們人都很好的,只是不習慣而已.我們曾去美國中部一個連名字都記不起來的小鎮吃KFC,當我們一家人走進那餐廳,全部的人;包括店員和客人都停住手上的動作,一時之間我們也被點了穴,兩三秒後,因老爹繼續往櫃檯去,一切才恢復正常,用餐時間就再也沒人盯著我們了.

 

好了,完成拾金不昧後,接著大姐發現一個很好玩的路標;狗不可行走在這街上?齁,這個就真的很疑惑又疑惑了.
接著我們發現這裡有中餐館,其實並不新奇了,中國餐館的威力很強的,我曾經在一個美國中部很荒涼的城鎮還是看到中餐館呢!

 

然後又發現一部很舊型的公車,上面的行程是從道森到紐芳蘭,呵,有可能嗎?

 

等我們繞到街的另一邊,我終於看到那著名的尖頂教堂United Church,我發現站在鎮上是無法拍到我在網路上看到的鏡頭,或許需要紅山那邊拍過來才成.
這時我又找到多時不見的老爹,他正在鎮辦公室裡與職員聊天,對方很仔細地給我們很多資料,這附近的幾個城鎮介紹和稍後要搭渡輪的時間和位置,她告訴我們那裡的渡輪是免費的,聽了好像是撿到便宜了.
後來她談到了附近地理的事,我就好奇問她:「我在網路上讀到Rossland是加拿大海拔最高的城鎮.」
她很開心地說:「確實是,但是Calgary認為他們才是.」
好!事實上我後來查網路,Calgery海拔有1,048公尺,哈哈,確實是啊!Rossland低了25公尺呢.

這時我們已經繞了小鎮一圈,妳是不是好奇,就這樣?
是的,這鎮中心很小,但五臟俱全,有診所、所有你想得到的商號、餐廳、市政中心、公園、學校、圖書館、超市、藝術商店、歷史博物館、消防隊……

接著,我們得趕路了,因為當天的行程還有一個城鎮要趕,那是老爹的計畫,然後要趕渡輪,然後希望天黑前可以找到歇息的營區.

=待續=

拙陶2008/12/29

 



【與我同行】(四) Christina Lak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我同行】(六) Nelson.Creston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