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3月20日

【今宵夢醒何處】

spark2.gif
作家三毛在介紹她的先生荷西時,她說:「很可惜,我先生是個外國人……」. 套用她的話我要說「很可惜,我先生是CBT (Canadian born in Taiwan)」.這麼說真的是有原因的,若非如此,我現在不會夢醒在遙遠的北半球,也不會有這麼一段話出來.
十一年前,他剛從學校畢業,一個人背著背包,從天寒地凍的多倫多走到紐約,前進歐洲、非洲、中東,最後只聽得懂一些台語、會說一些台語,而國語只懂20%,長相東方、思想西方的他,走回出生地台灣──尋根.  十一年前,我扛著行囊正要去英國讀書,然而,走過日不落地,遊蕩過賽納河,穿越過阿爾卑斯山,後來,卻為了一個人,千山萬水,孤身來到楓葉王國,想是上天的旨意!  我們沒有演出向左走,向右走,在各自離開台灣前,兩人遇見了,因為語言的關係,各捧著字典,鬧了笑話一籮筐.然後,我還是依照計畫去英國,他則暫留在台灣思考未來的走向,只是他三不五時,就隔空對我大喊.熬不過他的咒語,奔回他身邊,隨他飛越過換日線當起了浪人. 幼年時,看過一部記錄片,是關於亞馬遜河,從此日夜夢想當個瀟灑的浪人、雨林中的拓荒者、採菊東籬下的隱士,日月年歲,天天如此,一刻不曾淡忘.雖然,有些夢是沒法實現,但不一定是失望,有些夢是因夢殘而完美,心中的亞馬遜河,依然潺潺涓流──聲聲不息,只要心中還有夢,轉彎處不妨換唱一首歌,仍然吟唱走到最後一刻. 愛唱歌的孩子,夢想著唱出心中願想, 愛彈琴的孩子,夢想著創造自己的歌, 愛畫畫的孩子,夢想著縱情色彩天地, 愛作陶的孩子,夢想著蛻變在窯火中, 愛作夢的孩子,夢想著事事隨心意轉, 愛流浪的孩子,夢想著天涯一人獨行, 那個夢想周遊世界的孩子,多年後,夢圓、夢碎、夢牽,最後夢醒! 有些夢真是不可行、不能想,不過,人生也因為有夢而美麗、期待、昇華、甚至墮落…… 我的夢,即使無法一人完成,或可和心愛的人共同努力完成,一人有一人的美,兩人有兩人的妙,一家有一家的歡,眾人有眾人的樂,我還有夢,心中的夢,堅持無悔,直到最後一分最後一日. 詩人柳永,在一千多年前的流浪漂泊人生中,吟詠出這首詩句『雨霖鈴』──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 曉風殘月 深愛這首詩,只為它的浪漫情懷以及無奈傷愁,我們每日腳下所踩過的心情,也不過如此!而那字字鑲嵌出內心的想望,掀起心靈底層的波濤,可說是我對浪人的幻想已至無可救藥的程度,雖已過強說憂愁的年齡,但內在的感情卻不曾被歲月抹過,掠過心頭的點滴,是夢想的動力,雖然夢裡乾坤也只有自己知道,那現實與夢境也只在一線之隔,就如同成功與失望,但,失望是希望的開始,希望是夢想的窗口,哪怕只有一日,就夢上它一天吧!   夢是一種心情上的流浪,只是,現實中的浪人和夢想中的浪人是有差距的. 有一日,我矛盾地說,願今夜無夢,一覺直到天亮,不想面對夢醒的難堪,從此,他說:祝妳沒有夢! 然後他笑說,他希望能在夢裡補平殘缺的夢,因此,我總說:祝你有好夢! 每夜睡前懷著一種期待省思的複雜,每日夢醒後又是一番探險的驚奇尋訪,這些年來,總在睡前擁抱著一個夢入睡,也總在不同的聲音、文化、空氣裡醒來.有時已無知覺,本能地作當日該做之事,有時又是驚喜萬分,品嘗著挑戰與磨練──── 現在,我的抗夢裡,除了自己,也多了一些牽掛,至於他,在補夢中,也增加了一些負擔,是各自生命中的意外經驗,而我們在對方身上學到了另一種生活方式.浮沉凡間的人們,總在尋找一個圓夢的正極與負極,那讓人難以抗拒、交集的火花,就是夢的燦爛! 今宵酒醒何處,是一種無言的傷離愁,有不忍與放逐自我的灑脫,藉由這樣的一首詩轉成浮雲遊子的匆匆與安頓,【今宵夢醒何處】,是延續未完成夢想的期盼角落,現在,或許是客居也是定居,是夢回也是夢醒,是微笑也是傷愁,人生處處不是家,又處處為家!浪人,終歸有落腳的一日,今宵就暫醒溫哥華吧! 來日夢醒何處? 夢話連篇,並非一定要完成,就讓它,隨緣,隨處,隨夢去!     初稿於July 27/ ’04   照片:拙陶攝於溫哥華東區公園


首頁│ 下一篇→想到彼個黑輪伯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