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1月27日

尼泊爾的除夕夜

回溯自己所渡過的農曆年當中,當以一九九零年在尼泊爾「奇旺國家公園」露營區的河畔除夕夜最為特別.

那一年,尼泊爾仍披著濃濃厚厚的神秘面紗,因緣際會之下,透過我前老闆的穿針引線,我與其它十二名女孩利用農曆休假組成單自隊伍,一同展開我們的香格里拉之行,也就有了這次難忘的農曆除夕夜的經驗. 宗教治國的尼泊爾據稱是佛陀:釋迦摩尼佛之母親的祖國,當年的探訪讓我以一名觀光客的角度,認識了八日的宗教意味濃厚的尼泊爾,喜悅地遊走在那片曾被熱烈稱作「失落的地平線」的土地上. 幸運的我們,在尼泊爾尚未有大量觀光客的當時,聘請到一位曾被外派到台灣服過兩年兵役,操著一口流利國語的尼泊爾青年﹔小史. 小史的大學教育程度在當時的尼泊爾算是高教育,現在我就不知曉了. 他溫和有禮,幽默風趣,外表英俊,有著尼泊爾人特有的五官特徵﹔濃眉大眼,他的眼睛是會放電的那一型. 因大家年齡相仿,讓我們的旅程充滿著年輕的歡樂氣息,當他知道我們十三人都是第一次在國外過農曆年,他決定自掏腰包(據觀察,他的家族在加德滿都市該屬經濟富裕)並緊急號召他的親友為我們舉辦一個歌舞盡歡和燒烤當地美食之除夕夜.

 

當日在天色漸進暗沉之後,一群尼泊爾青年分為二批來到我們的營區,一批是為我們準備除夕晚餐,除夕晚餐的重頭戲就是整隻烤乳豬,基於時間上的考量,廚師已在廚房先行烤過一段時間,然後他們河邊營地搭架了一個大烤架,在現場繼續完成後續的燒烤工作. 真的很想努力地擠出當夜吃過的菜色,很可惜,實在是好久好久以前的過往,我只記得有一隻烤乳豬,後來又烤了一隻烤雞,配菜隱約記得好像有超辣的印式咖哩,米飯是一定有,因他們也是米食主義,然而點心和飲料等等卻怎也想不起來了.

 

 

尼泊爾人在吃飯前,都會先奉上一碗清水,這可不是用來飲用的,而是用來清洗手的,他們的五隻手指相當於我們的筷子.小史很清楚我們十三人無法這般就入境隨俗,細心地為我們準備的叉子和湯匙.

 

就在一切就緒,晚餐開始不久,原安靜坐在一旁的另一批青年開始為我們唱著我們聽不懂卻優美的尼泊爾歌曲,他們全都具有相當清亮的嗓子(很奇怪,這張照片傳不出來@@),作任何事物的神情總讓我感覺是個快樂的族群,當他們載歌載舞之際就完全看不見原先靦腆的一面.

這時貫穿整夜的主持人小史卻不見人影,他的堂弟亞當笑說,小史特地請了一位印度女郎要來為我們演歌一番,我們等了半天後,那些青年開始以小鼓和雙手拍擊打出了節奏,接下來又和著旋律唱起歌來,這時我們發現河的另一邊,一位披著白披巾,丰姿萬千的女郎掩臉配著歌曲邊舞向我們.

 

當她距離我們約莫五步之遙,我們幾人幾乎同時發現這位女郎有黑粗的小腿毛,再近距離仔細一看,大家終於爆笑滿堂,哪有什麼印度女郎啊!根本就是小史的自導自演嘛!

 

 

那一夜在小史的策劃之下,為我們留下這一個難忘的除夕夜,我這麼想著,當年透過多方朋友號召而組成,一起前進香格里拉的其他十二名台灣女子,即使在現今,可能有人仍單身,可能也已嫁做人婦,然而這樣一個與過去文化不同的旅行,在多年後的某個除夕夜,是否和我一樣,也偶爾在這一夜,想起那與天地相容,愉悅的旅程呢? *** 是的,這一夜,我想起那個載歌載舞的深夜. 想起我們騎著大象在迷濛的清晨進入森林探險,跟蹤犀牛和老虎的驚險畫面. 想起大家擠站在吉普車上,肆意呼叫隨著清風,追著夕暮穿越平野上的暢快. 想起坐在獨木舟上游走於奇旺公園河畔,驚見鱷魚環游在獨木舟兩旁的心悸. 啊!想起了妳們,許久不再想起的妳們,此刻,只能在此對妳們說聲﹔新年快樂! 也祝所有閱覽這篇文章的人,農曆新年快樂! Aisha/ 拙陶Jan 26/’06

 



流浪是一種情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書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