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6月14日

Is There A God?《3》


(短篇小說:原名 邁克)更名為 Is There A God? ***  Is There A God?《3》 「我希望有奇蹟出現.」先生神情黯淡地說. *** 接下來的日子,因為邁克停職在家養病,我偶爾會看到他來接他兒子.他對待他兒子的態度是很特別的,有一回他談到他兒子老是漫不經心、掉東掉西的,他笑著說:「What a looser!」(真是個失敗者!)聽起來有些震撼,不過他臉上那有子萬事足的模樣,只會讓人覺得這是他另類的表達方式. 兩千零二年的春天,邁克復職,重回校園教他的科學科目. 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我看見精神奕奕,一如從前的他,站在他的單車旁,背著背包等在學校側門邊來接他的兒子和大女兒,我好想笑,不是那種好笑的笑;而是感到安心的笑. 同年的春末,我們決定在家裡為兒子辦生日派對. 第一次來我家的邁克,帶他兒子來時,看見我家的房屋造形,開始發揮他工程師的本能,與我們討論房子的結構、建材,然後再談到現在的房價,最後還飆到宗教、經濟.我的腳是越站越軟,他的嘴皮卻越說越快;我的腦子也被那些對我來說頗具艱深的經濟英文用語弄得頭昏腦脹的. 「妳們家有任天堂耶!我要玩.」邁克的兒子突然插進一句話問我. 我的嘴唇還來不及拉開,邁克就搶著說:「不管他說什麼,絕對不要讓他玩.」說完,忽然切斷剛才和我聊的話題,留下一團話卡在喉嚨裡的我,走人了. 真是令人失笑. 三個小時後,邁克開著車來接孩子的時候,開心地對先生說:「嘿,今天是我獲准可以開車的日子.呼!總算是恢復正常了,整整一年,真有夠受的.」 他坐下後,邊說著邊拿起桌上的比薩吃了起來,然後開始從他身上穿的那件T-shirt的圖案說起,再談到他一位遠親的雅痞表姊如何地特立獨行.我們一邊招呼著來接小孩的家長,一邊和他聊天,桌上的比薩也一片片地進他嘴裡. 我不是小氣,他喜歡吃我做的比薩我是很得意的,問題是他那綿延不絕如長江般長的流暢話題,比打開的水龍頭所流出的速度還快,而且都沒中斷過,說話不用換氣乃此高人啊!我也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要留下吃晚餐. 總算在一個小時後,他一臉茶足飯飽的樣子,拍拍屁股起身,吆喝著他兒子下樓,說聲掰掰就走了. 先生哈哈大笑止不住地搖著頭說:「妳說對了,他真的是個怪人,不過是個挺有趣的人.」 那一年,我們兩家密切地來往一段時間.十月中旬,在邁克兒子的游泳生日會結束時,邁克動起一念. 他說:「今年的萬聖節〈Halloween〉,我來組一團『討糖隊』〈Treat or Trick〉,大家一起走比較有趣.」 就因為他的一句話,我們在十月三十一日那夜五點半在他家集合,組成了約十五個小孩的隊伍,包括隨行的家長一共近二十人.晚間六點,天色已暗沉,在人數都到齊後才出發. 同行的孩子每個人都特意穿戴打扮心裡喜歡的人物的服裝,手提著南瓜桶子或是自備的提帶準備放著討來的糖果,打扮最多的人物造形是哈利波特,再來是巫師、巫婆,還有仙子、蜘蛛人、巴茲光年. 看著這個隊伍,我回想起童年一段快樂的記憶,兒時的元宵節;父親為我在裝奶粉的空鐵罐上打了一些洞,放根蠟燭在裡面,再用鐵絲作提把,點上蠟燭後,讓我隨著哥姐們和街坊鄰居的孩子一起到街上提燈籠的情景.不同的是這是提南瓜桶的隊伍,不是燈籠的隊伍,我意外地重溫了兒時的樂趣! 討糖隊伍聲勢浩大,我們每到一戶人家門口按完電鈴,在賞糖人把家門打開時,都被十五個孩子同聲喊出的Treat or Trick(不給糖,就搗蛋)的音量給嚇退一步.即使如此,賞糖人家還是因為生意興隆個個被嚇得很無怨. 走在人行道上,我們一條街接著一條街繞著討糖,也欣賞著擺放在各家門戶前雕刻著各種表情的南瓜燈(Jack-O-Lantern),滿街南瓜內的蠟燭點亮了黑幕裡的街道,讓人深深地感受到濃厚的節日氣氛.另外有些人在自家窗邊、門上精心佈置著蜘蛛網、骷髏頭、蝙幅、巫婆,還有人故意放著令人害怕的妖魔鬼怪的聲音,種種加起來便營造出的一種恐怖的街景情調,使得原本總是沉寂無聲的夜裡有著不同於平時的熱絡和景緻. 邁克拿出他老師的本領,包辦整隊帶路的工作,他刻意穿著黃色滾著螢光線條的夾克走在隊伍的前方,每當要過馬路時,他便高舉手上的螢光棒揮動在空中,讓車輛可以注意到我們,揮動的手勢真像是交通警察一樣. 我還記得那一夜異常的冷,大約只有五度左右,比往年還冷,但我們全體被這樣熱鬧的氣氛影響著;即使鼻子都凍僵了,手腳也開始發抖,還是沒人喊停.直到整整走了三個小時後,有人扛不動糖果了,我們才收隊. 繞街期間,兒子因不甚負荷那些沉重的糖果,我還得提供我的背包來幫他. 那真是個難忘的萬聖節! 在Treat or Trick的活動結束後,奧翠兒告訴我們. 兩千零三年的復活節,她打算辦一個Easter egg hunt〈復活節尋蛋遊戲〉的活動,她問我們有沒有宗教上的忌諱,得知我們沒有忌諱後,很開心地說屆時會通知我們. *** 年底,電影哈利波特第二集開始在戲院放演,我們在一次小孩相聚時提出要帶他兒子去看哈利波特的想法. 邁克一聽,也沒問他兒子,直接就回答:「不用了,這小子根本分不清真和假,他老以為哈利是真有其人,再讓他去看的話,搞不好他會說他要去上巫師學校.」 每次他在談論他兒子時都是用這種另類的方式,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他那份疼愛兒子的感情,像他總是積極地參加孩子校內、校外的各項活動,對孩子生活上的投入是全心全意的.雖然只是一名教師並非什麼富人,但,每次他們總是為來參加生日和活動的孩子們,精心安排著滿滿的驚喜和遊戲,是讓我佩服的;我並不是以他用多少錢來辦活動來看他,而是以他想為孩子打造一個豐富的童年的那份用心. 復活節來臨前他們又再度失去消息,而我們也因為忙碌未曾去介意. 再次見面是在兩千零三年的春末,我兒子的生日會上. 令我驚詫的是,邁克理光了頭,原本修長的身材也變得略顯肥胖,肚圍甚至比先生的還大了.他也不避諱,直接告訴我們他又開了一次刀,現在不能作任何運動只能習慣當隻企鵝,說完又露出那慣有的笑容.看著樂觀的他,心情是複雜得無法言語,我安慰自己說,別擔心,他只是外表改變,他還是原來的他. 「我現在腦殼少了一小片哦!所以我常忘記事情.」他嘻笑地對先生說. 「哪些事啊?」先生調皮地問. 「我忘了!」慣於和Andy開玩笑的邁克很配合地接腔.  這段對話內容使得在場送小孩來參加生日會的父母們笑成一團. 我真的覺得,他的勇敢都是為了兒子、女兒和妻子的.  同年的十月,他兒子的生日會是在他家裡舉行的.這時候,他的情況開始出現了不穩定的現象,他已經不起任何身體上的大移動動作;例如突然舉起手來,這些都會令他感到頭痛的,他的體型比我五月遇見他時更寬胖了些,昔日的神采飛揚已不復見,時可見他忍著身體不適的表情. 由於他堅持要參加兒子的派對,在整個生日會的過程,他都是躺在客廳的長沙發上陪著孩子們作遊戲、唱歌. 十一月中旬,我們邀他兒子一起去水族館,在車上,他兒子說:「我爹地一發病,就會全身抽筋,在地上翻滾.」 「那該怎麼辦呢?」我擔心地問. 「要趕快拿毛巾給他咬在嘴裡,免得咬到舌頭,如果超過兩分鐘還是沒停下來的話,就要打九一一求救.」 聽著他那麼有條不紊地把急救方法說出來,可以想見他已被訓練的很好了,我不忍心再追問下去. ~待續~  Is There A God?《4》

Aisha/拙陶 4/16/’04 原貼於優秀文學網  修稿於June 13/ ’05  註: 雖然奧翠兒的尋蛋活動沒有辦成功,不過先前已有參加過這樣的活動,所以知道一些這個節日的意義. 復活節是基督徒們慶祝耶穌復活重生的日子. 尋蛋、滾蛋遊戲或是彩繪蛋都是很受孩子歡迎的活動,其象徵意義是慶祝春天裡新生命的開始.在基督教的時代,他們賦予它一宗教意義;象徵耶穌復活走出石墓的重生喜悅. 復活節每年的日期都不一樣.它是在每年的春分月圓之後第一個主日來舉行. 春分也是晝長夜短分界的開始. 2004年的復活節是四月十七日.萬聖節是固定在每年的十月三十一日慶祝的.   



Is There A God?《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Is There A Go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