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6月14日

Is There A God?《1》

關於生命的心情故事(二)
(短篇小說:原名 邁克)更名為 Is There A God?修稿於June 13/ ’05  Is There A God?《1》 *** 「邁克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呢?」先生沉思良久後道. 「我希望可以看到我的孩子長大.」我把自己放在邁克的立場,假設他的心情. *** 第一次看見邁克,是在兩千年的九月初,兒子向幼稚園報到的那天. 那天下午,全校幼稚園班的學生和家長全集中在一個大教室外,等著各班的班導師來叫名字. 開學前,我們曾聽到校方人員提起,全校共計約八十幾位幼稚班的新生,卻只有九名學童報名普通班,這一屆的普通班人數不夠,可能要將這些學生編入ESL的班級裡,不過我們也聽到傳言,因有家長極力爭取,以致校方在最後一秒還是派出一名老師來接這九名普通班學生. 等待點名之前,在教室外的遊戲區有位印度籍的奶奶來向我搭訕. 「妳的小孩也上ESL嗎?」  「沒有,他上普通班.」 「為什麼讓他上普通班呢?只有上半天的課而已啊!上ESL是整天班,免費的保姆耶!」 我把心中的驚異藏起來,在我的認知裡,ESL是讓英語非母語的學童而設定的班級,現在的加拿大因為移民量大,有些人有一種想法,只要不是白皮膚的就該上ESL,甚至將ESL當成免費保姆班.可是我聽到這位奶奶的孫女對著她說著一口順暢的英文,當時正快樂地滑下滑梯.這件事讓我對那位印度奶奶的心態深感不解. 「如果我的孩子需要,我會讓他上.」我笑答. 我和那印度奶奶說話的時候,看見坐在另一旁的一位金髮先生微微地對我笑著,他身邊還有一個小男孩,後來我才知道,金髮先生就是邁克. 集合時間一到,Mr. K;就是在最後一刻被推選出來的普通班老師,他在大廳喊了九名學生的名字後,連同家長們一起帶著我們到教室去,到了教室後我看見空蕩蕩的空間不禁大吃一驚,不單是我,連其餘的家長也開始碎碎細語起來. Mr. K急忙開腔:「你們好,我知道各位在想什麼,因為我昨天才接到通知要接下這班的,所以還來不及佈置好教室,我會盡快地在一周內把所有的教材設備全安排好.這裡將會有圖書區、電腦區、火車積木區和樂高區……」看著年輕、胖胖的他,因緊張而汗流浹背的模樣,大家都會心地放下心裡的擔憂. 「那請問上課時間是怎麼分配?」此時,邁克推推鼻樑上的眼鏡開口了. 「大家知道的,幼稚園的班一向是半年上午課、半年下午課.我們可以先從下午班開始,因為我這學期上午還有ESL的學生.下午的課從周一到周四是一點到兩點四十五分,周五是一點到一點四十五分.」 「對不起,我必須打斷你的談話.照你所說的周五只有四十五分鐘,那我們家長是不是亁脆不要回家就在學校等著接孩子.還有,只有四十五分鐘的課,再扣掉點心時間,根本只剩下一點點時間可以上課,小孩才剛要進入學習狀況就差不多要回家了,那對於學習的成效是不是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邁克一臉笑意但卻咬住每個重點詢問著. 副校長卡威爾太太這時進來,她笑咪咪地說:「對不起,薩米居先生,讓我來說明好嗎?各位你們好,我是副校長,我想來跟各位解說一下.這次我們倉促地在短時間內決定讓Mr. K來接這一班,我先為帶給各位的不安和不便表示我們最深的歉意,從我踏入教育界開始就是從幼稚園班開始教起的,我保證會在最快的時間內協助Mr. K把所有的籌備工作完成.至於上課的時間,我們是配合教育部的教學時數和本校的上課時間排定的.」  邁克高舉右手徵詢發言權:「妳說的我都知道,只是周五只有四十五分的課實在很難說服我.如果我們可以把時間排在指定時數內,換成全部上上午課會不會在學習上比較可以達到效果呢?」  副校長陷入短暫沉思時,他又說:「還是我們投票決定,看看其他家長的意見,免得好像都是我的意見.」 他還是笑著,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他的堅持. 副校長似乎很高興邁克為她解圍,畢竟,只要是家長投票通過的,那麼她便不用承擔爭取改變學校規定的責任.「如果要修改為全年上上午班的話,就是每天從八點四十五分上到十一點四十五分,每日兩小時上課時數.」她計算好時間後對大家說明.  「我們現在開始投票,希望採用原來的時間表半年上午課、半年下午課的,請舉手.」副校長問. 教室內寂靜無一聲,也沒人動一動. 她看著全場的家長再次詢問:「那麼贊成每日上上午班的,請舉手.」全部的家長包括我都舉高著手,有人舉右手、有人舉左手,不管是哪隻手,全數通過.頓時教室內充滿了歡呼聲,我轉過去看向邁克,他正眉開眼笑地舉起右手,合併五指放在右邊的太陽穴上對著副校長行軍禮. 接下來是讓家長發問的時間.不久後,副校長宣布因為Mr. K還是得先處理好他早上ESL的調課事宜,所以上午班的課要在兩周後才能開始.就在我要帶著兒子離開時,我聽到一段對話. 「薩米居先生,謝謝你的諒解.但,畢竟你任教的是高中和我們小學是不同的.」 「副校長,不同的是孩子的年齡而已,教育的本意和宗旨是相同的.」 走出教室前我瞥見副校長尷尬地陪著笑. 那時,我可以很肯定邁克就是極力爭取開這普通班的家長. 加拿大政府在各項建設福利預算上逐年在裁減,免不了也裁到了教育經費,加上全國的ESL學生人數因移民潮不斷登進而急速在擴展著,這現象對教育局的有限運作費用來說是一筆龐大的支出,導致教育局得想盡各種辦法來節流. 為得到更多的資助,校方反求於家長們的資源協助;例如讓校內的家庭們購買家長、廠商提供的捐贈物品,再將盈餘的所得捐給校方等等一些方法來取得經費.另一方面加拿大教育局也實施混合年級班來節省聘請師資的費用已有多年的歷史;其方法是將部份一年級生和二年級生混成一班來教學,以此類推到七年級.(加拿大的小學是七年制,幼稚園只有一年,幼稚園的就學年齡是以入學的那一年滿五歲為計.) 政府、教育局固然有它行政上的考量,但,對每一位納稅國民的權利是不可剝奪的,尤其是教育這部分,不管是普通班或是ESL,人民應該有她們自由選擇的權利,更何況教育是人民的權利,我們這九位學生的家長的選擇還是該受到重視,即使人數少也該為自己爭取. 我對初識的邁克據理力爭的印象相當深刻,當天有不少家長是帶著長子、長女出席的,都是首次面對這樣的情形,毫無經驗的,幸好有熟悉教育體制的邁克在場,為我們這些菜鳥父母打開另一道視窗. ***  當天晚上,先生聽我說完白天發生的事後笑說:「妳好歹也在學校的環境工作過,怎麼沒有幫忙他?」 「拜託!我所有的教育、工作經驗都是在台灣完成的,對這裡的制度又不熟,今天如果不是那位薩米居先生,我看所有的父母都還不知道如何爭取我們的權利呢.」  「在這裡就是這樣,只要你有申訴就有轉圜的機會.」  「不是每一件事吧?」 先生也不反駁,只是攤開手,不表示意見.在加拿大長大的他,作事的態度和邁克幾乎是如出一轍.這一件事也讓先生對邁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也開始思考著自己能否作到邁克那樣的據理以爭,一直以來,不敢大膽爭取自身權益、總想息事寧人、不敢說不的我,到底從學校、社會學到些什麼? 絞盡腦汁、雙眉都結成麻花的我,有點沮喪地發現──我是個膽小鬼!  共四章節短篇小說 Is There A God?《2》  Aisha/拙陶 4/11/’04  原張貼於優秀文學網  修稿於June 13/ ’05


請在我的墳上歇息《死後的溫柔選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Is There A Go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