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8月17日

【我有一個夢】My Dream House

憂鬱的很美麗的Rainy送來一個Tag,說是【我有一個夢】.
我最愛作夢了,我的夢有好多好多呢,目前實現的已有一些,趁機來說說一個可能無法圓的夢.

 
 
***
【我有一個夢】My Dream House
我曾以為自己有一個很小的心,其實我的心很大.
現實卻是我的心必須縮小,縮到只能裝進我的夢裡,在夢裡的小小角落有一個我夢了許多許多年,或許終身都不可能完成的夢想;就是在一個農場裡蓋那棟我自己設計的有煙囪的木屋.

我在學時是主修室內設計的,畢業前曾設計了一棟My Dream House;夢之屋,那些原稿在這二十多年的東西南北搬遷中已不知被我留在那個角落去.
我依稀記得稿裡的一筆一畫,它座落在一個有條小溪的農場裡,屋高兩層,正面是以中心為主的尖頂樣式,尖頂的三角部分全是鑲著透明玻璃的固定木窗,大門設在正中心,是仿法國式的兩扇鑲玻璃的木格門,大門右面部分一樣是鑲著透明玻璃的固定落地木窗. 打開大門,是個挑高客廳,跨進玄關後的右方有架高約兩階的倒L型木板走廊,一邊依在落地窗的部分有木製看書桌椅,和與客廳空間當作隔屏的矮長書櫃,另一邊則是一大面的書牆,是我的藏書閣.
將客廳與這倒L型閱讀區相融為一的空間設計是我的希翼. 客廳沙發組採原色的藤家具組,燒著柴木的璧爐旁是張懶人骨頭,有盞閱讀燈與它相呼應,我的閱讀可有正襟危坐或是懶懶散散的兩種選擇,真是快樂的想望.
大門的左方則隔面紅磚牆,牆面掛在每次新燒製的陶作,牆後方是ㄇ字型廚具,置在ㄇ字型廚具中的空位有個中島式的廚台,可以作麵食橄麵糰等等之用的木檯面,整體開放的面對餐廳,餐桌家具一律採原木材質.
餐廳的隔壁則是工作室,在這裡可以作裁縫和手工,也可進行畫作的練習,工作室隔壁是琴房.
我學琴的階段,家裡的鋼琴一直是放在客廳的,其實很不好的一點就是每當有客人來訪都會說,某人啊!彈首曲子來聽聽好嗎?不好,我很不喜歡這樣,為了別人的隨性點曲而彈的感覺很不自然,我喜歡的是當我想彈的時候,正好有人想聽.
可是沒辦法,透天屋就這麼些空間,所以若能有個專屬琴房真好!

現在,再回到挑高客廳,這空間的正面樓梯可走上二樓,圍欄後通向臥室的甬道,二樓設有三間房,原木床家具組仍是第一選擇.我計畫在主臥室外加個外突的半圓陽台,正好是落在西方,可在每日的工作疲憊後,喝杯熱茶看看落日.

這套設計稿,我對屋外的庭院設計並不多,加上當時作業是針對室內,所以也就沒畫上我計畫要放在院子裡的陶房,這裡就不多贅言.
當年,指導老師讚賞過我的平面規劃後,在我交完稿打分數時,隨意說:「這樣的房子很費工,也需要很大的土地和資金,在台灣,不容易實現吧.」
沒錯,老師說的是,我這根本就是痴人作夢,我只會設計室內,至於房子架構部分,我還得找位建築師來幫忙的,最重要的是,像我這般市井小民,那來的財力啊!

我曾壞壞的設想過,有機會的話,乾脆嫁個「有塊地」的農夫好了,那可能比較有希望圓夢,後來還真的認識一位學農的,卻不是我心之屋的主人,世事就是難兩全,呵!
再許久的後來,遇見了我心之屋的主人,他卻是標準的城市人,更是超實際的科學人,雖然我遠度重洋後曾住進公公座落在市區,很類似的尖頂房子,卻不是落地大木窗,他,也不可能讓我的L型閱讀區進駐客廳,更不會因我的希望讓我去翻整公公所留下的屋子.

實因這心之屋的主人太襯我意了,只好當機立斷變成隻八爪魚將他抓牢,免得錯失良緣,也就只好將我的夢之屋放棄,人生就在取決之間吶!
至此,夢之屋在現實之中終告徹底滅亡,以致在下已過了不惑,這檔夢仍是泡沫狀.

儘管作了一個長長的幻夢,還是很高興的,因為有夢很美,心雖有時會因夢而浮動,卻無形給了我一份力量,我總想,或許,真的有一天我可以圓夢也說不定,就算白髮蒼蒼了,也不算遲的.
我有一個夢,一個接一個,下一個,我想……

拙陶後話:
◎這次不想點名,認識的人真的不多,現今也大多被點完名了.
◎您若有夢,無論有無部落,願意的話,歡迎看完我的夢,也跟我說說您的夢吧! ◎設計那夢之屋時我還沒學茶道,所以夢之屋裡沒有茶室的設計規劃,現一併歸在工作室中.

Aisha/拙陶 Aug 16/’06 


【串聯】人生就是這樣←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