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1/04

[轉載] 【专栏】国家利益、价值与韩美同盟的未来


http://china.hani.co.kr/arti/opinion/8917.html

登录 : 2020-11-02 10:49
 

 

文正仁 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 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

文正仁 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

由于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和驻美大使李秀赫最近发言引发的争议,保守阵营对文在寅政府的韩美同盟观提出强烈批评。康京和9月25日在美国亚洲协会主办的视频会议上发言,主要内容是“韩美同盟作为我们的锚(anchor)固然重要,但韩国仍难以加入自动排除其他国家利益的四国安全对话+”。 李秀赫则在10月12日的国政监察中答辩称,“不是因为韩国在70年前选择了美国而在今后继续选择美国70年,今后只有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才会选择美国”。

保守在野党和部分媒体批评说,这种发言极大地损害了韩美同盟,给国家利益带来了致命的打击。这是在高调批评这表明了政府背叛美国、依附中国的意图。他们主张,超越国家利益,即使因为民主主义、人权、自由、市场经济等共同价值与理想,也需要进一步加强韩美同盟。

这种主张乍看似有一定道理,但仔细观察却满是虚构性。问题首先在于它歪曲了康京和和李秀赫的发言。两人的发言都是以维持韩美同盟现状为基本前提的,至只是提到在决定未来韩美同盟的性质和方向的过程中要认真考虑国家利益。这何以会成为争论点,坦率讲难以理解。如果我们要放弃与中国这个战略伙伴的关系而完全站在美国这个盟国一边,就必须能够回答以下几个核心问题:

第一,特朗普政府目前开展的对华政策是否具有充分的正统性和合理性。同盟不仅仅出于势力均衡的逻辑,正如哈佛大学教授史蒂芬•沃尔特指出的那样,威胁的均衡也起着很大的作用。也就是说,韩国也要强烈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才能加入美国的对华阵线。但大部分国民感受不到中国“即时、现有”的威胁,甚至有人怀疑,美国的国力仍然压倒中国,中国也希望达成外交妥协的情况下,华盛顿走向封锁、高压、包围的对峙之路是因为大选这一美国国内政治变数。韩国国民在45年冷战的编年史中曾因分裂、战争、痼疾性的军事对峙、半岛国家的局限而饱受痛苦,他们并不欢迎另一场冷战的出现。

第二,完全依靠美国,韩国的安保会得到提高吗?值得怀疑。要想完全投入美国主导的反华阵线,首先必须允许部署更多萨德,允许中程导弹部署到韩半岛,华盛顿还会指望韩国积极参与台湾海峡、中国南海和中国东海的军事行动。如此,则不可避免地与中国处于敌对关系,韩半岛将上升为新冷战的最前沿,中国的东风导弹将瞄准韩国,并在西海和韩国防空识别区引发攻势性军事行动。这种情况出现真地可以称为安保的提高吗?有常识的多数国民不会希望韩国卷入美中军事对峙的尖锐格局中。

第三,搭美国便车可能会使韩半岛的地缘政治格局变得更加困难。自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撤离朝鲜以来,中国对朝军事支援极为有限,而在新冷战格局下,中国将加强朝、中、俄三方同盟关系,北京不仅会向平壤提供军事武器,还将不惜提供包括石油在内的后勤支援。情况朝此方向发展下去,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将变得遥遥无期。这反而加重了朝方的传统威胁。不能忽视与美国扩大同盟关系会加深韩国的安全困境。

最后,还有经济这一国家利益。以2019年底为准,中国占韩国出口的25%,进口的21.3%,分别接近美国的两倍。对中国市场进行人为的脱钩政策,或中国对韩国施以经济报复,其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这样的打击将集中于中小企业或从事旅游的小商贩身上,而不是大企业。韩国政府能否选择反华道路从而动摇这些中小企业和小商贩生存,值得怀疑。

让我们重新回到康京和长官和李秀赫大使的发言,其要旨不是说不要和美国结盟,其意思是在设定两国未来同盟性质和方向的过程中,要在国家利益方面进行深刻的反省。虽然价值和历史惯性固然重要,但盲目指责外交部门关于不能优先于国家利益的深思是不可取的。



[轉載] 俞明希参与的WTO总干事选举也是美中“代理战”?也有可能平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文正仁“反对加入Quad”言论引争议 美专家“不要贬低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