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1/04

[轉載] 俞明希参与的WTO总干事选举也是美中“代理战”?也有可能平局


http://china.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8916.html

登录 : 2020-11-02 10:06
 

虽已决定推举尼日利亚籍的恩戈齐

美国独自反对,实际上在“使坏”
外媒分析“美国反对是因对中国有利”
如果继续对立,可能重现各担任3年

 

有分析认为,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进入末轮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选举的阵痛是“美中代理战”的结果。也就是说,中国正在非洲逐渐扩大影响,而美国不希望出现一个来自非洲的世贸组织领导人。

世贸组织总干事选举原本看似进展顺利,但当地时间上月28日突然陷入浓雾中。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主席戴维•沃克当天表示,尼日利亚前财政部长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获得了成员国的广泛支持,将推举她为任期到2024年8月的下一任总干事。从1995年成立的世贸组织总干事选举惯例看,事实上目前胜负已定。

28日,世界贸易组织发言人基思•罗克韦尔在瑞士日内瓦世界贸易组织总部强调,反对恩戈齐候选人的国家只有美国一个国家。 (图片来源:日内瓦/路透社 韩联社)

但有一个国家反对这一决定,那就是世界超级大国美国。世贸组织发言人基思•洛克韦尔毫不掩饰不满,他说:“27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当天的会议,其中只有一个国家的代表表示不支持恩戈齐,将继续支持韩国的俞明希。那就是美国。”这是指责美国事实上在对世贸易组织成员国的共识“使坏”。美国《华尔街日报》上月29日也报道了会议的气氛:“美国一表示反对,欧盟、中国、加拿大、拉丁美洲、非洲等20多个国家的代表对此表示了不满。一个欧洲国家的代表主张,如果美国想反对的话,应该早一点提出。”

但美国没有屈服。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还发表了“破例声明”指出,如果世贸组织想进行大改革(major reform),就必须由俞明希这个合适的人担任该职务。

美国为什么如此勉强?表面上是指出前财政部长恩戈齐在贸易领域没有太多经验,实际上,一位美国高官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指出:“前财长恩戈齐大部分经历是在世界银行度过的,在贸易领域没有经验。”这是在主张在25年的贸易和通商工作中成长起来的俞明希才是更合适的人选。

但据分析,美国的真实意图似乎更为复杂。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此前抱怨世贸组织对美国“不公平”,并多次显示“实力”。代表性的例子是去年12月对世贸组织任命负责复审制终审的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委员表示反对。每当上诉机构委员任期届满时,美国都会反对任命新委员,因此,定员为7人的上诉机构去年12月11日因未能达到委员会启动所需要的最少人数3人而处于功能停止状态。《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高官的话就美国目前对该组织的立场解释说:“美国认为,要想与扭曲市场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系统作斗争,就必须对世贸组织进行大修(major overhaul)。”也就是说,美国认为,要对世贸组织进行大改革,作为美国盟国和贸易专家的韩国的俞明希好于易受中国影响的前财长恩戈齐。《日本经济新闻》也于30日表示:“美国反对恩戈齐是因为中国赞成。美国一直批评中国在世贸组织享受发展中国家待遇,在贸易中享受多种好处。如果一个来自非洲的总干事上任,有可能增加对发展中国家有利的贸易政策,美国对此非常警惕性。”

问题在于随后的日程。世贸组织计划在本月9日举行的总理事会上最终确定下届总干事,但考虑到其总干事选举惯例是164个会员国一致同意,只要美国坚持反对,当天就很可能做不出最终决定。世贸组织曾表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将根据规定通过投票选出总干事,但实际能否进行投票目前尚不明朗。部分外媒还提到,如果前财长恩戈齐和俞明希本部长的对立持续下去,甚至有可能像1999年选举总干事时那样,由两名候选人分别担任三年的方案。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的结果,预计会受到3日举行的美国大选的影响。 图为,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纽敦进行游说的场面。(图片来源:纽敦 /欧新社 韩联社)

目前还有两个变数。第一个是3天后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结果。如果一向打着“美国优先主义”旗号与世贸组织对立的唐纳德•特朗普落败,而强调“同盟与和谐”的乔•拜登当选,美国的判断可能会有所改变。

第二个变数是韩国的动向。据悉,世贸组织决定传出后的上月29日,作为执行部门的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和外交部将方向定为俞明希本部长的“光荣退出”,但青瓦台定出的方向是暂不作决定而“继续观察走势”。青瓦台认为,既然连文在寅总统都出面为俞明希本部长的当选展开了全力外交,就不能轻易认输。外交部一官员30日会见记者时就随后的程序问题表示:“正在进行内部讨论,对情况进行综合研究。”

最终,韩国政府将在周边国家的不满目光中观察美国大选结果和之后美国的应对,因为选举仍有可能像1999年一样走向“平局”。或许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日本经济新闻》指出:“如果本届选举中也出现(像1999年一样对立的两位候选人)分别担任3年的趋势,对于处于劣势的韩国来说,可谓已经充分取得成果。”

吉伦亨 记者



[轉載] 蓬佩奧出訪亞洲多國,行程中又加越南,韓國仍被排除在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专栏】国家利益、价值与韩美同盟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