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9/22

[轉載] 駐韓美軍司令:“明年難以移交作戰指揮權”


https://www.donga.com/tw/home/article/all/20200921/2187932/1/%E9%A7%90%E9%9F%93%E7%BE%8E%E8%BB%8D%E5%8F%B8%E4%BB%A4%EF%BC%9A-%E6%98%8E%E5%B9%B4%E9%9B%A3%E4%BB%A5%E7%A7%BB%E4%BA%A4%E4%BD%9C%E6%88%B0%E6%8C%87%E6%8F%AE%E6%AC%8A
 

Posted September. 21, 2020 07:32   

Updated September. 21, 2020 07:32

據悉,在韓國政府加速推進文在寅總統任期內(2022年5月)接管戰時作戰控制權的情況下,駐韓美軍司令兼韓美聯合司令部司令羅伯特艾布拉姆斯(照片)對目前韓國軍隊執行作戰指揮權的能力,向韓國軍方有關人士表明了懷疑的態度。有觀察人士認為,如果11月美國大選後韓半島安保局勢再次動蕩,今後圍繞作戰指揮權的移交時間,韓美間有可能再次出現隔閡。

據韓國政府消息靈通人士20日透露,艾布拉姆斯最近表示:“考慮到韓國軍隊的訓練準備態勢等,明年也難(以移交作戰指揮權)。”分析認為,這意味著他認為,隨著受今年新冠疫情的影響,韓美聯合軍演被縮減,韓國軍隊目前對接管作戰指揮權的準備尚不充分。

韓國軍方相關人士表示:“據我所知,今年以來,美軍對接受未來聯合司令部檢驗評價的韓國軍隊的能力流露出否定的氛圍。”在8月28日結束的韓美下半年聯合演習中,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美國本土增援兵力投入出現差池,因此只進行了作戰權移交之後韓國軍隊主導的未來聯合司令部運用檢驗的預演。原定於今年進行的第二階段“完全運用能力”檢驗也將於明年重新進行。

直到去年為止,艾布拉姆斯壹直主張,“移交作戰權不是以時機,而是以條件為基礎”,其對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的談論壹直以韓美已達成的原則性立場為主,但自今年以來,其調門持續上升,反映了對這種情況的評價。艾布拉姆斯當地時間11日在美國戰略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主辦的視頻會議上,對於戰時指揮權移交壹事表示:“有了許多進展,但說實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並強調,“未來聯合司令部的三個階段檢驗,只是司令部需要具備的各種軍事能力之壹而已”。

有人分析認為,美國方面對戰時作戰指揮權的移交多少有些否定的態度,是不是為了牽制最近韓國政府加速接管作戰指揮權的動向。青瓦臺相關人士8月28日在提拔新任國防部長徐旭時表示:“此次人事調整的訊息是基於韓美同盟的作戰權移交。”據悉,韓國政府在文在寅總統就任後把大選承諾“任期內移交”調整為“提前移交”,但在非官方場合,壹直以2022年接管戰時作戰指揮權為目標,與美方進行磋商。

執政圈最近也提到了美國推遲移交作戰指揮權的可能性,主張需要迅速接管作戰指揮權。共同民主黨的國防委員長閔洪哲15日在對政府質詢中表示:“(移交作戰指揮權)不是靠滿足條件,而是要靠政治決斷。”對此,時任國防部長鄭景鬥回應稱,“如果是現在這樣的作戰指揮權運營系統,那麽任何時候移交作戰指揮權都沒有問題”。


申圭鎭 newjin@donga.com



[轉載] 【新闻分析】牵制中国的需要增大,美国在战时作战指挥权问题上“不合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韓國軍方:“如果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推遲,將修改條件”……政權日程要優先於安保?